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文化观察:不仅仅是一个草根狂欢,江湖崛起,伪精
2008文化观察:不仅仅是一个草根狂欢,江湖崛起,伪精

作者:崇拜摩罗 提交日期:2008-12-22 9:45:00
2008文化观察:不仅仅是一个草根狂欢,江湖崛起,伪精英失落的年份
从文字叙述,到影像叙述,再到网络的立体性叙述,悠忽之间,阅读的空间城头已换,读者的天平应经无可挽回的向网络世界倾向。一言以蔽之,当网络提供给沉默的大多数以话语平台,在传统媒体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时代,草根狂欢,江湖崛起,伪精英失落这一文化群体性特征来描述每一个年份都不会失去其内在的准确性。不过,即便在这样的视界之下,2008年已然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年份,从庙堂到民间,多年来一直隐藏着的道德资源在民族灾难面前开始浮出水面,尤其是汶川地震期间,民间志愿者所表现的人性光辉不仅仅是爱和悲悯,还有理性以及由此引发的各种道德和体制性争论。而后一点,无疑更能值得让我们追踪其文化和思想价值。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从历史的大标尺看,改革开放走到08年,已经三十周年了。在这样的背景下,捕捉08年这个具有历史标尺色彩的年份之微观文化镜像,多少都有一些象征色彩。
阎崇年被掴耳光的镜像效应
和往年相比,围绕文化人物所制造的新闻事件已经不像李零读丧家狗、十博士反对于丹事件那么引人瞩目。不过,由阎崇年签名售书被一青年掴耳光所引发的各种争议依然那么标志性的嵌入我们的眼球。由话语之争扩大到肢体之争,阎崇年被掴事件很有立体交叉的镜像效应。
10月5日,《百家讲坛》著名清史学者阎崇年在无锡签名售书时,被一位30来岁的年轻人掴了一耳光。和阎崇年有着相似成名经历的王立群第一时间跳出来为阎老先生支招上诉,最后不了了之。而后,同样是《百家讲坛》制造的学术明星于丹签售吸取前车之鉴,以保镖护卫的方式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为什么这些主流媒体制造的学术明星安全感这么差?
如果学术都有这么大的明星效应,我觉得这样的学术确实该休息休息了。当然,于丹否认自己的讲座是学术性的,但既然挂着名校的博导身份,谈着《论语》等普通大众距离感很强的传统典籍,又怎么能避开学术的干系?从普通观众的角度看,这些《百家讲坛》请来的大师和大家面面相交,仅这种亲和力就有很强的蛊惑性。那么,当学术不在写着深刻和理性的城堡里交流,和芸芸大众亲密接触时,可能遭遇人身安全问题或许就是题中应有之义了。
显然,阎崇年被掴使《百家讲坛》制造的学术明星在身价飙升飞同时,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强的寒流。参加这一事件的主角阎崇年作为百家讲坛的红人,其学术身份不断遭遇质疑,和于丹不同的是,阎崇年所遭遇的质疑更多的是民间的。据说,阎崇年被打前,流传着一些言崇年的语录,这些极度荒唐的语录,成为阎崇年被掴的原因,随后阎极力否认曾说过这些语言(而随后又被人证明这些内容正是他所说),这种自相矛盾又作何解释?很难想想,厂家在消费者找到门的时候,不认识自己生产的产品。如果真有这样的事件,只能说产品质量有问题,厂家在逃避责任。作为知识生产者,阎崇年在百家讲坛故作高深的讲述,与最后自相矛盾的表演为什么如此相映成趣?
阎崇年有机会占据百家讲坛,除了讲的受众率高,读者群广之外,有没有别的嫌疑,已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过,打他的网友就真的那么正气十足吗?如果说因为话语权不公,所以打阎崇年,那么显然找错了对象,阎崇年还没有制造话语权不公的可能性。如果是因为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打阎崇年,除了打人一方脑袋有屎外,还能说明什么问题。
阎崇年被掴事件本身所引发的争论更让人回味,无论是支持阎崇年,还是支持掴阎崇年,声音都来自民间,而且理由各异。其中对民族主义以及官方媒体垄断话语权的反思在这些争议中,更有夺人眼球之势。不过,在这种争议中,学术界为什么缺席?是不值得一论,还是在网络话语面前,学术界是否失去了观察、反思和批判的能力?但有一点可以确证:草根狂欢啦,而且愤青与理性俱在,影响力无与伦比!
