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大奖,想说爱你不容易
文学大奖,想说爱你不容易

作者:崇拜摩罗 提交日期:2010-4-12 8:24:00
文学大奖,想说爱你不容易
(为图书商报一周观察供稿)

有价值的文学作品通过有公信力的媒体进入公众视野,总归是一件好事。但由南方都市报和南都周刊联合主办的第八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落下帷幕,苏童、龙应台、阎连科、刘震云、南帆五位获得年度杰出作家提名之时,我并没有一丝喜悦之情。

一如笔者所料 ,这些作家都是扛得住的。遗憾的是,考量这些入围的作家,忽然有风水轮流坐的感觉。他们不过是旧时王谢堂前燕,已然飞入寻常百姓家。试问,这八年入围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人,有几个是关心纯文学作品的人所不清楚的呢?

这些获奖者在价值立场上,往往为纯粹的官场立场所排斥,可是官方的文学期刊和出版社都对他们十分感冒。各种缘由,除了作品优势之外,市场所产生的话语权,不能不对这些创作颇丰,卓有建树的人,置之不理。

陈朝华作为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组委会副主任,在谈到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初衷时说:“对文学的推广不应只是文学期刊的专美,大众媒体更要有激活优秀文化资源的敏感。而在表面寂寞、越来越被社会边缘化的文学内部,到现在实际上还是派系林立、积弊横行;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和文学新人,依然容易被传统的价值观和腐朽的旧秩序所遮蔽,或因渠道不畅而难遇知音。”

南方报业的公信力自不待言,可是,考量文学本身,也就是追问当代文学的合理性,这个奖到底设置的是好还是坏呢?

文学为什么被边缘?到底是什么文学被边缘?几年前 ,曾有人提出游戏文学的概念,说白了,就是在谈小说的娱乐化功能。如果从这个概念去看,文学始终没被边缘,现在市场上的小说,依然很有卖点,读者并不少,市场也并不小。所谓文学被边缘,显然不是谈文学的娱乐功能。

小说,被赋予启蒙功能,和政治眉来眼去,是梁启超 胡适、鲁迅等文化先哲的功劳。那可以说是一个有病乱投医的时代,小说当然不是没有社会功能,可是到现在,一直试图用小说承载过多的社会功能,用文学承载过多的社会功能,就是痴人说梦了。因为有这样一批痴人说梦的人还在知识群体中大量存在,在发现文学的社会功能被边缘化之后,他们开始忧心忡忡,于是人文精神讨论出来了,纯文学讨论出来了。这些努力,不过是为文学争得社会功能的话语权而已。

依我看,文学的社会功能早就该歇歇了。文学,其实在中国活得太累了。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在这样的背景下,再踢文学一脚,有多此一举之嫌。按照陈朝华的解释:“大众媒体对文学现场的介入,实际上扮演着一个颠覆者、发现者、推动者的角色,以独立的审美取向和强力的聚焦传播,向真正的文学作品和作者表达敬意和诚意,使文学现场得到更真实的还原与更多元的呈现。”

 这些年,被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选上来的作家,其实早就进入公众视野了。发现云云,其实是不成立的。至于颠覆和推动,功能则有之,但依然有商榷之处。这些已经进入公众视野的作家,有的甚至已经是产生审美疲劳的作家,华语传媒大奖的推动是锦上添花的推动,不是雪中送炭的推动。而颠覆,不过是一个官方形式奖而已,其实这也无需颠覆,他们早已经朽木难雕了。

 文学大奖,想说爱你,咋那么难。

#日志日期:2010-4-12 星期一(Mo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跨越了时代的无聊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