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我以前是冠军 怎会惯 做后备爱人。

       你在楼下望着我,目送我离去。整个世界好像有人做过的易逝的梦,叫我推门进去,那门后另一番天地,当我回头去时我知道我们又就此告别了。你那毫无不在乎的诚心,还会令我们在流光中相遇吗?阳光明亮的爆炸,我们已不知去到了哪个时代。为何时空在我们之间穿梭自如,相隔千里的遥远身体,醒在透明的清晨,睁开眼的陌生世界,寻找安慰的马路边,遇上你都不会在下沉。

       我记得那一晚见过你之后,就觉得你是这个世上我认识最久的陌生人。藏青色的天空有一双巨大的翅膀覆盖着,他缓缓的扫过城市里的你我的双眼,直到我们忘记了当年的旅途。那个时候我每一天都会陪你走到很远的车站坐车,回家的路上弥漫的沙尘,一道道地刷在身上,等我再自己走回家时,天已经黑了。我常常感叹时间过得好快,将我独自一个人留到了这样晚。这些,我也差不多快被那双无形的翅膀扇动得忘记了。

       直到昨天,我和你见面,然后送你上车,我站在站台,你上车后隔着车窗与我招手,我才想起来。原来我们也是从来路走来。那些年里,我被迫迅速的学习如何坦然,一学就是四年,我在小小的城市里,也明白到,在人心的世界里,可以活得这样的自由而又无处落下。在那些往事就要被埋没在谁也不在乎的时候,又总是被一点一点的记起。

 

       二十几岁的我们,似乎已经不再年轻。我看见你和他一直走到了现在,而我因着这些那些放不下的小事,也走到了现在。天空中的无形翅膀已经不知道飞去了哪里,但我已经习惯那夜空之中,还有着一双手,偶尔抚摸过我的头顶,去教我遗忘那些快要被想起的事。

苏守 | 2014-2-17 5:59:00 | 正常 | 有5287人 |
halmisen | 2014-2-24 23:30
  可惜她不能明白了
不二君不二君 | 2014-11-25 9:49
  
  
  看到四年的时候 差点以为 就是他
  可又想 怎么会是他呢
  他如此地隐忍和不善言辞
  
  这些年 唯一做的 就是 不打扰 。
苏守 | 2014-11-25 13:26
  @不二君不二君
  太感人了,你是我博客的第二个读者 哈哈哈。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