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你 何以始终不说话 尽管讲出不快吧。

        让我毫无知觉的被拒绝,然后沦为泥土被铲往新世界,在翻斗车拖拖拉拉的声音中消失,就此不再面对这一切。我被囚禁在轰隆隆的声响里,摒住呼吸形成了丧气的脸。

        六年后,我又走回到那片海,沙好像没有变,人所拥有的时间真是渺小,那一片片荧光绿的树影就像一个黑洞,处处都能吞噬到我想到的那一点点,海水击打的礁石也是绿色的,深绿蔓延到黑色的海里,只看见浪花是白色的,被冷风吹着的浪卷起来的呼吸,一直去到远方的船边。

        那船在海洋上飘荡,遥遥的牵着我心底流出的小溪,汇向浅蓝的水面泛起水花后,就淹没。我们也算是被清洗过的性灵,越走越远的过程里,谁都没有泥塑另一个对方而击破,绑在身上的绳索也随着时间之水浸濡,挥手吧,我的每一个部分都可以在这里被吞没。

        静悄悄的,海上没有月亮,远方丝丝缕缕缠绕的天,没有等到最好的结果。

        我梦见我上阶梯,在牛皮纸一样的光线下远远望着,我看得到他的空间,看不到他的时间了。我在黑暗里收到了你信息,什么是永远的存在,眼睛充血,看不清虚实,我仍旧在上阶梯,下阶梯,没有了时间,也就没有了他的虚影,像这所房子一样驻扎在暗黄阴影下。情人会幻化成吃人的老虎吗?情人会成为流逝的真理,在我们流动的人生里,我曾经踏上那颗清晰而快乐的石子,如今很快的掉入忧愁的河流,我无法永远的占有真理,就像不能永远的爱你一样。

       迂回的走在海边,砂砾从脚底下艰难的流过,我们都被困在了黑夜里,不想存在了。十字路口旁看到的街景,被路灯覆盖着,空荡荡的光压在上面。我们的身影还看得见吗?倏忽间好像已掉进了白天。我要去从树影中寻觅,从宽阔的马路上找到安静。     

 

        与那时擦身而过的我,一定怨恨着当时的我们。

苏守 | 2016-6-27 2:20:00 | 正常 | 有1183人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