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幸福
编织幸福

作者在网一方396 发表时间2010-4-11 10:52:00 浏览9232
辽宁盘锦的渔雁文化。是中国海洋文明中的一朵绚丽的鲜花,盘锦渔雁文化揭示出远古人类的祖先在大自然的恩赐、制约下过着生吃螃蟹活吃虾的欢乐而又艰辛的渔猎生活,随着大自然的变化,像候鸟一样,追逐着迥游的鱼虾、生存着、衍续着儿孙,不停地沿着海边南来北往地迁徙着,每遇江河入海口处,就留下一些人群,其大部继续奔向更远的一处处江河入海口,因为每处江河入海口,也是鱼虾迥游和繁衍的地方,那里是海水、淡水两合水,滩途平缓,鱼虾蛤螺稠厚。后人将古代有规律的春来秋往的打鱼人称“渔雁”。意思是像候鸟一样,春来秋往。遵循着大自然的规律,环境的变化和人类的进步,远古时代从陆路和水路乘舟筏迁徙的渔雁(又称:水雁和陆雁)的行踪,早在我国的其他沿海绝迹了。惟有盘锦这片辽河口处的湿地还保留着古渔雁从水路和陆路迁徙的踪迹。“渔雁”在千百年的迁徙中饱尝了大自然风雨的洗礼和潮浪的淘练。创造出了深厚的渔雁文化。渔雁文化,是一部中华民族的渔捞史也是一部沟通中西文化,传播中华文明的远程航海史。盘锦的渔雁文化是海洋文明中独具特色的。
我国沿海的古渔雁行活动,在史书上是找不到记载的。但古渔雁行的足迹却深深地留在渔家的记忆和传说里,世代相传。至今,二界沟渔民还保留着迁徙的习俗,这又是远古时代渔雁远程迁徙,延续至今的活化石,今天的二界沟人(盘锦渔民)到荣城、石岛、烟台、靖海、龙口、江苏、浙江等地去打鱼,这也可以说是古渔雁行的延续和发展。古渔雁的活动踪影,是先从渔家的传说里挖掘的。在渔家的传说里,说是有位三仙姑和她的两个姊妹住在黄河边。姊妹三人,大姐爱吃山果野菜,王母让她上山去了(农民的初生),二姐爱吃牛羊肉,王母让她上草原了(游牧民初生),只有三姑娘爱吃蛤螺鱼虾,王母把她留在海边,就这个“留”字,告诉后人,王母的家族先是以渔为生的,大自然在变化,人类本身也在变化,这个原本以鱼虾蛤螺为生的家族分家了。民以食为天,大概是资源的问题,有的去了深山去吃野果或种地去了。有的去了草原以牛羊肉为生放牧去了。但是,留在海边的三姑娘,继续“靠着大雁引路,春天北上,秋天南下,追逐着鱼虾,走呀、走呀。”这说明南上北下的渔雁,为了生存还依旧奔波在大海边上,追逐着迥游的鱼虾,随着季节的变化,春来秋往。在饥饿中三姑娘向人家讨饭,由于吃了一顿仙饭,她才从饥饿潦倒中得救,走步走的也快了。从三姑娘的变化中也影射出远古时渔雁,在沿海边迁徙中,饥一顿,饱一顿的艰难历程。三姑娘吃了仙饭,她开始行走如飞了,一个时辰走三千六百里。她北上打鱼走三十二个时辰,南下打鱼走三十二个时辰。如要计算一下,三姑北上打鱼走古十二个时辰,这段路程可越过白令海峡到达北美洲和南美洲。南下也能到达非洲等更远的地方。当然啦!传说里的路程不
可能精确。但它反过来告诉我们,当年靠吃鱼吃虾生活的古渔雁——我们的祖先在没有出现国界的大陆边缘,迁徙的路程是多么的遥远啊。大概是自然的变化,有的动物灭绝了。我们的祖先这才将眼睛盯在了漂来的木头和竹竿子上了,动手做起了木筏和竹排(舟船诞生了)。后来舟船的诞生为我们祖先南来北往迁徙的速度加快了,也就在河口、河套处定居的时间长了。这才在靠近沿海的河口河套的地方,积下了深厚的文化层,出现了今天的一处处人类祖先生活过的遗址。如今,二界沟地处辽河入海口处,这里还有渔民陈兆旺、陈兆前、姚金鹿等,每天开春从文安洼出来,从渤海湾的天津海河出发,沿着古渔雁走的海路,经过北塘、北戴河、秦皇岛、菊花岛、锦州等地海域,最后到达辽河入海口处的盘锦海域二界沟打鱼,时至秋末,这些小渔船又沿着原海路返回文安洼。千百年来一直是这样有规律地活动着,虽说路程不远,这可以说是远古人类(也就是后人说的古渔雁)乘独木舟和竹筏北上南下远途迁徙到每个河口打鱼的缩影。可以说,通过水路乘船从华北冀中到盘锦海域(辽东湾辽河口处)打鱼的人——渔雁。从古至今没有断,还是沿着古渔雁祖先乘舟筏开辟的航道,春来秋往,只是数量很少很少了。今天的盘锦地区的二界沟人有的就是古渔雁的后人,他们就像今天盘锦的仙鹤是远古仙鹤的后代一样,在辽河口处这块富饶的水域和湿地上繁衍着子孙。