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
私生活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E-mail:biliangmail@163.com
博客信息
博主:深圳毕亮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95848 次
  • 今日访问:43次
  • 日志: 123篇
  • 评论: 995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上一篇 下一篇>>
一则相当牛皮的短篇
作者:深圳毕亮 提交日期:2007-6-3 23:24:00 正常 | 分类:小说 | 访问量:1604

比惨运动
□毕亮

一
我弟弟马高比我矮两岁。
我十岁的时候,他八岁。那时他喜欢跟我赶脚,喜欢跟在我屁股后头奔跑。我是一阵风,他也是一阵风。在那条两边起伏着稻浪的乡间小路上,我屁股后头的那一阵风喘着粗气,得意洋洋跟我说,哥,你加劲跑呀你,我要赶上你了!他的声气一落,我就变成了刮得更猛烈的一阵风。片刻后,我背后的那阵风又埋怨我说,哥,你等等我,你跑得太快了,我跟不上了!
我十四岁的时候,我弟弟马高十二岁。他还喜欢跟在我屁股后头跑。跑一阵,他就不在我屁股后头了,他赶超到我前面去了。他站在官当镇机械厂门口,扭过头呵着粗气说,马虎,你快些跑你,再不跟上,我就把你越甩越远了!
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我弟弟马高不喊我“哥”了,他开始直接喊我的大名马虎。马高满十二岁吃十三岁的饭以后,两条腿长长了,跑得比我还快。实际上他干什么都比我快,不光是跑步,他的学习成绩也是节节攀升,在班里、年级组数一数二。我爹经常说,马虎,你弟弟马高脑袋瓜比你好使!除了说这话,我爹还经常使唤我挑水、劈柴,要我搞这个搞那个力气活,他从来不使唤我弟弟马高。
我爹说,马高命里是读书的料!
我爹还说,马高手指修长,是书生的手,书生干劳力活,那是大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我心里比谁都清楚,只是我嘴上不说我爹偏心眼,对我和我弟马高,他没有一碗水端平。
喜鹊在屋门口水杉树上不停叫唤的那一天,我以为有好事。我爹沉着脸把我喊进卧房,他说,马虎,爹老了,供不起你们俩兄弟读书了!我爹讲完,他又指着他害了白内障的左眼睛说,马虎,爹的左眼睛就要瞎了,眼睛前头一米远两米远站一头猪一头牛,爹都分不清了!我爹猛抽了几口八毛钱一包的芙蓉牌香烟,吸得猛,他一阵咳嗽,把患了椎间盘突出症的腰都咳弯了。
待站直后,我爹问我说,马虎,你是哪年生的?
我说,爹,你是我爹啊,你还不晓得?!
我爹说,你就说你是哪年出生的,哪来那么多废话。
我说,爹,我是75年生的。
我爹扳着他生满老茧的手指头,掐着指头算。他转动着右边黑左边白的眼珠子。捱了一会,我爹说,马虎,你都满十五岁吃十六岁的饭了,你已经是个劳力了!
听我爹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拐了好大一道弯,就是要告诉我,不准我读书了。立马我的眼泪水流了出来。我说,爹,你偏心你,我想上学!
我爹说,就让你弟马高读,你回屋来跟老子学打铁。
我说,爹,不,我不当铁匠,我要读书!
我爹说,马虎你读书年年摸猪尾巴,老在倒数几名里打转,现在你留级都留得跟你弟弟马高同班了,你看你的手,手指头五短,天生不是读书的料,你就莫浪费老子打铁挣的血汗钱了!
我呜呜呜地哭了起来,边哭边囔,爹呀,我要读书!我爹瞪了我一眼,说,哭有个屁用,你就是哭上天喊破喉咙,也读不成书了。我爹的口气比他打的铁还硬,我就晓得我就算真的喊破喉咙哭破天,我爹也不会回心转意让我去官当中学读书了。于是,我扬起衣袖抹了一把眼泪水,我不哭了,哭也是白哭。
从那天以后,我就死了读书的心,安心跟我爹学打铁。

