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但你不爱正常 我愿继续失常。

       我躺在床上,像走入了崎岖的山洞,有突出的岩石让我扭头,伸手摸了摸墙壁上的灰尘,一手的白,我在这个等待的过程里,误入了迷津。我寻求帮助,未曾听见真切的回答,我想就靠在岩壁上等石子刺进我的后背,把头置放在那不舒服的暗处,坚硬的,没有冷暖的狭小空间。被拉得长长的路啊,未料到随时都会成为终点,好像从等待里找到了结束,在这一刻,也是一种时间的停止,可能很不巧,我和你之间就要这样结束了。

       我想变得慈悲,在喜欢你的时候。因为慈悲的我,可以喜欢你很久很久,无所谓你会不会继续爱我。你是天地间幽远的念头,我寻着这个念头,发出小小的善意,身在其中,被保护着。好想乘这条船,在白光之间晃荡,去遥遥天际,拾获你的身影。

       停车场出口的上坡路,像齿轮一样,我慢慢的走着,竟然和你同步,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只听见了缓慢的脚步声,在很晚的夜色里,我一边听着,一边看见了脚下的碎玻璃,可能有好几块玻璃的数量,厚厚的,碎成了正方形,我觉得他们会发光,微弱的被藏于灰尘之下,踩上去在脚下滚动。那一刻,我回到了我的童年,我看见黑夜里密不可见的树木,有猫头鹰在叫,我们迅速的走着,伴着被月亮吹送的风声,我似乎明白了,倦鸟知返。

       我站在一团树叶之下,透过缝隙望着月亮,它那么近就好像路灯一样,树叶将它分割得更加锐利,亮而耀眼,我与你很近,又成为了对于我来说搭建稳定关系的那一只脚,摇摇晃晃不动了,我又抽身想走,左一望是空荡荡的校园,绿草坪灰得像夏天里的傍晚雾雾蒙蒙,右边是陌生的第一条马路,车呼呼的经过成为唯一的声音。好想闭上眼,让时光停止,哪怕是孤独的,也不要再让我随着月光流动下去。

 

       挂掉电话后,你叫我摸你的心跳,扑通扑通我们的人生,竟然来到了这一夜。我们都很开心。你坐下来,平复自己的心情,这个时候才流下眼泪,你说因为老爷子没有等到,这是你啊,善良的你和可亲的你,我们的喜悦仍旧要靠眼泪来流动。

苏守 | 2016-4-27 16:57:00 | 正常 | 有759人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