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完全为配合我软弱 也许早已不觉窒息想投降。
  

        人总是从孤独走向另一个孤独,但冬夜里的青石灰色与红砖色可以领着因寒冷而迟钝的我去到另一种空荡。

我们一同经历的无法计算的时间,层层绵绵,就像是你我都会走进的小小的饭馆,倚靠在用旧的木桌前,那一个用手指去抠陷桌角的瞬间,软软的,可能还有微微的涩。当我用手去摸那些凹下的痕迹,不知不觉间饭菜就已经上来了。冬天还在吗?它跃进了我们的空间,让我们无所察觉。

        冬天里的天亮伴随着寒冷好像是有声音的,那种掀开窗帘的一角,日光就死死的铺在了窗外的带有钝感的声音,那一刻才会觉得想睡。我常常就在床边坐着,痛到觉得应该将身体折起来才行,喝水、听着门被轻柔的风吹在寂静的夜里也很响的声音,用自己的流失而来忘记流失的一切。

        年轻的时候,爱和恨都是在同一个逼仄的空间里的,我也被挤在里面,我不爱你的时候就会要恨你,反正生命就像被线牵引着在两极来来回回的行走,一直走到爱恨编织出来一张将自己困住的网时,才隐隐约约的觉得,那些微小的可以呼吸的缝隙才是我们变老的重要的一步。我愿意变老而爱你,因为这样我会宽容我自己,也会宽容你不爱我的时候,当我觉得透不过气来的时候,伸手触摸这些还在慢慢缩小的缝隙,我会明白,你能有更无限的天地。

        冬天里的傍晚没有一次温度,暗蓝的天色就像从深湖里打捞出来一样,一处又一处的灯光亮起的时候,仿佛凝结成了许多小冰块,可以观察到光的边缘被渐冻,树的枝杈是干干脆脆的,轮廓都很分明,它们竟比天色还要暗,无休止的暗下去。若寻着这天去找地,仿佛可以找到冰点,低着头风刮过脸庞,那刺痛的一瞬就可以跟他走了。当身体还在继续向前走着时,偶尔有一刻灵魂随着那阵风逃离到了背影之后的世界,他不会带回什么证明与存在给你,甚至可能不会回来,成为一个我们也不知道的分裂体,那是脆弱的,易变得,被冰冻深深折磨而冷漠的,可你不知道的是,他还是跟着走了。

        夜周而复始,这天地间的帘幕,挡在你我的面前,没有再被掀开来过,我摊开手掌,握住凝固了的温度,回到了家。

        然后我看见,帘幕外的一块黑影。

苏守 | 2014-12-18 13:16:00 | 正常 | 有2595人 |
animalLBY | 2014-12-19 1:00
  时间最终给予的宽容,或许也只是从网中抽离自身的过程吧。
04time | 2015-2-16 14:53
  师傅新年快乐!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