二
现在我是我们官当镇众人皆知的小马铁匠马虎,老马铁匠是我爹马村。
我弟弟马高比我和我爹在官当镇的名气还要响,他是写书的,一写就是赶上砖头那么厚的一本。自从大学毕业后,我弟弟马高已经十二年没回家,他在深圳当作家,写了一本又一本书。他每写完一本书,就从大老远的深圳寄回我们官当镇来,给我爹看给我娘看给我看。这十二年里他寄的书,码在一起都高过我的膝盖骨了,都可以开书店了。我一边挥着锤子打铁一边在心里跟自己说,马高啊,你个小兔崽子,你爹你娘是要看你的人,不是要看你写的书呀,哪一天你就把自己打个包,用牛皮纸一糊,把你自己从深圳寄回到官当镇来吧!这些话我不敢对我爹我娘讲,讲这些话,等于是揭他们的伤疤,往他们的伤口上撒盐。我爹和我娘随便哪一个人,肯定都比我更想我弟弟马高,可马高他不懂事,就是不回家。
我爹养我弟弟马高那么个儿算是白养了,十二年没有尽孝道,可我爹还喜得很。我爹说,马虎,你弟弟马高比你有出息呀!不光是我爹这么说,官当镇好多嚼舌的男人女人都这么说。我爹说的这句话我媳妇兰花不爱听,她说,一个萝卜一个坑,都去写书了,那谁来打铁谁来当铁匠!不管我媳妇怎么说,我心里却高兴,我弟弟马高比我有出息有本事,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对我们老马家是好事。
在我的朋友瘸子张三、瘤子李四、断腿王二麻子还没去深圳之前,我经常跟他们说,我有个写书的作家弟弟在深圳,他原名叫马高,不过他出的书上印的是笔名“马克”。讲到这里,我朝瘸子张三看一眼,又朝瘤子李四看一眼,再朝断腿王二麻子看一眼。望了他们三个人各一眼后,我说,笔名你们知道么,解放前那个大作家鲁迅的名字就是起的笔名,他的原名叫周树人!瘸子张三、瘤子李四、断腿王二麻子听我讲完后,他们就朝我鬼怪地笑,像是羡慕我,又像是无动于衷。等笑完后,他们三个就会异口同声地说,马虎,你弟弟马高太有才了!他们不认识我弟弟马高,他们是在我弟弟去了深圳之后,才从附近的乡镇搬来落户官当镇的。
我弟弟马高寄他写的第一本书回屋的时候,我爹拆开包装的牛皮纸,捧着书的两只手不停哆嗦。我说,爹,你手里拿的又不是炸药包又不是手榴弹,你的手抖什么!我爹说,你懂个屁!等翻开封面,我爹在书的左上角看到我弟弟的照片,他的手就抖得更厉害了,像是发生了地震的。我爹看到照片里我弟弟齐肩的长发,他说,马虎,你看你看,你弟弟的头发该去剃头店理一理了!
是我最先发现我弟弟马高改了名字。我爹双手捧着书,他不准我碰,他说他还要再看一会。我爹双手捧着书,就像捧着金银财宝,就像是抱着我那多年不回家的弟弟。我只好盯着封面看。突然,我大惊小怪喊起来,把我旁边的我爹我娘骇了一大跳。我说,爹,这本书是马克写的,不是马高写的!然后我爹眯起他的右眼睛,我爹的左眼睛害白内障,已经瞎得看不见了,跟聋子的耳朵一样只是个空摆设。我爹的右眼珠子都快贴到书上去了,快把书吃掉了。他也看见写书的是马克,不是我弟弟马高。我爹刚安静下来的手又哆嗦起来,这次的哆嗦跟前一次的哆嗦完全是两码事。前一次我爹是激动,这一次他是紧张,担心这本书不是我弟弟马高写的。
我爹再一次打开封面看我弟弟的相片,他说,相片是你弟弟马高啊!我爹继续往下看作者简介,我爹拍着他的大腿说,马虎,你弟弟马高改了名字,现在他叫马克!
我喊了一声,马克!我娘在旁边急了,她说,马高在深圳,又不是在美国,他怎么起了个外国佬喊的名字。我爹和我也对马高改的名字有意见,父母起的名字,怎么能说改就改呢。退一万步,就算要改,也得跟家里人商量商量。我爹长叹了一口气,他七上八下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那本书确实是我弟弟写的。我爹说,马高都成深圳的作家了,翅膀硬了,随他去吧!讲这话时,我爹一副无可奈何的语气。我晓得,我爹他心里吃了蜜糖,甜着哩。

