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
私生活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E-mail:biliangmail@163.com
博客信息
博主:深圳毕亮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95379 次
  • 今日访问:29次
  • 日志: 123篇
  • 评论: 995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上一篇 下一篇>>
短篇:男人的歌
作者:深圳毕亮 提交日期:2007-3-25 17:38:00 正常 | 分类:小说 | 访问量:1222

 男人的歌
           文/ 毕亮

     一
  
  这一天回家途中,落起了雾麻雨。李响坐在公交车倒数第三排临窗的座位,目睹了深圳体育馆附近发生的车祸。一辆奔驰跟一辆宝马拱在了一起,宝马车上的年轻女人脑壳一歪,当场丧命。
  就在这个时候,李响接到老朋友马鸣打来的电话。
  电话的另一边,马鸣讲话支支吾吾,似乎要对他讲什么重要的事情,又犹豫着不讲出口,把话哽在了喉咙里。马鸣的话只讲完半截,就把电话挂了。当时李响将注意力全部挪到眼前的车祸上,没有留意到马鸣情绪不对。
  公交车驶近世界之窗站时,李响猛地想起马鸣今天过生日。
  早先一些年,李响和马鸣、王朗、陆军每年过生日,四个人都会聚在一起喝酒聊天。现在不了,尽管深圳这座城市不大,但平时大伙忙,加上他们四个人先后结了婚,难得抽空凑到一块。轮到过生日时,只是相互打个电话或者写个短信送上祝福。
  李响掏出左边裤兜里的手机,拼了六个字:马鸣,生日快乐!
  发过去后,他很快收到马鸣回的信息,两个字:谢谢!
  第二天上午李响才知道,马鸣打电话不是跟他讲当天过生日的事,本来他是想告诉李响,他的工作丢了,他被公司炒了鱿鱼。
  那时侯马鸣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倾诉一下他的苦处。他先后拨了三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是打给李响的,他察觉到李响讲话心不在焉,就没把话讲完讲他丢工作的事;接着他拨了第二个电话,拨给王朗的,王朗讲他在开会,不方便接听电话;他挂掉电话,又给陆军打电话,陆军那边也忙,讲他正在五洲宾馆竟标一个地产项目,说晚一点再跟他联系。
  马鸣一下没找到说话的人,犹豫老半天,想跟老婆柳眉讲,又不好意思开口。他觉得跟老婆讲这件事,面子没地方搁。
  丢了工作的马鸣无所事事,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雾麻雨飘落在他头上脸上,他头顶的发丝蒙上了一层白雾。他一路走一路昂起头看楼宇上的广告牌,四处是丰胸整形的巨幅招贴画。以前他从不注意这些,只是跟身边的行人一样,加紧脚步朝前赶路,行色匆匆去上班或者忙这样那样的事情。
  就在这个跟往日一样平常的日子里,像野马一样奔跑的马鸣慢了下来,他跟蜗牛一般走在路上,突然发现这个生活了十年的城市,变得面目全非,已经不是十年前的模样。
  马鸣像打量陌生人,第一次认真地留意身边的建筑、树木、花草、行人……,走到荔枝公园人迹罕见的地段,他的鼻子陡然一阵发酸,眼睛模糊了,流出眼泪水。他仰望天空,捧起双手捂住了眼睛和落寞的脸。
  坐在荔枝公园的风雨亭里,马鸣翘着二郎腿发呆,想一些久远的旧事。他脑壳里一片空白,一会又出现乱七八糟的画面,比如故乡一望无际的绿色麦田、金灿灿的油菜地。几秒钟后,他脑子里闪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每天忙这忙那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的脑壳想破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找到答案。
  屁股、腿脚坐麻了,马鸣又站起身,在亭子里来回走动,扭脖子扭腿。
  天擦黑,城市的街灯亮起来,马鸣立起身走回家。他没有赶早回屋还有一个原因,他不想让老婆柳眉知道,他丢了工作。

