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流在水中
水流在水中
zhuqingtong.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博客信息
博主:朱青桐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12-6 ( 2 )
·2012-5 ( 3 )
·2011-10 ( 4 )
·2011-9 ( 2 )
·2011-8 ( 4 )
·2010-1 ( 3 )
·2009-12 ( 2 )
·2009-11 ( 2 )
·2009-8 ( 3 )
·2009-7 ( 5 )
·2009-6 ( 5 )
·2009-4 ( 4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990169 次
今日访问:22次
日志:256篇
评论:1498 个
留言:0 个
建站时间:2004-4-5
博客成员
一蓑烟 普通成员
superjjj 普通成员
放江来 普通成员
弱水月年 普通成员
呆子看花 普通成员
紫陌主人 高级成员
拾得蔚蓝天 高级成员
moonlily815 高级成员
雨波 高级成员
阿池 高级成员
朱青桐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3 12:04
小奋青滤pe
2019-11-04 05:15
小奋青滤pe
2019-10-18 16:54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3 15:18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今日心情
<< >>

小时候──虱子
作者:朱青桐 提交日期:2012-5-18 0:54:00

  
  那时候,一个班只要一个人生了虱子,不要两天,就会波及全班,再不要两天,整个学校就跟着遭秧,就算是那些身上总带着来苏味的医生儿女也难以幸免。速度快得叫人怀疑是不是风刮得起虱子。不管是上课还是下课,总有人双手在头上挠着抠着,看着叫人头皮发痒,像是无数个虱婆在自己头上爬、在吸血。姆妈们总是怪我们喜欢打排箍走,脑壳挨脑壳,活该惹一脑壳虱子。“打排箍”是句土话,就是俩人甚至三五人胳脯交互搭在对方的肩上,并排着走。小孩子喜欢以这种亲密无间来表示与谁是一伙的。
  闹虱子时,平时结了仇的,或者不喜欢的老师,有虱子的就会想着法子将头凑近他们,恶意倒没有,算是小儿耍些天真的无赖吧。最想不明白的是,虱子似乎专拣小孩子欺负,大人就难得传染到。我们最讨厌的数学老师姓丁,还是一个女的,却喜欢拿粉笔头打人,瞄都不要瞄,一打一个准。那向会有很多同学突然变得好学,下课就找各种难题问她。上课则会格外认真地观察她每举每动,看她有无生虱子的迹象。她似乎一直没中招,开始还有些小小的失落。后来还是有人说了公道话,你们发现不,问丁老师题目,她还是蛮和气的,眼睛里都是笑模样。凭心而论,确实是这样。之后,课堂上谁讲小话谁搞小动作,丁老师仍是转身就一粉笔头,只是我们觉得有些理所应当了。
  
  虱子是怎么来的呢?据老人说,是怄的,淋了雨,出了汗,没及时洗头,虱子自然就来做窝了。乡下谚语道:虱婆虱婆,三天做外婆。繁殖之快可想而知。大人对付它,也就难怪要下各种痛手。
  我们学校每人发过一包白粉子,好象是百部粉,要我们拿回去洗头。有用倒确实有用,一脸盆水下来,虱婆也能浮几个,但对粘在头发上的虱子几乎没什么用,仍圆鼓鼓的即要化身成虱婆。咯个自然远不能让姆妈们满意,她们哪里能容忍虱子在小孩子头发里呆上三两天?她们摇摇头,将粉子置在窗台上,转身就开始仍用她们的土法子来对付。
  
