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中的情感力量
风景中的情感力量

作者:洁尘 提交日期:2011-7-13 11:12:00
  


  
  深圳晚报“洁尘读画”专栏
  
  
  风景中的情感力量
  
   出生于1779年的日本江户时期的风景浮世绘大师歌川广重享誉东瀛,有巨匠之谓;但他的世界性声誉,可能是由梵高和莫奈带出来的。主要是梵高,他以油画的方式临摹了歌川广重的《名所江户百景》中的《龟户梅园》和《大桥安宅骤雨》,进而成为了梵高的名作;而莫奈的著名作品《莲池》,溯其原本,则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对于歌川广重和另外一名浮世绘大家葛饰北斋的借鉴。
  我一直很喜欢浮世绘,在歌川丰国、喜多川歌磨、铃木春信这些人物浮世绘画家的作品之外,我最喜欢的风景浮世绘画家就是歌川广重。以前是断断续续看过他的很多画,其中就有他的巅峰之作《东海道五十三次》中的一些作品。去年,幸得书籍装帧设计家朱赢椿先生的馈赠,得到他设计的《五十三次》一书,这才看全了歌川广重的这套名作。
   东海道五十三次,就是五十三个宿场,或者叫做驿站,这条沿海驿道,从江户(今东京)的日本桥出发,中间经过五十一个驿站,最终到达京都的三条大桥,是幕府时期贯穿日本东西经济文化的重要通道。歌川广重作为随行画师,跟随着大名幕府进贡队列,以五十三次为基点,用他的天才构图和笔触呈现了日本江户时期的山川风貌风俗人情。《五十三次》这本书,是横式开本,右边是广重的画,左边,是旅日学者陆小晟女士的简短配文。对日本文化造诣颇深的陆小晟女士在配文中,多次提及清少纳言,在我看来,她的有些文字也颇得《枕草子》的神韵。比如,关于“第九次:小田原”,陆女士这样写道:“夕阳的感觉。远山的逆光折返过来,令水面在青蓝中泛着白光。箱根群山大都用三角形堆积,彷佛有些西画的味道。小田原城的宿场遥遥在望。细若豆粒的大名队列在勤勉渡河。处处潜藏着广重的快乐和童趣。世界哪里有天才,有的只是劳动。广重或许微笑着这样想。”很清淡细腻的解读。
   我一直喜欢谦逊且清高的人。是清高,而不是傲慢。我觉得歌川广重是这样的人,他的画是这样的人画出来的画。陆小晟女士在“第四十五次:庄野”里说,“梵高说人们是通过肖像画学习思考的。但是广重的风景,似乎可以随心所欲地表达他的任何情感。”这也是我喜欢歌川广重的原因,他的风景中蕴藏着深情专注的情感力量。就拿他那幅在世界范围内名气最大的《龟户梅园》来说吧:画面的主体是褐黑色的粗壮遒劲的梅树枝干,枝干的上方和近处,是细小的梅枝和零星开放的梅花,远处是寥寥勾画的梅林、稀疏的赏梅人群和绯红的天色。这应该是冬日晴天黄昏的景色,广重站在一棵梅树下小憩,扭头看去,一幅绝妙的风景画就被其视线切绘而成。我总觉得,这不是一幅正视的画面,是扭头,是不经意,是一瞥,然后一怔,是神来之笔灵光一现的产物。
   歌川广重的风景浮世绘,杰作太多;他的这些画,总是在风景中安放着一颗宁静恬淡的心;无论是骤雨还是风雪,无论是攀爬还是泅渡,山重水复前路迢迢,什么样的自然困苦落到广重的笔下,都聚满了喜悦和美丽。按广重的西方知音梵高的话说,“这些素朴的日本画家教导我们的是一种自然的宗教。他们生活在大自然里好像他们自己就是花。”
   歌川广重1858年离世,那个时候,在荷兰的梵高5岁。他们在世间隔空交集了五年的时间。广重的离世辞言云,“东道写意,不过旅人苍空;西国之行,种种名胜且见。”当作佛家偈语来读,应该很合适的。
  
   2011-6-9
  
  
#日志日期:2011-7-1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冬至82 评论日期:2011-7-13 11:18
  期待姐姐《雪花与密扇》的影评.....
  以前在《小道可观》中读过你的书评。
  这部电影在豆瓣上的评分很低,周围的人都不建议去看.......

评论人:洁尘 评论日期:2011-7-13 11:20
  最近可能没时间去看呢。

评论人:河已非非 评论日期:2011-7-16 23:23
  ‘小田原’好像是第10次?也许版本不一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洁尘的私人版本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