《教育家》七月刊:让学校成全“人类的教育”?!
《教育家》七月刊:让学校成全“人类的教育”?!

作者:深爱金莲 提交日期:2012-6-25 16:12:00
  
  今年夏天,一位名叫“夏河”的ID在新浪发了条微博,大意是:其母亲出生军区大院,常常教育他不要和穷人交朋友,一个人的“物质基础决定了其精神高度”。
  这观点比较有代表性,也被很多人认同:很明显,一个亿万富翁要比一个千万富翁的灵魂更高贵,世界由此变得简单,容易把握。现在,类似的仇穷言论已进入课堂,今年4月,北师大教授董藩对学生说:“当你40岁时,没4000万身家别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
  仇富一向是西方传统(过去欧洲流行的“排犹”即是一例),传统中国既不仇穷也不仇富的,但这些年来社会意识太仇穷了,于是才有了仇富的说法。比较有意思的是,我在微博搜索中发现,发表仇穷言论的往往是受过良好教育、并不富有的白领人士。
  在这样的背景下(无论东西方),在全球化浪潮中,坚持非主流教育有些不合时宜。而直到今天,发端于德国的华德福教育在欧美仍属另类,全世界也仅瑞士将其大面积植入主流学校,而瑞士却是世界上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也是唯一毒品完全合法的国家)。
  因此,当我们了解到,短短几年里,华德福教育在中国的发展如燎原之火,追随的教师和家长们义无反顾,我们不得不认真审视,这正常吗?它会发展到哪一步?
  与东方文明截然不同的是,灵性教育一直是西方文明的隐秘传统,从苏格拉底的导师狄俄提玛(柏拉图《会饮篇》),到17世纪的科学家、灵性导师史威登堡。每个时代的导师影响的都是当时的极少数人——“最伟大的诗人和思想家都从他那里获得灵感,这是不争的事实。名单很长:首先是布莱克,他灵性的直接继承者;然后是歌德,他是史威登堡狂热的书迷(如康德一样);接下来是爱伦·坡、波德莱尔、巴尔扎克……”这是波兰诗人、1980年诺奖获得者米沃什的言说。显然,米沃什也是灵性导师的秘密传人。
  现在,当华德福教育在世界各地以办学的方式来影响人类文明时,已与西方传统相违:两千多年前,苏格拉底在人来人往的雅典街头东找西寻,路人问他找什么,他说:“我在找人。”
  而当华德福进入中国之后,却让中国的一些文化保守主义者产生了想认亲戚的冲动,他们会想起王阳明的“致良知”,想起孟子所谓“人人皆可为尧舜”、或荀子所谓“途之人可为禹”。此外,阅读灵性导师们的著作,他们“武断”的话语竟然与《黄帝内经》等书里的圣言玄语颇为相契。
  但,让学校来成就一个人从基础到精英的全人教育,这可行吗?家庭何为,社会亦何为?目前,华德福在中国主流教育界依然有争议,首都师大张景斌教授说:“华德福教育的一些基本理念与当今世界范围内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教育理念是基本一致的……了解华德福教育,借鉴华德福教育理念中的先进成分以及华德福教育实施中的一些好的做法,是不无益处的。但是,对于华德福教育崇尚灵性与人文精神,而忽视理性与科学精神,我保持不同的看法。”
  有争议,可能是了解还不够。为呈现本期专题,本刊记者历时半年,广泛接触海内外数十位华德福教育实践者和已毕业学子,想探询两个问题:其一,华德福教育如何更好地本土化,其二,如何更好地介入现实,即应对全球化。
  回答这些问题,还需要本刊更持续的关注,以及实践者和家长们更持久的信心和勇气。
#日志日期:2012-6-25 星期一(Mo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文迪的黄瓜桥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