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你是我,已经全部消失的记忆,却又忽然间在梦里发生新的事情。

       秋天到来的时候,总有些失望的我被困住,伴随着阵阵秋风走在夜路上。那些落下的树叶是小片小片的,洒在路面上无法成堆,在黄色的路灯光下,也看不出事绿还是黄,总之是轻轻的干干的,有车路过时,会被车前灯照耀得更加惨白,好像那梨花一样,车轮一过,它们就会被一团小小的风带动起来,迅速的翻飞一个圈之后又回到地上,远远的看过去,如同花生的衣服一样脆弱。顺着叶子看上去,会看见那些还在树上的,没有飘飘洒洒往下掉的叶子,隐约觉得仍是绿色,只是失了水分,萎缩的,感觉马上要卷起一个虫子,灯光在他们的阴面将那些经络照得更加凸显,犹如人的手指。它指向河流,风吹得急,水也流得急,似乎马上就要将桥团团围住打起漩涡,我在快步向前的时候,瞥见了被光反射的蜘蛛丝,牵得很远很远,只是一瞬间的事,是呀,这些光亮都是一下子的,还有路过的那些树影,和时隐时现的自己的影子。而风与他们在不同的空间里,又困在了不好的时间里。

       很难想象一个握有大多数人青春的人的存在。直到几年之后我再一次见到他,才仿佛记得:哦,原来那一次我看见他翻过学校的铁门时,早该明白,青春像暗夜一样悄悄的消失了,剩下他越走越远的身影,映衬在身旁的石壁上,孤单得像一只动物。

       电风扇还在我的身边转啊转,我仿佛是更加安静的坐着,看着电视,思绪却已经飞过了千万里,下起雨来了,绵长的雨夜在桥上面闪耀着一个又一个影子,我的、路灯的、桥的、远处的高楼和迅速落下的雨滴的,我以为我按下手机拍下的照片,这一刻你也会看见。

       我就这样总是要急切的踏上路程,即使带着不舍得,如同失去眷恋。也许很多年内都不会在看到与那一日相同的夜景,潇潇雨下,寒凉四起,再一次浸入的时候便可以有了记忆。分不清是已拥有还是已失去的。那一年我再思索,为什么人不能拥有整座富士山呢,要绕过去所花的经年之力,还有痛,人的热情被磨灭,被无尽的困苦抛弃,被借口掩盖,被一次又一次新的奇遇冲击。当我面对夜雾还能看见因你而流淌着的执着时,也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些问题。

      我可以回答你,但最难回答的就是自己。

      然后第二年,我北上平原去,刚到火车站就掉了手机,一路上尽望辽阔的风景,十几个小时完全没有言语。是关山万里,还是人生如梦。

 

 

 

 

苏守 | 2014-11-4 20:58:00 | 正常 | 有4768人 |
animalLBY | 2014-11-11 22:03
  也许关山万里,便是蜉蝣之梦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