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何以我 来回 巡逻遍 仍然和你擦肩。
  

       我关上门,仔细看着眼前的这些木纹,觉得生命仿佛静止了。眼前是局限的,只有声音可以听,我想要什么,有时会变得迟钝,再在咳嗽中磨成恐惧,它们正杂远离,任何一切都和你一样渐渐发生着变化,在乎的人消失在夜雾,坏习惯需要靠病痛才能戒掉,这就是那些最恶的治愈吧。

       我觉得,人的这一生都是在不自觉的追求苦难,我所做的选择,不知道好坏,也不愿困在窄小而温暖的树林里,光时亮时暗,氤氲着风尘沙粒,教人眼前总是黑黑的。我坐着,看你走,站起身来,送你走,我走来走去,仍旧不知道你在哪,由已知变成未知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却又还要经历由未知变成没有的过程。

       是我不知道吗?并不是,是我一定要接受。

我在天桥上走,一低头,才惊觉夜来公路已经驶向八千里,没有人秉持不变,环境,际遇,莫名其妙的心情,掩盖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念头。空气湿湿的,我好像回到了南京,但天色又是家乡的,夜里的雾飘上天,成为了黑色的云,又伸手可触,真冻。

       我仿佛有一把伞,让烟味在身上逐渐降落着,飘飘荡荡入到毛线,又从衣孔中逃出,朦朦月亮被细雪覆盖,地上是一片白天,我和你走在湿漉里,永不开口。灯光在车窗外的马路渐渐走着,朝着我们也不知道的方向转弯,我看见你的脸上,有着十年前的墨迹,凝结成了年轻。因为风,削弱了你的声音,我听见高高的在车顶上被湿气包裹,偶尔漏出的低低的,被踩在脚底轻轻摔碎。

       我心里的那把伞,因为失去而撑开着,顶着我的血管慢慢生锈,刺痛到每一处活着的停顿。我凝望着,那晚风席卷的巷陌也会有我们的到来,是我从前来时走过的路,一个人堕入黄昏与灰尘的路,蒙着眼难过的泪流,早已忘了自己度过的失望。不舍得关上的那把伞,依旧消磨着我的肺腑。

苏守 | 2015-2-17 5:32:00 | 正常 | 有2624人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