     二

  走在回屋的路上,马鸣接到柳眉的电话。那边问他夜里加不加班,回不回家吃夜饭。他说,就到屋了,马上。
  老婆柳眉的那些话让马鸣感到一阵连绵的温暖。
  每年过生日,柳眉都会给他预订生日蛋糕,做一顿丰盛的晚餐。老婆今天还没跟他讲生日快乐,马鸣估计老婆是想给他一个天大的惊喜。他回忆起过往生日的种种细节,那些画面像电影一样,在他脑壳里播放。他的心软了,有些想哭。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柳眉是个真真的好老婆!
  到屋时,念小学二年级的女儿陶陶趴在餐桌上吃饭,柳眉坐在那里,母女两人说着什么话,有说有笑。柳眉还扬起左手,捋了一把女儿鬓角的头发丝,顺搭在耳际上。
  马鸣扫了一眼饭桌,上面没有他预想的生日蛋糕。他有些失落。他听不清她们母女谈话的内容,等他走拢到饭桌前,老婆和女儿的谈话戛然而止。她们的笑容像傍晚时分迎面吹过的晚风,瞬间消失了。马鸣心里挂着一个问号,他发现老婆和女儿今晚不对劲,像有事情瞒着他。
  柳眉盛了两碗饭,将一双筷子和一碗饭摆在一边,朝马鸣囔,赶紧啊你,饭菜都凉了!
  马鸣坐在女儿陶陶旁边,闷头闷脑吃饭。他时不时抬起头,偷看老婆柳眉几眼,他以为老婆会突然喊他,跟他讲生日快乐。隔一会,他又朝女儿看,女儿只是朝他笑,不讲话。直到吃完夜饭,老婆和女儿都没有提他过生日的事情。中间他准备自己讲出来,忍了好久,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他把嚼碎的米饭和跑到喉咙里的话一起咽了下去,咽到肚子里。
  夜饭后的一段时间,一分一秒变得无比漫长。
  女儿在书房写作业,老婆在收拾屋子。马鸣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干什么好,他一会站起来,一会又坐下去。他们一家三口人,各忙各的事情,像三个不相干的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  柳眉收拾好屋子,马鸣没话找话,微笑着脸问柳眉,他说,老婆,今天几号?
  柳眉说,十五号,你看挂历。
  马鸣说,是几月?
  柳眉说,十月。柳眉满脸疑惑,她说,马鸣,你今天怎么了你,啊?
  马鸣的脸色由晴转阴,变得不好看,他本来打算提示一下柳眉,今天是他生日,结果柳眉脑壳里一点谱都没有,把他的生日忘得一干二净。马鸣提高音量,没好气地说,没什么,就随便问问!
躺在床上,马鸣悲从心来,他想不明白,老婆柳眉怎么突然就把他生日给忘记了。
  时至凌晨,柳眉已经入睡。马鸣辗转在床上,睡不着。回忆起前一年过生日,他的眼睛亮了,整个房间亮了。马鸣眼前闪出一个燃着蜡烛的生日蛋糕,他自言自语说,你们都忘记了我生日,我自己一个人过!
  那个点着蜡烛的生日蛋糕是马鸣想象出来的。
  烛光照亮了整个房间,总共七根蜡烛,三根红色的,四根兰色的。一根红色代表十岁,一根兰色代表一岁。也就是说,马鸣今年满三十四岁了。
  默默地许下心愿,马鸣深吸一口气后,将蜡烛吹熄。卧房一片黢黑,他正准备切蛋糕,分给女儿陶陶和老婆柳眉吃,眼前的蛋糕随着烛光消失。马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睛环顾四周,房里全是黑色的影子。
  伴随闹钟滴答滴答的响声,马鸣睁得牛大的眼睛,在接近一个小时后闭上了。
  翌日,跟往常工作的时候一样,马鸣早早爬起床,吃过早餐出门,一副上班的派头。走了一截路,马鸣止住脚步,站在两棵大榕树之间,回头东张西望,确定老婆柳眉看不见自己,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  马鸣不晓得自己要去哪里。他搭车到深圳书城,在书城二楼逛了几圈,寻了两本管理方面的专业书籍。他发现自己潜意识里是想充电,抓紧找新工作。从书城出来,马鸣掏出手机,拨通了李响的电话。

