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家》六月刊:如何面对应试教育
《教育家》六月刊:如何面对应试教育

作者:深爱金莲 提交日期:2012-6-5 15:36:00
  
  
  有个彝族小朋友,有一天他放学回家,高兴地说:“爸爸,今天我得了第一名。”爸爸问,你做什么得了第一?小朋友说,我跑步全班第一。父亲一听就生气了:“你又不是马,跑那么快干啥子!”
  这是我的朋友、诗人吉木狼格很严肃地给我讲的一个笑话。讲这笑话的背景是因为我们谈到了教育,我估计,这个笑话包含了华夏上古文明的一种智慧。正如孔子所言:“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其意思是说,君子没有什么可争的事情,最多是比赛射箭吧,就算比赛射箭,也是互相作揖、谦让,下了场再互相敬酒,这才是君子之争。其实,这段话也体现了古典奥林匹克精神,与孔子同时代的古希腊诗人品达为此写下了《奥林匹克颂》。而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已经走在了其创办者顾拜旦所倡导的反面,更像是跨国资本主义和国家主义操纵的一场马戏。在今年夏天的伦敦奥运会上,某国女子举重队一定会包揽大部分金牌,但很显然,这并不意谓着这个国家妇女的地位一定比英美国家的妇女更高。
  在“更高、更快、更强”之外,人类更需要“更美、更真、更自由”。让女人去比力气大,而不是去比美丽、贤淑、温柔,可能只有现代人类才想得出来。
  1978年,中国恢复了高考。同时,国际奥委会恢复了中国在奥委会的合法席位,中国人得以重返现代奥林匹克大家庭。从此,围绕着高考指挥棒所展开的一系列应试教育,无不受到现代奥林匹克竞技的负面影响,从幼儿园的小红花,到“小升初”的“证书当道”,从儿童的钢琴考级,到成人的各类职称考试,诸多考试项目甚至干脆以“奥林匹克”命名,如奥数。
  巨大的考试竞技网络,像一个幽灵笼罩着绝大多数中国人的一生,形成了中国文化的巨大肿瘤。应试、或曰竞技教育的逻辑有二,一是放弃人之所以为人的更重要价值标准,把一次考试成绩做为升学、求职的唯一标准。二是形成漫长的考试链,以及附着其上的教辅、培训等考试经济体系,促进了教育产业化,并在教育行业内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既得利益共同体。
  痛阵应试教育之弊,是中国家长和媒体的日常谈资,《中国新闻周刊》评论称:“全民化的应试制度,不是人文主义教育的良性后果,而是后集权教育思维的标记。考试成为政治修辞的技巧训练。许多教科书概念错误,逻辑可笑,充满各种谎言,却被奉为学术圭臬,成为考试的唯一标准答案,被应试教育程序强行灌输给学生……”
  显然,我们无法取消考试。在贪腐成风、诚信缺失的现实里,套用邱吉尔的名言来说:考试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它是最不坏的制度。所以,中国人依然要面对应试教育。
  六月是“考试月”,因此,本刊这一月呈现了中国人特有的考试生态,有学子、家长、教师和校长,有欢笑,也有眼泪,有成功法宝,也有升学秘笈……之所以呈现,是因为我们相信它终将成为过去。
  而中国未来的考试生态,将变得更加疯狂和残酷、还是更加公平和理性?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过去是未来的镜子,别人是自己的影子。
#日志日期:2012-6-5 星期二(Tue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文迪的黄瓜桥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