三
收到我弟弟马高写的第一本书以后的那一段时间,每天晚上吃过夜饭,我爹就会给我和我娘“上课”。
我们一家人上课的内容就是听我爹朗诵我弟弟马高写的书。我媳妇兰花对我弟弟马高写的书不感兴趣,她宁愿去看电视,她说就算我爹把书读出一朵花来又怎么样,又不能当饭吃,更不能当钱用。我那四岁的儿子马小刀对这事就更不感兴趣了,他无所事事在房前屋后东游西荡,也不愿意安静坐小板凳上听他爷爷读他叔叔的书。
我爹搬来两把木椅子,喊我和我娘坐,然后又搬来一把他自己坐。坐定后,我爹说,你们娘俩注意听了,坐端正了,我要念书了!
清好嗓子,我爹开始用官当镇的土话读我弟弟马高写的书。我爹只有一只右眼睛看得见,看书看得吃力,读起来结结巴巴,像嘴里含了一枚鹅卵石。这样读起来影响效果,就跟看电视遇到屏幕出现斑斑点点一样。但我弟弟马高的书写得实在太好了,尽管我爹读得不像样子,但我和我娘听起来还是觉得很舒服。
我娘脸上一直挂着笑,有时候还哈哈大笑。我娘大笑时,我也跟着笑。我爹读到后面一截,我娘突然眼睛就红了,她哭了起来。开始没有声音,后来我娘憋不住,声音都哭出来了。这一段是写民工到南方深圳打工的,书里的主人公傻根吃尽苦头,在建筑工地打工摔断了腿,老婆还被一个河北男人拐跑了,更要命的是,他辛辛苦苦在外面打工挣血汗钱,老家的儿子却不听话,老是跟一帮二流子胡混,打架戳闹……
我弟弟马高把这些故事写活了写得相当感人,他好像写的就是身边隔壁左右的邻居,写得就是从我们官当镇出去打工的人。
我的眼窝湿了。看到我娘那副悲伤的模样,我慌了,我就跟我爹说,马高把这一段写得太伤心了,我娘会哭伤身子骨的,爹,你把那些伤心的自然段跳过去,再继续往下读!我爹望了一眼我娘,他正准备翻页跳过去读。我娘却不答应,她说,接着念,马高写的书就跟电视一样好看!我爹就接着往下读,我娘一会哭一会又笑了,我爹也是,他哭着读笑着读。我媳妇兰花听到我、我爹、我娘三个人在堂屋里又哭又笑,趁电视里演广告,她好奇地跑来。倚在门边听了十来分钟,兰花也跟着哭跟着笑起来。只有我儿子马小刀没心没肺,无动于衷,他一会手里握着个弹弓,跑前跑后,一会手里拿着把木头手枪,一路跑一路囔,叭叭叭,叭叭叭,他在打他的机关枪。
我爹把我弟弟马高的第一本书念完,我们一家人一致认为马高写书写得好,人世间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全写在了书里面。连我媳妇兰花也表示了肯定,她说听我爹读我弟弟写的书,她电视剧都不想看了。兰花没扯谎,后来我弟弟再寄书回来,我爹念书她都守在旁边听,听得两只眼睛发愣发直。
一年后,我弟弟马高又寄来第二本书,这本书写的是几个大学生在深圳的爱情故事。书里写了深圳许多著名景点,比如深圳世界之窗、欢乐谷、民俗文化村、大梅沙、小梅沙……我爹念给我们听的时候,念到这些景点,他就变成清早打鸣的公鸡,把声音提高了好几倍。我娘、我、我媳妇兰花听得像喝醉了酒,陶醉了,似乎那一刻我们一家人不在破破烂烂的官当镇,都搭飞机跑到满处是高楼大厦的深圳玩去了,一会在大梅沙小梅沙看海游泳,一会在世界之窗看浓缩了的世界景观。我娘满脸的高兴样。我爹再读下去,我媳妇兰花先哭了,再就是我娘哭。她们女人就是心软。我弟弟马高把几个大学生的爱情写得比韩剧还煽情还感人……
接下来,我弟弟马高又寄来他写的第三本书。我爹拆包装的牛皮纸,他的手已经不哆嗦了,他习惯了。我爹照旧先翻开封面看我弟弟的相片,这一次,我弟弟齐肩的长头发变成了光头。我爹的眉毛跳了一下,嘴角撇了一下,他指着我弟弟的相片喊我,我爹说,马虎,你来看,你弟弟马高留长头发比留光头好看,还是以前的相片照得好!
我弟弟马高的第三本书是写矿工的,写官当镇的张二毛去山西大同挖煤矿,结果那里闹出矿难,张二毛埋在矿井里死掉了。我娘说,我在官当镇活了大半辈子,没听说有个叫张二毛的,更没听说哪个大老远跑去山西大同挖煤矿!我爹说,你懂个屁,马高写的是小说,那是编的故事!我爹讲这句话时,是哽咽着讲的。他给我们一家人念第三本书的时候,他一个人哭得最厉害,哭得那只惟一看得见的右眼睛红红肿肿的……
接二连三,我弟弟马高寄了好些他写的书回来。他在深圳出名了,他在我们官当镇也出名了。我们的镇长专门来了一趟我屋里,镇长用他的两只手握住我爹的两只手,他说,老马,感谢你呀!镇长使劲握着我爹的手,他用眼睛扫了一遍站在我爹旁边的我娘、我、我媳妇兰花,他继续说,老马,感谢你们一家人为我们官当镇培养出了一位青年作家!镇长讲这些话讲得极富有感情色彩,好象我弟弟马高是他的亲生儿子,而我爹我娘是拣了马高将他拉扯长大的“假爹娘”。就那么几句话,镇长把我爹我娘的眼泪说了出来。我爹打了一辈子铁,从来没有跟镇长这么大的人物讲过话,更别提握手了。我爹我娘那是激动啊,我弟弟马高光耀了门楣。
后来我弟弟马高寄回屋的书,书里动不动就把人写死,一本书里要写死好几个甚至好几十个人。我爹后来朗读那些书,我们一家人从来没笑过,笑不出来,我爹、我娘、我、我媳妇兰花一会哭一会心事重重!我们一家人跟书里的主人公一样,全都笼罩在了阴影里。我爹捧着书读前面一部分情节,我就在猜后面一部分内容,猜我笔名叫马克的弟弟又要把哪个人写死了。
我娘说,听了马高那么多书,我还是喜欢马高写的第一本书,书里除了哭声,还有笑声!
我媳妇兰花说,我喜欢马高写的第二本书,写大学生的爱情故事,比韩剧好看多了!
我爹说,我爱看马高写的第三本书,写矿工的,书里不光是写死人,还写了活人的希望,过日子总要给人一个盼头啊!
我爹、我娘、我媳妇兰花发言讨论我弟弟写的那些书时,我没有插一句嘴。我觉得我弟弟马高写的前几本书都写得好,我爹念的时候,我心里一会燃起一堆火,心里暖暖的,一会又猛地出现一根针,不停地戳我的心脏,戳得我心疼。后来我弟弟写的那些书,我爹念的时候,我心里燃烧的火没了、针也没了,只有一把菜刀在那里剁我的肉,我就像是横着摆在砧板上。我对我写书的弟弟马高有意见。我真想把他的心打开,看他想的些什么。我还想装个太阳在他心里,照一照、暖一暖他的心。但我没把心里的话讲出来,我怕我爹我娘不爱听,听了他们不高兴。
马高把他书里的那些人写得太惨了。后来想起来,我娘的身子骨,可能就是听我爹朗诵我弟弟写的那几本书,哭坏的。