     三

  李响在几家广告公司做兼职,负责撰写文案,不需要准点上班。
  接到马鸣电话,当时李响正搂着老婆在床上行房事,做得正起劲。老婆在他身下大呼小叫,喊他不要停。接完电话,李响就痿了。他的老婆对马鸣的造访意见很大。当然,她是等李响挂掉电话之后,当着老公李响的面讲的。马鸣听不到那些难听的话。
  十几分钟后,门铃响了三遍,马鸣出现在李响家门口。他沉默了好久,盯着面前的李响看。李响穿着睡衣,不笑不哭毫无表情,一脸冷色,像门口站的不是他老朋友,而是个从天而降的陌生人。李响老婆还在卧房里躺着,没打算起床接待马鸣。
  马鸣二话不说,走进客厅,将拎在手里的塑料袋随手扔在沙发上。马鸣还是不讲话,他见李响没有换衣服的意思,有些生气。从李响的态度看,马鸣猜测出李响不欢迎他,似乎不打算让他久呆久坐。
  尽管如此,犹豫了老半天的马鸣还是把他丢工作的事情告诉了李响。李响的态度比先前好了一些,替马鸣端茶倒水。接着马鸣开始喋喋不休,讲他公司里的人和事,讲公司里的权利争斗与勾心斗角。
  李响的老婆在卧房里没出来,这多少让马鸣有些不高兴。不出来跟他客套也就算了,在马鸣跟李响扯淡的时候,李响老婆隔三差五打岔,喊李响帮她拿这个拿那个。马鸣不蠢,他看出来了,李响老婆摆明是在赶他走,他的脸变得漆黑,像抹了一层墨汁。
  看着马鸣脸色不对,李响说,马鸣,我们出去喝几杯,边喝边聊!
  李响转身回卧房换衣服,卧房门虚掩着。等了老半天,马鸣没见李响出来,他说去换衣服,比洗澡的时间还长。他听到李响夫妻俩窃窃私语,讲话声气小,他隐约听到个别字词,但不晓得他们具体在谈什么。
  突然,李响夫妻俩的声音变大了,像天空打了个炸雷。他们是在争吵,男声和女声拧在了一起。马鸣听到李响的老婆骂了一句粗话,狗日的只要你现在出去你,以后你就不要回来了!接下来,马鸣听到一个清亮的响声,是拍巴掌的声音。马鸣不晓得是李响甩手给他老婆一个耳巴,还是李响老婆给了他一个耳巴。
  卧房虚掩的门哐当一声,猛地关牢了。马鸣听到里屋电闪雷鸣,骂声一片。他拣起身边装书的塑料袋,急急忙忙走出李响家。临出门前,他大喊了一声,李响,我有事,先走了!
  刚出小区门,马鸣听到李响在背后喊他。他停在门口水泥条凳旁边,李响朝他招手,一路紧跑。拢近后,马鸣看见李响脸上尽是爪痕,个别地方还有淤血。李响成了个苦瓜脸,他喘着粗气跟马鸣讲,不好意思,今天在你面前丢人现眼了,改天再陪你喝酒!
  马鸣没有再说什么,事情是因他而起的,他说,李响,你先回去,跟老婆搞好关系,改天我们再喝酒!他们俩人坐在水泥凳上扯了一会白话,然后分头走了。李响回了家,他是急匆匆跑回去的。马鸣是慢悠悠走的,跟蚂蚁爬一样。
  一路走马鸣一路想着事情,他打算先跟王朗通个电话,然后再去找王朗。

