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深俱往荷塘去
秋深俱往荷塘去

作者:洁尘 提交日期:2012-2-16 12:30:00
  


  
  


  
  秋深俱往荷塘去
  
   洁尘
  
   2011年10月,朋友王寅去了一趟日本。这是他第三次去日本。11月我去上海,他送给我一件小礼物,打开一看,是位于东京的竹久梦二美术馆出售的地图。好别致的礼物。王寅在日本的时候,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竹久梦二美术馆的照片,安静的街道,安静的秋日阳光,还有安静的门牌。我当时就嚷嚷,“要命啊,去的都是我的心水之地。我偶竹久梦二。”于是,这条留言给我带回来这个礼物。真是细心贴心的好朋友。
   王寅发的那张竹久梦二美术馆的照片是爱特给老树的。当时老树正在他的微博上连续地贴一组画,名为,“向竹久梦二致敬册”。
   说起老树,有个弯弯绕有点好玩。他的画是丰子恺那一路数的(我这一说,老树可能不以为然,但我这么一说,读者可能比较容易明白。另外,还要多说一句的是,丰子恺是竹久梦二的粉丝,是采他的气的),造型、布局、配文、题款都带有旧时气息,或者说是民国范儿,但落到纸面的根本之处却是当下的世道人心,经常是寥寥数笔加只言片语,十分谐趣且传神。老树刚在微博上以“老树画画”出现时,最早是我在上海的女友、某艺术机构负责人扫舍发现的,她开始转发他的画。我和周围的朋友也很喜欢老树的画,尤其是我先生李中茂,经常转发他的画。2011年10月,我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家宴聚会的照片。老树给我留言,问照片右边的那一位是否是李中茂?我回说是的,心下却有点纳闷。李中茂看到了,很客气去问老树怎么会知道他的。几个礼貌的来回之后,李中茂突然说,靠,原来是树勇啊。原来老树就是李中茂的大学同班同学刘树勇。这是李中茂第二次针对同一个人发出“靠”的感叹。说来这两个老同学的缘分真有点奇特,前几年,我们的老友、成都诗人钟鸣对我们说,要带个摄影家来我们家玩玩。我们说好啊好啊,欢迎。估计钟鸣也没给人家说要去谁家玩,结果,摄影家跟钟鸣一进我家门,主客双方都是一惊,李中茂说,靠,我以为谁呢?这不是树勇吗?!
  老树在二十四幅画组成的“向竹久梦二致敬册”发完后说,“共二十四开一册,集中发完,不再发了,我看着都烦了!这种画风看多了会得肺结核。就此打住。”
  这个“肺结核”一词让我莞然。竹久梦二的生活以及一些作品的气息,令人联想的就是一个残字,:残酒、残色、残菊、残荷、残风、残月……。凉薄、清冷、固执、高傲,是有点咳血,有点肺结核,有点江户时期的写乐,有点被放逐的光源氏;对于中国读者来说,可以说有点纳兰性德,有点郁达夫。竹久梦二的八卦故事,在刘柠著的《逆旅——竹久梦二的世界》一书里可以了解得比较详尽。那里面有一连串跟竹久梦二联系在一起的女人的名字,从他万喜、彦乃,到叶、顺子,秀子……,还有一连串的歌女和艺妓。所谓杯中日月长,裙下更凄凉,刘柠评述竹久梦二时说,“(他)每一次从欲望的最底层爆发出的快感、疼痛,在归于绝望、虚无之前,大抵都像从地狱的魔沼中泛起的水泡一样,在宁静的水面上升到安详、精致的睡莲——那就是梦二的艺术。”此言不谬。
  如果放在早年,我是不会对竹久梦二的作品感兴趣的,可能也不会对老树的画有兴趣;现在,就是欢喜,而且,欢喜无以名状。我转发过老树的一幅画,那幅画是一白袍人站在悬崖上抱着一棵开花的树,老树诗云:“手扶开花树,特想搞点诗。憋了好几首,不及花一枝。”我的留言就是,“欢喜无以名状”。有人跟问,怎么会欢喜呢?不是悲吗?我在想,早年我也会这么说的。现在,就像老树的另一幅画,两个白袍人各坐一小船相聚于荷塘,老树诗云:“秋深俱往荷塘去,见面不知说些啥。”
  
