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浪费
  
  她看见他走,突然想开口叫一声,人们在机场里变得陌生,一些人带着期待,一些人带着难过,总之不会在想此刻的事情。他喜欢此刻,她来送他,在安检口告别,他同他说谢谢的时候,他有点不好意思,走不了几步便要回头,她甚至背朝着安检口目送他远走,机场的大玻璃将灯光反射到他的镜片上,人不知往哪,浮光于世。他要在脑内装进另一个时空,想象她是坐大巴或是地铁,沿途的光明和黑暗,有人上车,有人攀谈,几十条线忽然从一个人身上发展开来,然后他拿出身份证,过安检,处理自己不能与之分享的遗憾。
  
  他又有一次吃饺子,第一口下去已经知道馅里有虾,他惧怕海鲜,会带来过敏。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她,因为她回到家,给他下饺子,到他吃,他摊手什么都没有做,他觉得这样不劳而获已经像是老爷一般,不该再提要求,于是将那些饺子吃光。吃的时候不痛苦,但痛苦仍然是无法避免的,夜晚他躺在床上,全身瘙痒难挡,令他回忆起数年前那个海边的夜晚,她逼他吃下一个贝壳,他躺在床上难过,痒,去挠,再是痛,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
  
  原来这些都要为友情买单。他无法同她确认离别的痛苦,也无法怨她令其拥有难挡的瘙痒。故事的每一个角落里都有被设计栽种的太阳花,弱弱小小,一直生长,这朵太阳花断断续续开了两年,霁月风光,那里的十月仍然是浓稠的,江上的建筑已是摩天大楼,楼群之间暗含着许多他无声无息的无法归类的状态。江上的空气每到夜晚就好像可以拥有自己的影子,一个分子变成两个分子,在万家灯火的保护下,形成了一个大的空间,这个空间好像看起来好像一个科学实验的存放之地,他远远的望着,要把记忆往里面塞。
  
  他和她成为好朋友,是在那个还算是温暖的冬天里,她为前途着紧,他陪她吃饭,告诉他的选择。甚至可以更往之前的一年里,他们数次见面,却不互道心事,各有各的天地,君子之交。在事情往前的推论里,原来这样才能足够的让人相信,友谊万岁。在友情之间有一种强制和干扰,他们之间也没有,所以这个熟悉的过程又被拉得很长,他喜欢这样,回忆起来,许多空气会浮荡在里面,填充起每一个天地。
  
  地铁时空里的老建筑,是绿植被照耀在白光下,昏沉的抚摸领向明亮,一闪而过的反面,将被寄往远方的礼物,未求知而不具名的地址,你在喧闹之中擅于遗忘,或者不会获得,行为是最好的铭记。那是他到达目的地之后看到的情景,他回忆起数年前那个因为过敏而晚睡的夜里,写了一首诗。
  
  《清晨四点》
  白天与黑夜交接的那个小时。
  收音机无台可寻的那个小时。
  二十一岁之人的那个小时。
  
  红绿灯在大雾中披上薄膜的那个小时。
  建筑与我们告别的那个小时。
  行人送出第一场声音的那个小时。
  我们看不见,以为满足一切的那个小时。
  
  满足的那个小时。
  满足。拥有。
  所有其他小时的陪衬。
  
  清晨四点没有人感觉难过。
  如果你楼下的台阶在清晨四点感觉不错。
  ——我们就给它三声欢呼,让下午三点到来吧。
  如果我们还有再见。
  
  
  而那个关于道别的夜晚里,他没有看见得她,遇上了一场雨。寒夜雨无所顾忌的下着,从地铁出来已经是八点半,抬头望着路灯,雨丝慢慢,有些像雪,微微发亮。从书包里取出杂志,盖在头上,低着头走着,走得远,手就渐渐发亮,雷光夏的《黑暗之光》一直在耳边唱着。雨赶路人,夜得明亮,就仿佛我带着雨,带着微弱的光芒,移动到那些静止的事物中去一样。银杏树叶贴在地上,到处都是黄色的小扇子,令路面变得萧索,这黄色不易反光,实实在在的冷清。然后就是这世界,唯有她和雨是有生命的。
  
  她回家整理,她觉得好像少了什么,又没有什么,生活常常会让我们如此思考吗?并不见得。
  她在想喜欢,喜欢是他会吃你点的那道每个人吃了一口就再没去动筷的菜。以及,人会长大,面目全非,你发现他仍然记得你当年的样子而唏嘘。好像也不全然关他的事。
  
  最后,他合上书。他其实也不知道,这样的感情在他的生命,究竟是共度迷茫、互帮互助的友情,还是一种浪费而已。
  
  那天从若城回来之后,他便觉得生命好像站在瀑布旁被溅湿,他可供消耗的热情变成了一个永动机,产生了新的能量。他觉得他们比从前更好了,虽然没有说上什么话,也并不是去了同一个地方,时间突然变得无形,叫他的思想之源成为了清晰的证明。他没有去求证,因为不久后的初春,他看见整个弄城变成了一个不满尘灰的水晶球,他相信那一晚闪闪发光的记忆中的奇迹,是人们非得寻找的导火索了。
  
  
  有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一直都是在挣扎着的,一呼一吸之间总关切着什么,他们不能前不能退,在自己的生活里做困兽之斗,恍惚间就过了好些年,日积月累下来的沉淀就以为是收获的感情。感情是双方的选择,不是我们称之过去的证明。
  
  他会安心度过的这些年,什么都有,一个好友,诸多问候,鞭策他不断向前,面对任何他要去面对的困难,变得强大,渡她之难,其他的生活成为休息,与她在一起时顿觉回归,他刻意避之,在她的浑然不知前反而造作,且又为什么不去经历呢。他一早拿到畅通无阻的通行证,却也早早的成为了她的影子。
  
  
《种种绝对》
  
  我喜欢她一句话
  令我找到归属
  
  我喜欢看路多过认路
  即使躺在她的车里会睡着
  
  我喜欢电影
  我喜欢猫
  我喜欢不知名的河边的柳树
  我喜欢辛波斯卡多过迪金森
  我喜欢我对她的沉默
  胜过我对人群的沉默
  我喜欢在书包里放着书
  以备不时之需
  我喜欢不确定把一切
  都寄托于感性的发泄
  我喜欢不变
  我喜欢最晚告别
  我喜欢和陌生人猜她的谜语
  我喜欢线条愚钝的神的插画
  我喜欢梦见她的荒谬
  多过不梦见她的无聊
  我喜欢,就友情而言,可以天天抱怨的
  不寻常小事
  我喜欢讽刺我做任何
  事情的思想家
  我喜欢机灵的悲伤多过让我沉浸的那种。
  我喜欢穿雨衣的马路
  我喜欢被骗的森林胜过猎人
  我喜欢有些提及
  我喜欢安静的街道多过满是熟人的街道
  我喜欢理性头版多过第三者的留言
  我喜欢她见过的花多于长叶子的花
  我喜欢一个月剃一次毛的狗
  我喜欢明亮的眼睛,因为我总提不起神
  我喜欢礼物的设计
  我喜欢许多此处未提及的事物
  多过许多我也不太明白的事物
  我喜欢自由无拘的七
  多过排列在许多后面的七
  我喜欢星星的时间多于植物的时间
  我喜欢摸摸树干
  我喜欢去问然后呢或所有呢
  我喜欢牢记此一可能
  存在的理由不可言说。
苏守 | 2012-11-23 19:51:00 | 开心 | 有2482人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