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不如远走高飞自己解围 我无路可退。
  比较失望的是,这一次仍然未能记得全部梦的内容,除了摇摇欲坠的我,在那河上的房屋望着你黑色的面孔,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被洞穿过的房屋内部失去了一切的尖叫,即使有风灌入,都会是秋夜里的舒服,人伤心过后便会害怕,然后被风包裹着,自我消化。
  
  屋梁被水纹托着,光影不能被反射,层层浸过我们的周围,越远的越消失不见,所有的探寻要被揭开,于空间感中升格。这样的木质结构,应承了我们数者之间的关系,包含时间,被水刷一点一点的拭去。这便是亘古中的宇宙,有只言片语的半张脸和唯一代表流逝的波纹。我并不懂得,爱与舍得,哪个会更重要。
  
  机舱内愈听愈大的轰隆声,不知透没透过这扇窗,也不知是否还会有明月与秋蝉。一切动地惊天始于记忆原始的力量,奔跑能产生风,夜光能令人恐惧,搜寻能克服时间,所以我要坐在这里不停的被重复折磨。
  重复真的会令人幸福吗?夏宇。这细雨之上的细黑天空,密布着冰冷与浮尘,单调且孤独,好像我们反反复复的生活,伴随着永远相同的风光和心情。可能是这,我开始对来临者有期待,但只是不用自作多情去造梦。
  
  痛苦是否也会形成建筑,有稳固的基地和无坚不摧的外壳,那他真像一枚炸弹。我爱一个人,又体尝痛苦,进而了解,懂得,构筑,抹灭,这一切像是伴随着肉身的稳定关系。他会站在水的对立面,一面是流动的心影,一面便是水照的痛苦,因为呼应,所以更爱。
  也许我明白的是,要放下舍得,就要先放下痛苦。
  
苏守 | 2012-9-24 2:13:00 | 愁 | 有3915人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