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生活静静似是湖水 全为你泛起了涟漪。
  如果这世上有一个叫难过的天使。
  
  当你感觉难过好像光环一样一圈一圈的在你的头上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被神眷顾,洗礼后的悲伤。所有的事也许能够活在主观的想象里,沐浴一层层光芒,然后收获一个结果。好像水里游走过一回,遍体甩不掉的依附。我好像遇上了难过天使,住在心里,也许有时候住在别人的心里休息,但她总来我这上班,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在我身边舞蹈,享受阳光、植物、幸运,可能还有我最爱的雨水。我会不知道吗?她会拿走人的智慧吗?更可能是盗取我对于童话的无知。我沉浸,麻木,抵抗,和她展开迷人的拉锯战,根本不可能是战争,而是我配合她一起织一块布,那个希腊神话里被智慧女神嫉妒而变成蜘蛛的织布女,也在做着这样的事情,我们的难过不像油,滑过肌肤,吸收一些,释放一些,倒像是那手中的工具不得不用。
  
  难过天使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总是不舍,她完成在黑夜,会闪闪发光,那是她对的时间,她并非神力无穷,但时间宝贵,所以也会总是错过,于是便形成了迟钝。迟钝是美好的品质,会积累与沉淀,包括命运和对难过天使的包容,在时间的长河里化作星星,无名无姓无影无踪。一切令人感激又懊恼。
  
  原来天桥也有一角,自转弯处高高向上,水泥浮动,秋天里应该有落叶将它染得有一点点暗红,走过去之后,就会成为可能。这个可能成为丝丝缕缕飘荡在了我所看不见的天桥顶端,和马路对岸,平静的河流总会对他们上空的东西做出改变,一些可能飞进了我的脑海,一些可能留在了夜晚,还有一些可能蜕变奔逃。
  
  天使与他们为敌,好像童话里那样对付黑魔王,即使消灭,魔烟一样稀释在空气,我甚至觉得他能成为天使的宠物,埋伏在我的四周做出暗示,但我另一半的脑海有对抗,有迷失,有成为我们相处的生存之道。于是他们交缠,成为不可能,不可能能物化成一杯不得不喝的酒。一点点涩,褪之不去。
  
  景象中有好像实现的虚梦,有堂而皇之的期待,有不停坠落的悲观,还有与天使光环一样多的疑惑。好像做了又好像没做,拉我入蛋清之中走了一遭,丝丝黏黏进入呼吸,走着走着也会着迷。
  
  我应该看到你了吧?如果你现在在我的头上看到我打下这么多的字后,是不是已经又为我做好了一个光环?
苏守 | 2012-9-30 12:55:00 | 愁 | 有2549人 |
苏守 | 2013-8-10 0:46
  我又大一岁,你又跟多我一年。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