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无奈只是好朋友 并未能叫你爱我生命再悠长。
  那一个晚上,我吃了两大碗面条,有我爱吃的酸豇豆,坐在沙发上守在电视机旁,我们都在。砖红的沙发在日光灯下有着凹凸的细痕,手放上去可以消除思考的抚摸,一室之内,不过如此。茶几上的饭菜还来不及收,电视便开始了,阳台外黑夜来临,玻璃反射出室内的影子,客厅变得狭长,在我们依然坐着的时候。
  我在入睡的时候,明白我得要怀抱它,紧捉着一点点模糊的记忆,放在尚能够想起的脑海。那生命中无数闪烁的白光,稳固而清醒,凝结我们的画面,即使忘了下一个,也能被放下。
  
  那天我远远望着他们收起黑布的时候,才意识到要离开了。我并不喜欢这里,气候、人情均非我所爱,但仍旧一住四个月,人的意志慢慢从坚持到麻木,一晃眼时间就容易过得快。这里的云像书上的印花,剪着边贴上了天空,风来得没有预兆,雨更是说下便下,气温也随着变化,人定要知冷暖,所以造就一股娇气。唯一谈得上喜欢的,只有那刚摘下来的杨梅,酸涩入口,叫人怀念,那也是我想与你同享之味。
  行到孤独处,便要转换关系,上天垂怜,与我有变。我与你,打破一刻的从前,好像又要重新开始一样,这新鲜,令我兴奋,也让我思考。
  
  原来我竟可以未曾拥有的度过这么久,来营造一个从前期盼的新天地,于商厦转角不曾发生的思忆,于风吹路口不会难过的过去。明明我们已经学会陌生、隐瞒、僵持与争吵,却还有这样回望一刻的安静,它撬掉了我身后所有的墙面,被风轻抚留下支撑的物件。
  
  所以这一切,就像是昨天凌晨四点钟,戴上耳机,关掉灯,闭上双眼,慢慢睡去。而那个时空对角线的我,仍旧在焦虑着我们漫长的一生,爱着什么样的人,有着什么样的情,将做什么样的梦。
苏守 | 2012-7-29 2:50:00 | 烦 | 有2395人 |
04time | 2012-8-6 11:37
  前两天梦到你来着,蛮好的。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