渔家的传说里,有一个渔雁芦的故事,有这么一段话,说:“古时,每年初春大雁北飞的日子里,关内的打鱼人,出山海关,过了辽西走廊分别到辽河海口、鸭绿江海口、黑龙江海口等地下海打鱼,待到大雁南飞时又罢海(歇海)回家乡,沿途村镇居民将这支有规律、像大雁一样春来秋去的打鱼人称为“渔雁行”又称陆雁行。自古以来,河北省冀中冀东滦河口附近的渔民,每年开春从家里成帮结队出发,步行到盘锦辽河口处的二界沟打鱼,这种没有船的渔民,他们年年春来秋返地走在辽西走廊的古路上,陆雁行直到1931年才开始断行的。主要原因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东北三省后成立伪满州国,禁止通行。尽管大自然依旧是春过背后,秋迎人来,天上是雁归雁往,但是与天上大雁比翼齐飞的渔雁人群、队伍,从此,在通往东北的古路上消失了。这是远古渔雁从陆路迁徙延续下来的最后一群打鱼人,也是路程最短的一段迁息地。今天,二界沟的老人还有当年步行打鱼的渔雁呢。
渔家传说里有个三仙巡海的故事,说是:很久很久以前,说不清是哪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有三仙路过辽河入海口处二界沟这地方,这三仙是辽东湾仙,渤海湾仙,蓬莱湾仙,奉龙王之命,巡视沿海。”这也折射出古代渔民与山东荣成、龙口、石岛渔民的关系。渔民又说:“当三仙走到二界沟这地方,在一家网铺的窗根底下被一位拉二胡的人给迷住了。三仙很喜欢听音乐,看来在古代音乐就是不同肤色,不同区域,不同民族的共同语言。通过音乐的搭桥,三仙和这位拉二胡的渔家青年人拜为兄弟。三仙知道渔家青年做好事,把一年挣的工钱,送给一位老人看病用,才回不去关里老家的,继续给网东看铺。三仙见渔家青年心眼好,才结拜为兄弟。还有渔民说:“三仙,一个是红脸,一个是黑脸,一个是白脸。”三仙后来帮助渔家青年整来一些鱼,卖了,让渔家青年人回山东老家去看望老母。这个故事二界沟的老渔民都会讲,在二界沟比较普及,据说这个故事就发生在二界沟的网捕,可能这个故事是地道的二界沟土产了。在这个故事里我们看见了古渔雁的影子。一是,这位渔民给网东看铺,没有回山东老家。也就是冬天罢海后二界沟的打鱼人(渔雁)徒步背着行李回家了。他只有等到春天大雁飞来,渔雁的队伍从关里老家来到二界沟的网铺,再和大家一起出海打鱼了。二是,按三仙的脸色来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打鱼人的渔雁堆里,就有黑色、红色、白色肤色的人,不同肤色的兄弟们在一起,过着艰辛而又欢乐的渔猎生活,陕西临潼秦始皇陵出土的兵马俑,就有一兵俑是绿色的肤色。可能在远古的中华大地上有过不同肤色的同胞兄弟存在。三是:在史前没有出现国界的漫长岁月里,中国古华北远程迁徙的渔雁向世界各地传播着中华文明,同时也引来了世界上各地不同肤色的人们来过中国沿海和辽河口进行交流,这也说明在史前国家的界线还没有出现的时候,人类各种族的团结与交往。据大量的资料说明,史前的中国古华北人的足迹是遍及世界各地沿海的,大概与古渔雁的南下北上的迁徙有关。会有一天,中国海洋文明,及世界海洋文明中的渔雁行踪,会得到世人的关注,盘锦的渔雁文化,将是荣成、石岛、龙口、盘锦二界沟等地沿海渔民一份难得的宝贵精神财富,盘锦渔雁文化这朵中国海洋文明的鲜花将永放光彩。(文章原来网络,摄影/张世民[在网一方])
  






  






  


wsnrliqing 于2010-5-7 19:48留言说 :

 问好一方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E路小驿
引用地址:

博客名:E路小驿 主人:在网一方 职业:行政 爱好:FW设计 摄影 音乐 文学
E-mail:zwyf@yeah.net QQ:9626491 群号:40826816
E路小驿 版权所有 谢绝仿制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