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没有感情不怨命 难道你我以相恋失恋去切磋。

       那天我去见你,整天都很紧张,你温柔,懂得与我相处的方式,叫我束手无策,同时也很安心。我们先是去到你住的小区里的小店里吃水饺,简单的看着对方,然后你带我去你家看看,一切都顺其自然,我最担心你问我在想什么,或者这一年里又在做什么,不过你没有问。你叫我帮你改论文,又叫我看你玩俄罗斯方块,并且问我是不是比从前厉害了。那时你迷恋上玩掏金矿这个游戏,我看见你身上的热情感到十分的熟悉。你叫我看着你玩,一看就看了很久。我觉得好舒服啊,很久没有这样,不用关心自己的生活了。不过时间不能让我永远得这样看着,我还是要离开了。

       你送我下楼,我心里并不是很想走。一出楼梯口,便看见亮着空车的出租车,我低下了头,仿佛这样就是没有看见。我看着最后几级楼梯,边走边听见你说,走出去再打车吧,反正你还不想这么早走。我的眼泪差点都要流下来。

       生活好像还在昨天,昨天过去,今天又会见面,不问我的过来,不问我的将来。

       我还爱着你,我还是少年。

       并非从一而终的过去,会教人拾取一些路途上的生活的折磨,由事实而发生的思考,总是显得像摇摇欲坠的木楼一样,柔软吗?他很危险。凭感性支撑起的小小承托,仿佛也能包纳世界。这是许多人尚且喜欢另外的许多人的方式,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对绝望产生疑问,回答它,变得麻木。这种滋长的最大理性,成为我爱你的方式。

      印象里灰色而潮湿的天色,下着小雨,我路过街旁的花店,那些松动的路砖,随时会被不小心踩上而脏水四溅,行人们打着伞,可以遮住脸上的神色,花店里传来王力宏的《can you feel my world》,那首歌在沉重的天气下格外的动听。我想快些走回家,看《流金岁月》,表妹转过头来同我说话,一晃眼就好像可以太阳晒。晴天的时候,灰尘真是多呀,下雨的时候,又满是泥泞。

      最怀念的,是我同你的亲密,那是电影院里,皱着眉头不说话的你,银幕上的光让你的双眼闪闪发亮,秋风也无法将这些带走。

苏守 | 2013-11-24 13:32:00 | 正常 | 有3559人 |
halmisen | 2013-12-1 10:22
  好难过55555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