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再见 仍旧未能跟你再恋爱。
  

       爱和伤害总是会被绑在一起。我想要自然的去喜欢一个人,跟着灵魂,不被约束,因此而愉悦,而不是畏首畏尾,我看重了解,是因为想令你舒服,我害怕爱的力量破天而来,闪电一样,闪避未及。惧怕,恐慌,没有哪一样不是伴随着灾难而来,它使我徘徊,困扰,分裂成无数个自己,而也只有最伤心的那个自己能得胜。

 

       时间是九点钟,因为刚刚结束令人烦扰的工作,鼓足勇气走进了他打工的酒吧,我想这个时间人不会特别多,他也不在,而我自得其所。

 

       坐下来后,我点了一杯不知不觉。那是我上一次来最喜欢喝的酒,颜色像水,味道酸涩。可能它会是柚子的青绿色,只是在灯光昏暗下看不出来。这家酒吧的冰块很大,不是寻常小冰格冻出来的规则体,他们形状都像是银河系中行星的卫星,倾向于圆,看上去像土豆,憨厚可爱。

 

       我的旁边坐着两位台湾女生,一直在和吧台的两位调酒师聊天,调酒师也来是台湾人,一个胖墩墩的卡通,一个长发马甲偶像路线。他们围绕着自己的男女朋友和异性做什么事会生气的话题谈论了很久。四个人一致认为吃饭是没有关系的,而看电影不行,我想这应该是属于大家内心交流的部分。

 

       你会为了什么而烦恼呢,交际?那我恐怕你会气到爆炸,白羊纯粹简单,如何能一次又一次的备受折磨,或者也或许是你被考验应付出的一个过程。白羊的情感赤诚专一,洪炉火炼金一般神奇,我想象的,我眼中的,你都是这样。

我今天工作时,看见一个皮肤白皙眼睛透澈的女人印象深刻,她依靠在栏杆上听歌,不过只在一只耳朵上挂着耳机,人来人往,目光坚定,却有一种卑微的孤独感。是不是单耳戴耳机的人都是这样,既不能抛却也不能融入。

我想告诉你,我看见了她,她步伐很大,却又没有目标,茫茫人世,淹没她只需要三秒钟。

 

       他们的话题还在继续,我听见右边又右边的女生夸那个偶像系的调酒师帅,也好像提到了你的名字,她说他要比你帅。你是会这样被客人提起,鲜活而可爱,然后被比较。我喝着酒,苦涩的柚子味在喉咙间回荡。又是时候继续工作了。

 

       回去将《西西里岛的美丽传说》看完,这个一往情深的故事。一个男孩的爱,令他明白真实,学会思辨,指向他为了爱的人无声又无息的保留美好,后来这个男孩长大,有了若干个爱人,都无法忘怀这个未曾要求过的爱人。如果我是那个男孩,我也会为爱的人甄选出真实。

 

       而你不在,这个酒吧人还不太多,你忙碌的样子和傻傻的笑意都融化在酒精中,吧台前的椅子摇摇晃晃,我的喜欢也在摇摇晃晃,我要一个人体验这个过程,分化,肢解,做一件体察真心,任其成长的事情,是多么的苦涩又有趣。

 

       唯望你不可改变,待我重回布拉格,天气亦算好。

       而每一个故事,都会有提前完结的可能,新鲜的流逝化作默默的水流,我将要启程去南京,回到梦幻地

苏守 | 2012-10-15 11:26:00 | 正常 | 有2064人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