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地球上的人 共行共知与我至亲的一个是你。

在人生的冒险上,遗失了什么?

我想到那个炎热的夏天,我站在围墙上,进退两难。难么高,我跳哪一边都觉得害怕,我刚刚是怎么爬上去的,即使知道我也无法那样下去。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因为胆小,我甚至不知道我在这个过程里失去了什么。

天气很热,风里有晒干的盐,不咸,但就是干。我觉得不舒服,我仿佛是任性走到了孤岛,一回头那只来时的船已经不见了。我望着你,我知道我们永远都无法在一起了。

 

我梦见我躺在沙发上,好想是在你家中度过倒数第二个晚上,又要走了。我看着你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我们之间的距离是什么,我问你,能不能带我出去欣赏夜色。你问我为什么。我看着你,想象着外面的世界,为什么呢。我似乎来了几次你家了,每年都是被困在这里,困在一段关系里。你在我梦里还是乌黑的眉毛,少年般的脸庞,我只能用安静来回答你这个问题。

世界上是存在着一点点小的光亮的,它在散落在地底之下,形成了脉络。只有孑然一身的那个人躺在地上,这些脉络才会同时被点亮,一丝丝的像血液一样往外延伸。孤独是会发光的,当你躺下来,也是会发光的,但仅仅只有自己感觉得到而已。

 

河岸,我与近神对抗,那力量压迫着我无法不抬头看,阳光只照射到我的一条手臂,把皮肤可以掀开来。嵌入是什么,在任何一处都无法停靠的小船,忽然有一天搁浅在一条和近神对抗的手臂里。我又低头,我原意不想要走到河岸,是那阳光令我避无他路。人,被迫的,不应成为他的意志。她在那个幽幽暗暗的盒子里,也低着头,以盒子为中心的世界都是潮湿的。

知道那个消息的时候,天色未晚,还有一些没有离开的光亮。我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放任着闷热的天气,T恤已经紧紧贴在自己的背上,和我一起驼着。抬头看见前面是一家房屋中介公司,里面的人都穿得整齐,屋里亮堂堂的,让我想起了自己每一个加班的夜班。那片白光很安静,并不会打扰到路人,我就这么看着它,好像喝水一样。路过一位妈妈带着自己的小孩,妈妈在教孩子辨认路面上映射的光线,那是红色的,这是蓝色的。忽然间,夜就这样来了,但我并不想回家。

 

人都会陷入朴实的温柔之中。黑色的,伴随着静悄悄的声音。

苏守 | 2017-8-9 22:34:00 | 正常 | 有1068人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