四
那天我爹拎了把斧头朝堂屋门口走,我喊他,说,爹,你去干啥你,柴禾在后院!
我爹说,我不劈柴,我去砍树。
我爹弓着他那常年喊痛长了骨刺的腰,挥着斧头砍堂屋门口那棵山杉树。我拦我爹拦不住,我说,树还在长,砍糟蹋了,就砍旁边的水杉树!我爹说,我要给马高打个书柜,要选上好的木材。我爹就把那棵只有碗口粗的山杉树砍倒了。我爹他真是用心良苦,当初他给他自己和我娘准备打寿棺的木材,也没有用这么好的。
我爹请镇上西街的张木匠给我弟弟马高刨了个书柜。
前几天还竖在堂屋门口的那棵在秋风里摇摆的山杉树,几天后就变成了摆在堂屋里方方正正的书柜。我爹还给书柜刷了一层金色的油漆。我爹刷得相当仔细,比当初刷他自己和我娘的棺材还细心。等漆干了,我爹把我弟弟马高写的书全部挪到书柜里面。来我家里窜门的人,一进堂屋门就能看到我弟弟马高写的那些书。我爹他是想在官当镇的乡亲们面前显摆,用镇长的话讲,他培养了一位青年作家。
就在我爹把书柜弄好将书码好的第二天,瘸子张三、瘤子李四、断腿王二麻子一齐来到我屋里,他们三个跟死了爹妈似的愁眉苦脸。他们以前在深圳打工,每年都是春节才回家,而且回家时得意洋洋,一副爆发户的嘴脸。现在他们三个还只到国庆节就回来了。我望着他们三个说,你们现在发了财,不过春节了,改过国庆节了!
瘸子张三、瘤子李四、断腿王二麻子没有听我讲话,他们望着堂屋里摆的金色书柜,看得愣神。我喊了一声瘸子“张三”,又喊了一声瘤子“李四”,再喊了一声断腿“王二麻子”,他们回过神来。我说,你们是来找我的,还是来看书柜的!他们三个人一齐笑了,是在朝我讨好地笑,想巴结我。他们三个一前一后说,马虎,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他们三个人争先恐后开口讲话,那些话传到我耳朵里,就变成了杂音。于是我说,你们一个一个轮流讲,张三你先说,李四第二个说,王二麻子最后说。我的话一落音,他们三个已经排好了队。
张三眉头紧蹙,犹豫了好半天,他说,马虎,我是想托你找你弟弟马高帮忙!我一听是找马高的,心里不是滋味,开始我还以为瘸子张三想找我帮他打一副铁拐。转念我又想,瘸子张三来找我弟弟马高帮忙,这也是我们老马家的骄傲。于是我说,张三,你有什么事情你说?他走到堂屋那金色书柜面前,停在那里,他从裤兜掏出一张材料纸,展开了。他朝我望了一眼,说,马虎,这是我给你弟弟马高写的信,我先跟他说,再跟你说!
张三瘸着一条腿站在金色书柜面前,就像站在了我弟弟马高面前,他说,马作家,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我在深圳的时候,经常在报纸、电视里看到你,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你只要认你哥马虎就行了,我是你哥马虎的朋友,你哥打铁打得真是好……