  最干脆、斩草除根的是剃光头。院子里有个张姨,北方人,性子最是爽利。她家里有三个崽女,开始还耐着性子替他们抓虱婆,翻开头发白麻麻的都是,哪是个事?起身干脆拿把推子就推,老大是伢子,光头就光头。老二老三是妹子,哪想剃,俩人恋地打滚,搞得屋里鸡飞狗跳的,整个院子都听得到斥骂声、哭叫声,引得一群小孩子到她家围看。老二懦弱,哭哭啼啼的,在众目睽睽下,活生生地地给她妈推了个光头。老三最爱美,追得满院子跑,就是不依,热心的邻居就在母女间和稀泥,最终剪了个男式女发。有一向老二上学都戴着帽子,总有无赖小孩去揭她的帽子,露出一个青皮光头,引得一堂哄笑。很多年过去,想起老二,总是她耷着头垂着眼的样子,独来独往,与那些打排箍一路说笑的细妹子格格不入。也有乐天的,隔壁班上有个叫王美丽的,剃了光头,也不戴帽子,大摇大摆的,上厕所,引得里边女生鬼哭狼叫的,以为进了个男的。她自己还当笑话到处讲。有时大大咧咧不见得不是件好事。
  做娘的各有各的性子,在对付虱子上,也可窥见一斑。方法基本差不多,都是把灭虱的东西抹在头上,拿浴帽、毛巾层层包裹,闷上一小时或者一晚后,再解开洗尽。只是有的用醋、有的用酒、有的用煤油、有的用桐油、有的用樟脑粉、有的用六六粉、有的用敌敌畏……。从这些的选用上,基本可判断为娘的刚柔程度。后来长大后,听说过六六粉、敌敌畏灭虱死人的事,就很为我的那些小伙伴们庆幸,神不知自不觉地去鬼门关打了个转。
  
  我娘替我们拿煤油梳在头发上,用毛巾捂上半个小时,还是有点火烧火辣的。她会一直守着我们,千叮嘱万叮咛,不要耍火柴。不管清多少趟头发,那两天走到哪,都觉得自己一身煤油味——或许是心理作用吧。我娘下手明显不够狠,虱婆倒死翘翘了,虱子也瘪了些,但还有些顽固不死的。这时就轮到篦梳上场了,篦梳齿挨齿的,非常密,几梳几梳,总有战利品,虱子夹在齿缝间无处可逃。用两个指甲相按,“啪”的一下挤死,竟也是一种解恨的乐子。还喜欢对着镜子,将鬓边层层翻起,捋出虱子,一个个灭了它。中午时无聊,睡在床上,会将手探进头发,碰着一粒粒的,就是,也能摸索着替自己捉虱子。不方便与人说的,是还真有些扪虱之乐。长大后听人谈恶趣味,列举种种,我第一时间就想到这个。
  我娘还有我自己一定会在一两天之内全歼虱子。我觉得一个妹子,头上长虱,是件说不出口的丑事,尽管大家都长。我娘一有空,就会让我们轮流趴在她的腿上,替我们翻检,她会将头发分出来,只一根时才捊,我娘手脚轻,一点也不疼。不像我姐,简直要把头发生扯下来。我从来不肯到院子里去翻。但好象大多数小孩子并不在意,她们在院子里趴在自家姆妈腿上,一排排晒着太阳,说着家常,捉虱子。
  我还是有些暗自得意,我生虱的事似乎小伙伴来不及晓得,虱子就干干净净一个不剩了。在小小的我,这也是最初的自尊。
  
  
#日志日期:2012-5-18 星期五(Fri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木桐木桐2012 评论日期:2012-5-18 21:13
  那个年代,想想都可怕,个个头上都是那脏东西。卫生水平真是不一般的恶劣。我们家用过六六粉。不过,那时的人似乎皮实些,长了一头虱子却并影响玩耍。
评论人:边城一叶1 评论日期:2012-5-26 13:38
  呵,把每一件事都写得有声有色,了不得的文字功底。赞!并问好!
评论人:朱青桐 评论日期:2012-5-31 22:53
  木桐:以前贱生贱养着,我现在想着,也是难得的快乐。我总觉得比现在孩子快乐。因为简单,更快乐。
  梅子:问好,好久不见了:)
  茹彬:趁还记得一些,写着玩玩。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水流在水中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