越演越烈的知识分子话语冲突
灾情频传,将强的理由把人性再次标举到人道主义的额头,由此而引发创伤记忆,使08年的新闻事件更加凸显了网络的力量,活跃在网络空间的草根不断变化自己书写的面孔,从愤青到理性,从理性到从容,草根从网络平台争取的话语权开始产生与精英博弈的力量,而在这场群体性的价值PK中,越来越多的事件不断的印证这一事实:谁占据了足够的理性,谁就获得草根最大的话语支持。
今年,文学奖,无论是国外的诺贝尔文学奖,还是国内的矛盾文学奖,出炉后,读者的反应和媒体需要制造的轰动效果都相去甚远。茅盾文学奖的公正性以及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作家的缺席都不能给人带来新闻性期待。而后,纯文学杂志《译文》停刊,同样没有得到业外的关注。庙堂所覆盖下的文学正在被边缘,同时,中国特色的作协作家也在接二连三的遭遇网民的诟病。
汶川地震,举国同哀。在眼泪、血和苦难的夜幕足以笼罩国人内心的每一个角落。让人愤怒而吃惊的是,竟然有人把话语最媚态的姿势表演出来。先是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以地震死难者“纵做鬼,也幸福”的“佳句”迅速传遍各个网络。而后,余秋雨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含泪劝告请愿灾民》的文章,劝灾区民众以大局为重,不要因为倒掉一两座学校而成为外界反华的口实。
在人的生命面前,任何微言大义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但为什么有知识分子在灾难面前继续没有痛感的指点江山?他们身后的文化魅影,恰恰让看到体制性思维的一致性,所以,我不愿意将这样的事件理解成简单的帮闲,在和体制眉来眼去投怀送抱的过程中,他们何尝不认同自己的思维模式和价值系统。和王兆山、余秋雨的咏叹调截然不通的是,曾经的北大学子范美忠在天涯社区的一篇灾后自白中明言,他在地震来临的瞬间,除了能救自己的孩子之外,可能连母亲都不救。
这不能不让人想到道德。道德究竟是什么,为什么知识分子的道德姿态比普通民众更有标本色彩?显然,因为有了知识的差异,知识分子的道德形象才和民众的道德形象有了分野。在知识和权力之间,知识的占有者应该保持一种什么样的关系?知识是中性的,既可以进入公共空间进行反思和批判,也可以成为特定时代的帮忙和帮闲。显然,在王兆国、余秋雨和范美忠三者之间的话语中,都和权力交织在一起,王、余二人的话语都凸显了计划时代意识形态的流毒,遗憾的是,政府在处理汶川地震时,是在用人道主义建立自身的道德形象。新的执政方向和向权力献媚的知识分子已经没有了那么明显的共振效应。而王、余二人因献媚引发的民间话语大规模讨伐,使其一定有始料未及之感。而范美忠在遭遇网民大规模的道德讨伐后,因郭松林在凤凰卫视临镜一跳,峰回路转。此后,“道德大棒”郭松林因剽窃事件再次现身公共视野,去比较他当年讨伐范美忠的道德大棒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相反,郭松林用自己铁证如山的剽窃行为为网民上了生动的一课,那就是在道德高调和人性真实之间,还是保守一点好。
同样可以给我们足够的空间观察知识分子话语冲突的,还有今年的“杨帆门”事件,靠威权来建立教师的威望,还是靠知识本身建立教师的威望?事件的两个知识分子主角,杨帆和萧翰的不同表现与其说是一种道德选择,不如说是一种学养差异。当然,这一事件同样给我们足够的空间反思当前十分堪忧的教育现状。在进行这样的观察之前,不妨对当下的大学进行一下简单的定位。从社会群体对大学到底有什么要求,是学术殿堂还是职业教育,还是并行不悖?