   2011-12-8
  
  
#日志日期:2012-2-16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湖在高原 评论日期:2012-2-16 14:46
  欢喜无以名状

评论人:格子条纹控 评论日期:2012-2-16 15:26
  看到洁尘姐更新博客 真是“欢喜无以名状”
  能否告诉我你常玩儿哪个微博 我好去围观

评论人:深秋如蓝 评论日期:2012-2-16 18:59
  很懊恼自己的文学功底差,每次看到洁尘的博就像是一次动心的洗礼,欢喜无以名状

评论人:BEST0068 评论日期:2012-2-18 9:45
  欢喜无以名状,秋深俱往荷塘去

评论人:看云yxjfsm 评论日期:2012-3-13 23:13
  在当当上没找到你的新书,在亚马逊上终于找到了。还顺便把之前缺的几本都买齐了。*^__^*

评论人:昴头 评论日期:2012-4-16 18:38
  落花不是薄情物,化作云泥更护他/她

评论人:异香女子 评论日期:2012-6-5 22:19
  好喜欢这类画

评论人:有缘2005 评论日期:2013-6-8 11:02
  洁尘,您也是一年多没更新博啦!
  很喜欢你的文字,走心!
  祝洁尘每天都快乐!

评论人:周旋市肆乞索自营 评论日期:2013-7-16 17:04
  猫 说
    张好古
    猫者,造化之功也,自有猫始,迩来四万八千岁矣。初,猫徜徉于天地间,登于昆仑之墟,游于东海之滨,吐纳真气,饮甘泉之水,食鼠鸟之肉,不谓不快哉。盖人之存猫者,为上古之人避鼠计也。上古之时,人民寡而禽兽众,人民不敌禽兽,生计艰辛。且因天灾虫害不断,或荒旱无雨,或洪水泛滥,或鸟食虫害,十年之中,竟有九歉之多,往往颗粒无收,乃至易子而食,或人相食。偶有穰岁,粮食尽藏高穴之中,以避水患,以为高枕无忧矣。未料群鼠为害,不待人食而彼尽食矣,人民捶胸顿足,以头抢地,仰天呼号,其声甚悲。天帝感人生计之艰,乃赐神物于人,以驱鼠乱。其曰猫者,既为神赐,必有灵异,人屡见之,叹相传告,或曰猫有七命,或曰九命,更怀恭敬之心而存之,不敢少有怠慢。盖人不害猫之俗,源于上古。
    人者以猫为避鼠之计,所见于书,或称始于汤武,或称始于秦汉,若以为计,至今亦两千余岁矣。人猫相处,其乐融融,世代相传,岁月悠悠。
    当世之人,寡念世谊,绝于旧交,弃猫于野,不复养也,猫心甚悲。
    蒙弃之猫,或于高树之下,或于小丘之上,结草庐而居,尽尝寒暑之暴厉,风雨之憔悴。然虽为人所弃,亦恋故主,亦念旧恩,不忍远去,遂择人邻而处。或有慈妪富叟,善男信女,偶发悲心,悯其伤感之状,怜其生计之艰,供以饮食,勉为三餐矣。
    更有议者曰:可尽捕天下之猫而养也。其养者,盖囚于囹圄之中,隔以栏栅,可相望而不可相戏也。复不令婚姻,使无子嗣,其真养乎?其真绝其种也。哀猫相语,其声甚悲。
    悲乎猫矣,悲乎人矣。猫之生于天地间存四万八千岁矣,今日将绝矣,悲矣。造化之物与人相处者,无过蚊蝇之伦,虱蚤之流,雀鼠之辈,蟑螂之属也,余皆避人而居。唯猫犬可称士也。今绝一猫,明绝一犬,则人将长与蚊蝇虱蚤雀鼠蟑螂为伍,一世二世,乃至万世,亦悲矣。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
  
    二零零八年余尝游于北师大过常宝先生之门,一日先生戏言:“合学乎?”余探囊以示囊中羞涩。又一日先生言曰,古者为文“设土偶人,使相语矣。”余忖之,遂为猫说一文,以劝世人。此文一为练笔,二为娱心,化用汉大丞相诸葛亮前出师表之“亲贤臣而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而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一句,今录之以飨读者。
  
    ——谨以此文献给《一切从人的解放开始》作者张贤亮先生。
  

评论人:莫力庙嘎查村 评论日期:2013-12-8 23:28
  好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洁尘的私人版本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