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只爱看同一张脸 不怪每一个人 没能完整爱一遍。
  

       我那天站在同样的位置看你离开,秋天里的透明迅速的像薄膜一样紧紧的贴在了世界之上,我低头看见自己还穿着拖鞋,脚趾甲又长了,突然觉得有一些凉意,干涸的水泥地像细碎的磨砂在皮肤的表面,然后我们就要程式化的说再见分别了。再见是一定要说出口的,不然怎样迎接新的到来,我心里所拥有的默默的小心都可以通过这句话而打上一个死结,虽然打不开,但也可以放在一旁。这是我们所预料到的吗?我不知道,我看见树木挡住了两三个行人,再远处才是你离开的路线,越来越远。

       好几次回到家仍然以为你会在,微乎其微的一瞬间会在桌子或者沙发面前束手无策,原来这个范围逐渐在扩大,我想起了从前我回到房间,可以听见的声音,顺着窗子望出去,那一个陌生的世界。我想看到我能够不去打扰的,但偏偏会去打扰。

       在夜航中,每次望见窗外不远处的星星们,就觉得是一床伸手便能掀开的被子。它的底下,是钢铁煅烧过的金红色的城市,犹如一座正在喷发又恒温的火山,反正时间在这里好像没有什么用,更远处,会被秋天的露汽包围,总是能觉得看见海洋。飞机就这样顺着平行的海岸线慢慢向下航行着,摇摇摆摆直至着陆,只会听得到空气在运转的声音。如果在远方讲话,此时的我也能模拟出幻觉,不过上天地下,无穷无尽的世界之中,我能够看见的唯有黑夜。

       仰望星空,我也只有像每一部时空穿越的科幻电影那样,把问题都交给宇宙,宇宙之外仍有一个人趴在窗户上看着,看见池塘,看见无人撩起的波纹,看见马路,看见不停闪烁的红灯。要渡过这些时间线里前进的日子,真的很困苦。

       那从未让我绝望的你,可能也需索希望吗?还是让我自己找到希望,找到失望,又找到绝望,在长长的距离和长长的时间中,妄想流动,就像夜晚出门时,总会疑虑安静的树和窗子。

       在地铁的五号线最后的车厢里,大家都不在说话,戴着帽子的少年倚靠着座位玩游戏,认真得好像连胡子都在生长。他旁边有一对情侣,隔着一个座位,被车厢里的白光照在脸上明明亮亮,两个人都沉默不语,看着地面,地是摩擦生光的,也不知是不是又一次反射在他们的脸上,那个女孩的眉毛往下走去。我的这一排座位,没有人,是前一站刚下去一个,男士,长相偏黑,不太讨喜,中年的皱纹没有规律的在脸上绕着圈,让我觉得是一种诅咒,这令我想到,如果在漩涡之地,其实也不会有失去。他走后,那种像奶黄酱一样的气温好像还留在了最后一节车厢里,但对面的三个人都没有察觉,我看看刚刚关上的地铁门,看见门外的瞬间的黑暗,手开始发凉。

 

       没有哪一刻会比这样更安静,这是料得到的失去。

 

苏守 | 2014-11-11 8:39:00 | 正常 | 有4112人 |
animalLBY | 2014-11-11 22:02
  瞬间的黑暗,料得到的失去。
animalLBY | 2014-11-11 22:05
  上次见到你写地铁里的人,还是你在空间里的日志。有一天你睡过站,有一天你的硬盘死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