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家》新年刊卷首:救救孩子吧,都2012了
《教育家》新年刊卷首:救救孩子吧,都2012了

作者:深爱金莲 提交日期:2011-12-19 15:17:00
  
  
  在一部可疑的小资爱国主义大片之后,中国人迎来了2012年。
  2012,壬辰、龙年,闰四月。而据玛雅文明的历法,2012年是充满玄机的一年。看了张艺谋《金陵十三钗》的片花,又在媒体上看到制片方口沫横飞地爆炒床戏,豪言票房破10亿,辞旧迎新的忐忑更为加剧,我只想到四个字:礼崩乐坏。
  哪里还是乾坤朗朗的礼仪之邦?分明是斯文扫地的时代乱相。在一场情色盛宴和一把把政治正确的感伤泪水里,消费民族的苦难记忆,这是对大屠杀死难者的羞辱。利润为王,滔滔者天下皆是,没有财富之外的目标,没有坟墓之外的终点。把死亡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它把宗教的虔诚、骑士的热枕、小市民的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激发,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共产党宣言》)
  也许这电影并非一无是处,因编剧的努力,它还讲述了一个流氓的自我救赎,“救赎”两个字,国人已感麻木,因为在现实的乖戾中,足以警示人们救赎的新闻满目皆是:为学业自杀的孩子、“校车”惨案的孩子……在我家小区旁边,是一所重点中学的初中部,每天,我看着孩子们朝入晚出,穿着难看的、永不合身的校服,手提来历不明的肉串,疲惫的眼神看不出半点朝气。我总以为,中国教育至少在逻辑上完全没救了,正在靡烂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虽然我知道,诸如“体验式课堂”、“创意式教学”之类零敲碎打的改革总在进行,但揭竿而起的、九州生气恃风雷般的变革我没有看见。
  去年夏天,杂志草创。我去云南参加“在家上学”交流会,见到教育家杨东平先生,会后他送大家一把纸扇,上有他书写的“学在民间”。当时我没有理解四个字的深意,直到前不久我去了黄土高原,才明白,民间的中国,有时是不依逻辑的。或许是冥冥中的天意,中华文明的发祥之地、黄河中上游的西部地区,悄然发生的变革竟然足以恢复我对基础教育的信心。我看见:仅三五人的努力,不过两三年时间,将一个区域的文化风气振荡一新。刚好,岁末年初的宝鸡,周王陵考古又有重大突破:“二年成邑、三年成都”的文明传说已有实物为凭。
  我毫不犹疑地称之为“西部革命”。前不久朱永新先生在一次教育盛典上说:“中国民间的教育力量,也在悄然地进行着变革,这种自下而上的力量,与政府教育改革自上而下力量的会合,预示着中国教育变革即将来到。”
  最近,我常对同事们说,能办《教育家》杂志是三生有幸,我有幸认识一些人、见识一些事,在这个价值沦丧的时代,有人在脚踏实地成全人事,像长夜里的“燃灯者”照亮世人,在冰封的大地上种下善因,以等待下一个春天的来临。
  2012年的春天正向我们走来,人心的冷暖我不知道,但乡村,井水已经变暖。假若我自己还没有内心的革命,将愧对这个春天开放的花朵,因为这可能是中国教育革命元年。已有媒体把2011年年度人物确定为“中国孩子”,应该是他们,因为孩子最珍贵、最不安全。
  救救孩子吧!都2012了。
   ——本刊主编
#日志日期:2011-12-19 星期一(Mo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冬天喜欢帽帽 评论日期:2011-12-19 15:23
  “在我家小区旁边,是一所重点中学的初中部,每天,我看着孩子们朝入晚出,穿着难看的、永不合身的校服,手提来历不明的肉串,疲惫的眼神看不出半点朝气。”我可以证明。
  希望《教育家》能为教育革命做最公允的见证。

评论人:7月艳阳 评论日期:2011-12-19 15:25
  写的好哈。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文迪的黄瓜桥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