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非常想作画
我突然非常想作画

作者:洁尘 提交日期:2011-9-2 10:58:00
  深圳晚报“洁尘读画”专栏
  
  我突然非常想作画
  
   洁尘
  
  2011年7月中旬,我和我儿子还有两位女友到大理和丽江度假。之所以不叫旅行而叫度假,是因为我们事先就订好了来回机票、行程以及客栈,只需要按计划行事便可。我们先到大理,后到丽江。很不巧,遇上云南的雨季,临近离开大理双廊的几个小时,天才放晴。我这才看清楚了洱海。
  大理双廊镇在大理古城的对面,很清静的一个小镇,据说是看洱海的最好的位置。我们所住的客栈就在洱海边上。临离开双廊的那个上午,我站在洱海边,看着一点点开始放晴的天空和因天光的缘故也一点点开始熠熠生辉的海面,天光水光交映之中,沉闷的深灰逐渐褪去,清朗的浅灰和宝石般晶莹的蓝色开始在水面和天空之间交互渗透着……那一刻,我无法用文字描述,那一刻,我突然非常想作画。
  可惜我没有作画的能耐。
  我似乎有点理解了一个画家是如何产生的。我指的是那种突然成为的而非经过专业训练后逐渐成为的画家。这种人一般被称为是素人画家,他们本来是在另一条职业道路上有条不紊地走着,但某时某刻,有一种东西突然同时触动了他们的心灵和肉体,于是他们拿起了画笔。我自己亲眼见证过这种有如神迹般的事情——我先生,一个资深媒体工作者,也是一个艺术爱好者,但从没有作过画,2007年的有一天,他突然就面对着一张画布用油彩涂抹起来,然后,画成了一副名为《一家三口》的油画。从此之后,他业余时间里的热情、专注和体力都给了作画。
  D.H.劳伦斯也是一个突然成为的素人画家。他自己在《作画》一文中说,那年,他40岁,在意大利,“……当你有了空白的画布,一把大刷子蘸满了颜料,你就会一头扎进画布中去。那情形就像一个猛子扎进水塘中,然后开始疯狂地游泳。对我来说,那就像在一条湍流中游泳,害怕、惊恐、喘着气挣扎着活命。理性的目光尖锐如针,但画就全然出自本能、直觉和纯粹的肉体动作。一旦本能和直觉进到了刷子尖里,那画就形成了,如果那能成为一幅画的话。至少我的第一幅画就是这么画成的,就是我命名为《圣徒之家》的那一幅。”
   一个文字工作者骤然间挣脱所习惯的表达的藩篱,然后以另一种表达方式来呈现自己的情感和思想,这个过程在我看来好像挺像梦境的。在我的想象里,这像一个人驾驶车子由西向东走着,很习惯,也很疲倦;突然,一道炫目的阳光掠过,或者一个短暂的瞌睡闪过,人在那一刻有点恍惚,有点神不守舍,待清醒过来后,突然发现,车子的方向变了,是由东向西在走着。那一刻,该是多么的惊惧,又是多么的狂喜啊!早就想由东向西了。
  我不知我以后可否作一幅画。一幅很不像样的但属于真正意义上的一幅画。现在,我的阳光,我的瞌睡,我在表达方式上的惊惧和狂喜还没有到来,但在离开大理双廊洱海边的最后一瞥中,我有这个念头。
  
   2011-7-25
  
  

#日志日期:2011-9-2 星期五(Fri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三不知 评论日期:2011-9-2 15:48
  文章配画很好。

评论人:麦麦花子 评论日期:2011-9-2 16:01
   无论选择什么表达方式,都会支持和祝福!

评论人:刘峻羽 评论日期:2011-9-3 11:23
  哈哈,欣赏你的................勇气!
  仅此而已.

评论人:花醒之味 评论日期:2011-9-3 12:26
  这是真的。真的会有这种时候。
  而且真的能画出来。

评论人:BEST0068 评论日期:2011-9-6 22:13
  欣赏,祝福洁尘一家,文配的画(或画配的文)比较好,尤其是画,男女主人翁将关心和僻护自然体现,都在以儿子为中心,自然关照,儿子在他们的关爱下,右手指自然舒展,生活在很幸福的家庭中,当然,是幸福的一家人!1

评论人:沙贝乐 评论日期:2011-9-9 19:37
  哦,我也想

评论人:沙贝乐 评论日期:2011-9-9 19:40
  哦,我也想。

评论人:阿楚888 评论日期:2011-9-29 0:31
  :)

评论人:人气女学馆 评论日期:2011-10-7 15:00
  洁尘同学:
   该更新博客了吧?我都空跑好多好多趟,腰都累酸了……

评论人:记者郑渊 评论日期:2011-11-15 13:15
  问好洁尘。

评论人:龚茂君 评论日期:2011-11-23 14:47
  支持!好久没有来看博客了!今日补上!

评论人:3366JJ 评论日期:2011-11-27 19:09
   洁尘老师,知道你和画家周春芽是好朋友。能否请你带一句话给周老师:请他以后在媒体上,尤其是电视媒体上,最好不要说普通话,行吗?
   前几天无意中,看到一美女记者采访他对2011成都双年展的报道,说真的,对周老师很有好感,面相慈祥,而且朴实憨厚,且气质优雅,五官相当的端正,见解又独到、深刻,相当的有功力。但是那一口地地道道的“川普”,真的令人太难受了,极受折磨啊!
   我很想一口气看完,但是,周老师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普通话,逼迫我,几次三番换台,喘口气后,又再次回来聆听,几次三番,终才能看完了全部采访。
  周老师,如果他讲一口纯正的成都话,我相信,他一定更加的帅气,更加的有气质。
   始终很疑惑,那个从头到尾,始终皮笑肉不笑的美女记者,是何居心,难不成也在暗自嘲笑周老师的发音?
  
   拜托洁尘了,谢谢

评论人:洁尘 评论日期:2011-12-6 22:49
  回复人气女学馆:不好意思。我尽量多更新。

评论人:洁尘 评论日期:2011-12-6 22:50
  多谢各位!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洁尘的私人版本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