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你回来你不回来 自从前爱到现在。
  

1.       

我想明白,是不是失败对于人生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如果是的话,就让我度过一个不重要的人生吧。

我等你过来,想象你没有变化的样子,不变真是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当我已经遗失了热情却仍能留存小心的时候,能够面对不变,已经觉得幸福。什么不会变,你的发型,你笑起来嘴唇会变得细长,你嵌进空气里的声音,还有你拥抱的力度。

我想着这些,在商场里打着圈,店面好像被缩短了焦距,向我挤压过来,我希望能够看见你的同时,凝望着人生,也许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向幻灭了吧。

爱还是不爱的问题,我也会问,我也想问,但我自己也回答了,思绪停留在这上面除去失落的时间,就是虚耗,虚耗着就能看见你。

2.

二十七岁?惊觉时间为何会停留在去年。那是我再一次在生命的旅途上遇到你,熟悉,亲切,那是一种极大的像活在舒服的空气里的感受。我想认真的去喜欢你,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年。

我与你走在街上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回到了青春的时候,看你的样子,夜色纯粹而安静。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在这一刻也觉得不需要知道,我觉得自己可以为了真实而放弃真实。

路途上的我们是否是这个星球上闪烁的生命呢,我愿意爱你,看着你闪闪发亮。

3.

车门关闭上,好像再一次行驶去了亘古的空间,无法探知爱与被爱,只剩茫茫的一片黑暗。

在黑暗里,我依然坐在你的身旁看着你,是沉静,是夜光中飘荡着的轻浮的波纹。波纹会映着光辉慢慢的扩散到那些,在我的前路上更远的建筑和植物上,柔柔的轮廓好不孤独,在这个时空的渡口上,长长的一条仿佛没有尽头的路,一切都要被忘记。什么又是被忘记,是我们回不了头的朝前走时,发现了记忆的伤疤,是抱有幻想时又产生了疑虑,我只好就这样接受失去。

4.

不知道是第多少个夜里的十一点,从地铁上下来,经过这片小小的商区,已经一个人影也没有。有一些店面的招牌还会亮着灯,和那些不亮灯的错落有致,但终究都会告诉人一种“我已经离开了”的感觉。那些喧闹时在这里的老板、顾客、午间坐在长凳上休息的职员,来去匆匆的健身达人们,一晃神全都不在了,他们去过自己的人生,而曾经的这里,被昏黄的灯光照耀,拉出长长的建筑的影子。

我再一次的见到了你,你的头发已经变长了一点,长出来的部分似乎更加的柔软,其实我也可以删除这些没有用的记忆和感觉,但是坐在你的对面,又可以再一次的喜欢上你。我迷失在你的声音里,满眼是声线与光线交缠的空间,被过滤的信息潇潇洒洒的走去心里,也不用顾及我的感受,静静的望着,竟这样道别。

 

我的一生所被照耀的这些光线呀,只是当年我路过小巷里的一盏孤灯,我看见我长长的影子,觉得有一点孤独,然后没有怕,半是黑暗的巷道走出去又可以忘掉知觉,那一刻以为自己走得很快,一直到今天,还不知道自己会慢了所有脚步。

5.

我和你站在地铁上,我看见你拿出耳机,戴上右耳,一边听歌,一边和我说话,这个举止让我分心,我有点不知道你到底是想要说话,还是听歌,但刹那间你将另一只耳机伸过来,给我一起听,其实我戴上耳机后,靠近你的那只耳朵就被音乐封死了,完全听不清楚你在说着什么,但这个细小的瞬间,让我想起了那一年我们的见面,你擦着桌上的水珠,微微到来的温暖。

 失去原则,是我妥协于爱的方式,好像生命可以被别人操纵一样,充实而新奇。我们的分别是尴尬的,我不愿意就这样走下楼梯,你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彼此笑着,都很难讲出第一个再见,连挥手告别都不知道在什么方向。深蓝的夜,灰蓝的天,会带回你去他人的旅途,而我在人世洪流中,看着陌生的表情,再一次醒来。

6.

你的脸庞就好像瘦的山,幽幽的荧光打在上面的时候,棱角分明,我与你离得很近,也仿佛如云雾一样,那些停留在咫尺之间的尘埃,让我们似乎潜在海底,一点点的光,被浮游之物萦绕着。我已无法开口说话。

我们到尾都会像开走的计程车一样,闪亮的灯火蹒跚而过,又回望暗处而昏昏欲睡,在窗外你的脸,只剩下轮廓,没有终点的线条却可以让自己打结而隐藏,在暗灰的天空下,已经失去得没有来源。

 

谁把青春置之度外,又用爱去换来伤害。

苏守 | 2014-11-24 23:51:00 | 正常 | 有2705人 |
animalLBY | 2014-11-25 12:39
  听着黄金时代看了开头。想想还是等夜深了再看,或许更适合。
  今年很多时候都是在外面很晚回到家之后一边听歌一边读你博文。我想等我回去读研时也会延续这样的习惯。
  文字中的一见如故真是无比迷人的力量。木瓜祁啊,相识已过十周年了。赋有才情的你,就像你笔下的词句一样若即若离的迷魅着。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