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旁人在暗笑 亦偷偷称呼你妄想家。

       傍晚的时候,天黑就是一程,天空从浅蓝到深蓝,一层一层的蓝色的布慢慢的盖上,偶尔会遇上路灯亮起,在并不算黑的天色中,显得弱小。抬头望,这些路灯们那一小团橙黄和暖白似乎更像贝壳里的珍珠,一点点光,不算耀眼。路灯也不并都是一样的,可能有的待了四年,有的是昨天换上,想到发光的灯泡原来时光短暂,未免有点可悲。

       有时坐地铁也会见到珍珠,在车头。黑暗的甬道里两旁的墙壁会被车厢内的光反射出一点点光,就像波光粼粼立体的湖水,更像贵妇脖子上一串有一串的珍珠,长长的,光泽只是一面,有点不知道疲倦。

       只不过,可能我们有时觉得疲倦了。我看见空荡荡的床在夏天里,黄木的床沿上面深色的黑斑,有些曾经是我想剥落下来的,远远的,我不敢走近。人影呢,消失了吧,夏天里的白色背心就像一条细细的线,穿过了纱窗门,直到树荫。我梦见恐惧,有两次,然后我缩在了被子里。

       你就像是,每次长途火车到站时,刚下车的那一阵清凉,叫人已经遗忘又忽而被记起。是的,我们的时代已经非常不同了,不再是百年一个定格,每天都可以产生新的差异,我想,他爱你那么久,也许也能是一万个世纪了,而我们都掉进了井里

       树叶们高高在上啊,轻薄的透着光,印在人的手臂上又毫无踪迹,我带着它们去看电影,高而开阔的空间,有要将头抬得很高才能望见的天花板。换胶片的时候整个厅都是暗的,偶尔手机的微光在空间内变得很渺小,有人在断断续续的聊着,看不清长什么样子,只有在安静的黑暗的空气中传来的声音,就像曾经停电的夏夜,唯有声音才是真实的。

       明明就是爱情,我却想用它来证明许多道理。

苏守 | 2015-5-13 8:26:00 | 正常 | 有2384人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