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南宫家的神木王鼎·毒... 暂留白,之后补记。
但是我糟蹋了我 你都不会有一丝痛楚。

我在想,那女孩为什么大雪天里抽柴火。 

秦可卿的悲音入梦时,眼泪就流了下来,那是一场不需要讲自己的戏,但讲完了之后,她就去了,电话里的声音和梦里的声音一样,有一种深深的孤寂。王熙凤后来和贾瑞换了角色,被整得没有人可怜她,这是不是一件等来的喜事呢,喜欢和深爱都是喜事,也许没有得到。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是最大的托付。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张弓,在爱欲中被拉到最大,但是箭却没有了,那把箭是我不舍得吗?并非。是我要靠它认识自己吗?可能。我从中产生的疑问,就是我看不到的反面吧。

 

我明白了,那女孩为什么大雪天里抽柴火。她想做一次“我”,却总有人问。

我在回家的路上,觉得自己像是一道被射出去的光,只是很不明亮,我在这个过程里,不知会去向何处,时间对于我来说没有意义,我却看见了身边所有人因它而流动,他们都不会停歇,一刻不停的变化着,我寻着他们,证明自己老了。 

我错失过生命中的偶然,一定是的,不然我不会像现在这样活着。我一定眼睁睁的看它发生,然后无动于衷的不以为然,我们分开了,永不再见了,心里面的念想像萤火虫的微光一样忽明忽暗。路人走过的池塘,伸手拨开那些萤火,将脸埋在夜色下,倒吸了一口冷风。夏天掺杂在冬天里,什么都是肃杀萧瑟的。

远去,我躺在悲伤柔软的空气里,因热情而漂浮着,望着所有渐远而起不来身。 

走出地铁的那一刹那,城市在湿润的寒气中好像被抬高了一点点,这一点点高令我觉得孤独,我见不到你,然后没所谓,闭上眼一层薄雾轻轻包裹着,这就是平行世界的来临吧。

  

人的命运,就好像终有一天要放下,我站在原地,觉得自己不要在茫茫人海中认出你了。你去吧,我将看到各式各样的面孔,却不认识。不再记得你,也不再认识你。就在这个时空里我们封结这段命运。

苏守 | 2016-1-28 2:36:00 | 正常 | 有1868人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南宫家的神木王鼎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