显然,体制目前对大学的定位是单向性的,也就是大学在理念和实然层面都已经成为职业教育的广阔天地,否则大学已经演化成职业教育,而且是失败的职业教育之后,何以无动于衷?而受教育的群体,也就是大学生,对大学的要求很少有知识性要求,最看重的不过是一纸文凭。目前,不断有学生因为考试作弊被开除而将学校告上法庭,而对学校所能提够的知识质量则毫无这方面的动向。那么,作为大学知识生产者和传播者而言,大学的定位才有了分水岭,真正的精神贵族一直没有泯灭自己的大学理想,和杨帆比起来,让学生自由上下课的萧翰显然属于这一阵营。是靠知识的生产和传播来吸引学生,还是靠行政管理手段来围追堵截学生,这已经不言自明。不过,精神贵族在大学占据教席,从而发出一些重建大学精神的声音,在学生、体制面前,都显得弱不禁风。同样,职业教育的失败性也不言而喻了,从学科体系的设置到学校管理手段,都没有给职业教育正常的成长空间。在眼下金融海啸的背景下,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更是比比皆是,这种大学生的失业压力会不会促成大学教育的分类改革,我暂且报以一点微弱的希望。
草根话语与精英话语的空间嬗变
许纪霖早就提出以专业入公共的说法,现在看来,多少有一些判断失明。公共空间的话语依赖的首先是公共知识,在中国特色的公共知识离不开公权私用、程序正义等等流行话题。那么要掌握中国当下的公共话语空间,首先就得对中国特色的公共空间破题。时下,时评写手让人有了油尽灯枯之感,就是很多时评写手自己也自卑起来。我不这么看,时评这种短兵相接的小文所发挥的启蒙功能可以说是任何学术著作难以匹敌的。时评有时评的功能,假入没有这样的空间,学术著作的启蒙功效低,受众小,也没有什么策论色彩,又能有多大的社会价值?相反,时评写手的崛起把大部分学者赶出媒体,对学者而言,要有真功夫,要么时评,要么策论,两样都不行,只有退出时下的公共舞台。
显然,很多学者相继离开时评的镁光灯,这个发育相对完全的文字江湖上,一个又一个草根写手加入进来,风流尽显,头角峥嵘。如今,五岳散人、十年砍柴、魏英杰等大批时评写手崛起于网络,至今依旧在网络炙手可热。
草根话语与精英话语的空间嬗变不仅仅表现在媒体领域。而作为早就成名的写手韩寒尽管没有去占领纸媒的时评空间,但他以博客为阵地,不断向外界发所出的批判声音让人更有振聋发聩之感。结集的《杂的文》一书出版后,作品中所呈现的理性与睿智,已然开始征服中青年读者。尤其是今年他单挑作协主席团的言行,即便是所谓的老作家,也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单就出版领域而言,大批网络写手也开始成为出版界的宠儿。和几年前网络文学的红星高照相比,现在是历史写手的天下。
随着民间说史热的风行,历史写作的严肃性开始遇到发展瓶颈,张鸣教授今年炮轰通俗历史写作就很说明问题。他说:“我很不高兴有人把我和当年明月放在一起,他的书我翻了翻,通俗史学写到这一步就有问题。”笔者对张教授的批评语境中,“有问题”之感慨深以为然。历史写作,必须尊重历史事实。只不过如何来确定通俗史的写作边界,好像还有待我们进一步观察。如果非要把当年明月等人的写作确定在通俗史学范畴,那么张教授的批评自然是有的放矢。但是,就笔者观察,当前很多被读者推崇的通俗历史写作人,很多时候,确实更像传统中的说书艺人。
传统时代街头巷尾的说书艺人口中,中国人的历史不是人间的,而是神话的,所以,我以为对当下的很多中国人来说,历史是他们的神话。在他们心深处,对五千年来中国历史细节上的刀光剑影,逐鹿中原,常常是无限神往的,至于帝王秘史,更是珍爱有加。当三皇五帝、唐宗宋祖的故事离人们的视线越来越远的时候,这种距离感被讲坛上的名家以通俗的言说方式恢复起来的时候,观众也好,读者也好,自然追之捧之,欲罢不能。
和当年明月这样当红的网络历史写手相比,梁由之、金满楼等人同样是草根说史,除了角色经历相似以外,其学养和言说方式都有和精英PK一下的阵势,尤其是梁由之《百年五牛图》近日出版之后,对专家谈史的冲击力已经不言而喻。如果说,当年明月等人的史学著作与精英P的读者群,那么梁由之等人争夺的,已经指向了学院派精英的学养深度。
改革开放三十年的脚步再次敲开了人们记忆的闸门,关于改革的回顾和反思越来越呈现理性的特征。不过,对改革开放最具标签意义的作品,也许不是精英学者的反思,也不是亲历者的追述,而是文青出身的吴晓波一本《《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此书以诗人的笔调,纪录片的写法,对中国形而下领域,也就是经济领域细致入微的观察,放佛可以将读者带入三十年改革开放每一个具有标签意义的年份和事件。宏观的背景观察与微观的事件呈现相得益彰,这里既有反思,批判,更有呈现改革开放以来,历史面貌真实性的巨大激情。
相对而言,检验改革开放是与非的标准,也许莫过于对人性光辉的深切追念。当网民自觉的在网络上凭吊俄罗斯作家索尔仁尼琴的时候,那些出自草根的真诚的赞美已然说明了一切,这是我在今年喧嚣与浮动的世界里,所能体味的最深沉的安慰。




#日志日期:2008-12-22 星期一(Mo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fjhhd 评论日期:2009-5-3 1:45
最棒的母亲节礼物!!免费获取!!实惠通道小工具“个人便签”“节日提醒”“快件查询”功能强大又方便!http://tool.shihui.tv/shihui.html (http://fjcjj696.blog.tianya.cn)

评论人:获花雨纷纷落下 评论日期:2009-12-7 20:37
那些出自草根的真诚的赞美已然说明了一切,这是我在今年喧嚣与浮动的世界里,所能体味的最深沉的安慰。


评论人:入木三寸 评论日期:2010-3-2 10:03
暴风雨前越宁静,越可怕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跨越了时代的无聊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