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十步以内可拥抱 就像我未抛低你。
  那些厚的玻璃,里面是有一层蓝灰的,一大块一大块,在现代的天空下排列整齐,有烟飘过来,是远方送过来的寄予,无人查收的灰色天空,雨水也被垫在了天空之后,凝视着直到快要透出来,一滴一滴,一丝一丝,在玻璃面前。行人、车辆、静止的建筑,路上的水洼,我们被静止在活着的时空里,不被放弃,还有那些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今天走在大学刚毕业出来工作的那个地方,正好听到了《活着多好》,那是我大四实习的时候常在办公室里听的歌,我记得三月天,室内处处都是阳光,绿萝将办公间点缀得素净,我恰好失恋,然后发短信给朋友说活着多好。最好的就是那时的阳光,不会像如今这样走在路上渐渐痛悲,那是最寡淡的北京。
  我看见天桥的间隙透着红蓝两色,又好像回到了我离开南京的那个早晨,通宵完回到家里,写完弄城,然后叫你搬走东西,室外的雾气被风吹进我开着窗子的室内,熬红的眼睛分不清清晨还是下午,什么也没有问,一切都好像是新的。我能分辨黑夜要到来之前的傍晚,一天之中最消磨难过的时刻,大的十字路口,宽的马路,要我面对必须沉默,得到更胜没有,一些总之的道理显得真实。
  
  是的,我喜欢真实,但它好像不爱我。
  
  
苏守 | 2012-11-14 0:35:00 | 正常 | 有3321人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