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偶站进街角堕进了夜雾 差一点把你再拥有。
  真是好多天了,又一次一个人走在几乎无人的大街上,这是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积累呢,少年时期盼的光芒与空荡好像都积聚在这了。暗金色的夜,失去茫茫一片,天桥上的风来往自由,我向往的自由梦。
  在他十八岁那年,曾经有人给他讲故事,故事很简单,讲一个人被世界当做小白鼠,行走的过程中被迫的丢失了许多东西,有他最宝贵的心和花,最后那个人走到鲜血满地。他因为这个故事,开始了解爱,了解到爱即失去,而那个给他带来这个故事的人,被看成了爱的图腾。
  
  它也是孤独的代表,令我错过。两年多多少次这样的夜,都会令我往后退,隐没建筑后,成为透明的浮世绘。路灯是唯一的光源,却并不寄托记忆。爱是绝望,一条河永向河床的干涸之旅,渐渐稀少,微光犀照,所有要被有形去遗忘,哪怕是被动的,成为我们唯一常常会想的悲哀。
  
  我在飞机上,睡醒后透过窗子望见了天空下宁静的戈壁滩,谜一样的寂静。它的凸面的线条在日光照射下形成一道道交错纠结的波纹,而凹面就无止境的暗下去,几乎看不见,于是好像是不动的深海表面,浪花被暂停,波纹被消失。一道道的沟壑便如此的成为了天地无色的唯一依靠,再遥望天际,远处的山将阳光反射,看上去就是白色,与天联结在一起,过渡到黄沙的透明。这就是我看到的世界。
  那是一个月亮起起伏伏在白昼的世界,在天空上留一点影,淡淡叠叠,无垠的广袤大地积聚能量,将颜色浸入石子,一动不动的生命,一动不动的空气,在晚间成为了风,将霞光拆成数半。
  
  我的一生,也许正是如此,一小半的难过,一小半的失望,风吹到几千里外,宁静之间即可消磨。
  
  
苏守 | 2012-10-8 0:28:00 | 晕 | 有2050人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