(未完待续)

#日志日期:2007-6-3 星期日(Sunday) 晴

评论人:古井1986 评论日期:2007-6-4 12:27
莫不是受了东西的启发……语言都有点东西的夸张感……哈

评论人:乔洪涛1980 评论日期:2007-6-4 19:44
好状态,气运很畅快!写吧,文坛是毕兄的,哈哈。

评论人:深圳毕亮 评论日期:2007-6-4 20:52
古井弟弟,不光是东西的,是很多人的。东西的短篇《你不知道她有多美》太妙了,他将小说的背景放在了唐山大地震那会儿,然后发生的一切相当震撼……
洪涛兄,从来没有觉得写小说写得这么舒服过,哈哈。这个短篇是我目前最好的小说。


评论人:星星艾 评论日期:2007-6-5 11:21
非常喜欢!
兄弟要全部贴出来才是呀!

评论人:古井1986 评论日期:2007-6-5 15:47
调口味捏…看了一半没有了……我觉得还有点涂满油漆的村庄的意思在里头,就是后面对着马高念信的那点……看了好些东西的小说,你不知道她有多美好像没看,不过我有一套东西的文集,深圳报业出版的,瓦,真漂亮瓦,可惜还没来得及看……

评论人:深圳毕亮 评论日期:2007-6-5 20:55
星星艾,你真的喜欢啊,多谢你的鼓励哈:)
古井弟弟,你说的很对,呵呵!东西的《你不知道她有多美》我是在《2004年最具阅读价值短篇小说》的集子里读的。里面还有李约热的《李壮回家》,还有金仁顺的《爱情诗》。周末重读《爱情诗》,收获很大,对话叙述留白的部分太妙了。那些短篇各有各的好……

评论人:深圳毕亮 评论日期:2007-6-5 20:56
忘了说了,星星艾兄弟,你终于冒出来了,哈哈

评论人:曲梵 评论日期:2007-6-23 9:13
好,语言纯熟

评论人:苏乏 评论日期:2007-8-1 12:54
不一样了,而非来看你

评论人:yulinlinlin 评论日期:2007-8-16 22:09
学习了,真是大作家的气派哈

评论人:yulinlinlin 评论日期:2007-8-16 22:09
学习了,真是大作家的气派哈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私生活
引用地址:
 
[关 闭] [返回顶部]
本站域名:http://biliang.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