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仍然能相拥才不怕骤变 和你亦是最后那对变更。
  亲爱的XX:
  
  再见你时,我已经二十六岁了。离我们的青春年纪又过了很久了,可谁又能感叹自己已经老了呢,我们紧握生命,用最舒服的方式生活,直到一次又一次的再见,让遗憾变少变小,变得莫可名状,好像成为了彼此心底一些长存的悲哀。怎样又会是这样的经历啊,人生,倒想可以重新编码呀。
  
  回来的第一个晚上,见了朵朵、姚妹和青女。金鹰对面的星巴克,户外的南京快要变天,秋天来得最为寡淡,和着尘埃便可急匆匆的到来,夜晚的风把塑料袋吹到了天上,她们抽着烟,像是《志明与春娇》里的一幕,黑色塑料袋在路灯的灯柱缓缓缠绕上升,青女以为是狗,狗在天上飞,是要印证那句苍狗白日。我在那一个晚上,真正意识到自己长大了,很多事记不太清了,我们一起去过许多次ktv,没有头,没有尾,不觉无聊,互相消磨时间,也可以填充至如此之快乐的时光。
  
  我还是住在学校的附近,下车的那一刻仿佛逆转时空,我看见一对播音系的人,他们身上那熟悉的气质,一眼就能认出,然后排头的三家店,板栗店,肉夹馍店和花店,一点都没有变,叫人分不清过去还是现在。尽管如此,也会有之后那一家家有着回忆的店铺消失,改头换面,接纳新的故事。车水马龙的夜晚,许许多多的学生走回学校,又或者停留在车站,铺面的灯亮得朦胧,我像要不久后买两杯胚芽奶绿,走进饭馆。
  
  第二天里,我和朵朵、杉夏吃午饭,然后独自一人走回学校,再一次走上北京西路。这一路上,MP3里许多林一峰的歌。是的,其实,还有什么好追求,我最爱听的歌,还是当年听的那些,我走过的路依然是当年那些最动人,爱到尽处不过还是爱着当年。一切都变了,一切又都没有变。回到学校后,宿舍区变得广大,施工填堆里走出来,简直是电影里才会有的新天地。那个每晚共你走过时的鬼墙洞竟被翻了新,干净整洁。因为这样,我甚至看见了,当年的大门,日光正好,透明的世界,有人叫我要爬过去。
  
  第三天的时候,去到了新街口,随意逛了逛,本想买礼物带给青女,走到朴坊看中了一台胶卷相机,不过没有买,因为在看那些照片的时候,竟又将我拉进回忆里。我记得和细妹去过很多次莱迪,但她不在南京,我一个人走在那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那年去海边前给手机贴膜的事。后来我又去了龙江桥,一个人去挑电影看,一个人去吃麦当劳,轻松得很,这是我大二那年经常度过的生活,晚上就会去刷夜,刷到龙江桥起雾又回到宿舍,好不乐天,我甚至觉得自己还没有长大,没有理想,没有妄求,真实的在享受人生。
  
  这一切果真是任面前时代再多过客。我记得那天晚上,一个人走过的黑暗树影,清亮映衬得疏疏落落,无奈又好看。在剩余的室内光线面前,我们别无所谈,也别无所求,要应付未来得及发生的可能,要为自己的智慧所获付出所得,低头折着星星,不规整的边缘早就注定。也许冷风将烟缕吹得很远,皮肤里渗进去的凉许久都没有感受到,茫茫的天地,没有灯影,只有被我们覆盖过的再见。
  
  ktv里唱到《这么近那么远》时,难受的要命,这已经是我待在南京的最后一个晚上。这是一首写南京的歌,写我走过的地方,我住过的地方,我呼吸的空气,我遇到的雨水,还有我早上醒来的第一眼,我的记录成为了我的谋杀。那一天的晚上,我走在湖南路上等姚妹来和我吃饭,大千世界,人来人往,我却以为无数我的影子都在其中,贪玩的,认真的,等待的,坚决的,他们带着你们的影子,藏匿在这些烟火之地,教人痛戚。是的,我又要走了。
  
  人说,缘分像圆圈,兜兜转转也许又能相聚。我常想,小狗追尾巴,永远只有见到的,我们要继续那些没有办法停止下来的呼吸。我在去机场的出租车上睡着了,那是我这次回来走得最多的广州路,南京秋天的4点多钟,处处流露着腻烦的倦怠,闭上眼好像累了,睁开眼又到了机场。
  
  再见,我呼吸过的城市,仍然能相拥才不怕骤变。
  
                                                                                                 这么近那么远的姜植耀                                                                                                         2012年10月22日0:23
苏守 | 2012-10-22 0:26:00 | 愁 | 有2934人 |
苏守 | 2012-10-29 11:58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土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