     四

  马鸣跟王朗约好一齐吃中午饭,就着王朗那边,地点定在他公司附近。
  离中午十二点下班还有一刻钟,马鸣提前赶到王朗公司,由于走得太匆忙,他流了一身汗。王朗招呼他坐到公司的接待室休息,然后指着左腕子上的手表,说,马鸣,等我一会!话还没落音,马鸣听到有人喊王朗,不是喊他的名字,是喊的王经理王经理。王朗应了一声,张嘴想跟马鸣讲一句什么话。可能是觉得多余,最后又闭嘴没讲,他掉转身走回办公室。
  揩干额头的汗,马鸣伸手拿旁边的报夹,手够不到,于是他站起身,随手拿了一份当天的《深圳晚报》,又回到原来的座位。浏览完两篇新闻,马鸣抬头看门外,公司门口有人出入,三个五个走成一群。到了午饭时间,王朗还在办公室。马鸣又翻了一会报纸,只看新闻大标题,潦草的翻完报纸,王朗还是没来找他。
  马鸣走到王朗办公室,单独一间,三个人围着王朗,两男一女。王朗跟他们讲话,手舞足蹈。然后马鸣就看见那三个人不停点头,小鸡啄米似的。马鸣伸着脑壳朝里望,王朗看见了他,板着的脸露出微笑,他说,马上就好,再等几分钟。
  转身走到接待室,马鸣又寻出一份《深圳特区报》,才翻一小半,就听到王朗在门外囔,喊他,马鸣,我们走!
  拢到一家川菜馆,王朗和马鸣一前一后走了进去。之前都是王朗在讲话,边讲边骂娘,太他妈忙了,太忙了,他妈的!马鸣跟在王朗屁股后头,听他骂娘骂了一路,唾沫星子四溅。
  点好菜,马鸣搓揉着双手,刚准备开口讲他的事情,王朗手机响了,铃声唱的是《两只蝴蝶》。王朗这个电话接了将近五分钟,插科打诨。等挂掉电话,已经上了菜。马鸣端起啤酒杯,喊王朗说,好久没聚了,我们干了一杯!
  马鸣把啤酒杯喝了个底朝天,就开始讲他丢工作的事,刚讲不到几句,王朗手机又响了。王朗瞄了一眼号码,没有接电话,他把手机调到无声,朝马鸣使了个眼色,示意马鸣继续讲他的事情。马鸣打开话匣子,跟在李响屋里一样,喋喋不休讲公司里的人事斗争。讲到中间,王朗拾起酒杯,回敬了他一杯。
  王朗的手机不停地振动,他盯着手机,神色显得不耐烦。他站起身,走了四五米远,走到酒楼大厅拐角,左右环顾一圈后,接通电话。王朗讲话细声细气。马鸣只看见他嘴巴一张一合,听不见声音。讲着讲着,王朗声音突然就提高了,他的脸涨得通红,然后他又立即将声音压了下去。马鸣听到王朗讲了一句“你不听话,小心老子翻脸”,后面的话马鸣听不到。又恢复到前面的情形,马鸣目睹王朗肥厚的嘴唇在抖动。马鸣自己端起酒杯,扬起脖子一饮而尽,又给空酒杯斟满啤酒。
  马鸣搞不清楚王朗在跟哪个讲电话,他猜了好些个对象,比如公司下属、客户之类的,都被他自己一一否决,推翻了。最后马鸣分析听到的那句话,上半句是“你不听话”,这句话里有亲昵的成分,应该是王朗对他儿子讲的,但后半句是“小心老子翻脸”,王朗不可能跟他儿子讲这样的话。马鸣得出答案,王朗正在跟他的情人打电话,他们可能为什么事情发生争执,有了争吵。当然,这个答案也只是马鸣的猜测。
  王朗朝饭桌走拢来,余怒未消。马鸣捏着筷子夹了一只凤爪,边嚼边狡黠地问王朗,哪个的电话?其实问之前,马鸣就猜到王朗会怎么回答,可能会讲是客户打来的。跟料想的不同的是,王朗没有直接回答,他遮遮掩掩,之后讲了一句驴头不对马嘴的话,咱俩再干一杯。接下来王朗又像是想起马鸣问的问题,补充说,一个客户,他妈的!马鸣望了王朗一眼,莫名其妙笑起来,先是无声的笑,后是捂着肚子笑,他的眼泪都笑出来了,笑弯了腰,把肚子笑痛了。马鸣没想到王朗的回答,跟他想的如出一辙。
  马鸣大笑不止,笑声令王朗发虚,他说,马鸣,你他妈笑什么,你疯了!
  再次举起酒杯,王朗干完后,先埋了单,他对马鸣说,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一步!临走前王朗靠近马鸣身边,扬起左手拍了三记马鸣的肩膀,然后掉头急匆匆的走了。
  马鸣望着王朗的背影,骂了一声粗话,狗日的,王朗你个狗日的!

     五

  从川菜馆出来,天阴了。
  马鸣望着天空,再也想不出要去哪里。他看见好几个路人,走在一起交头接耳,然后抬头朝他笑,神神秘秘的。马鸣想自己又不是一本书一块黑板,怎么那些人都朝他看。
  等路人跟他擦肩而过后,马鸣上下左右打量自己,发现下面长裤大门没关,裤子拉链开了。他的脸倏地涨红了,像抹过一层红漆的,赶紧伸手将裤门关牢。
  走到荔枝公园里面,刚走进门,马鸣发现左手变轻了,他意识到那两本书忘记拿,丢在了川菜馆。他打转身,抄近路往另一个出口走。经过一座拱桥,陆军打来电话找他,问他前一天有什么事,马鸣简单讲了丢工作的事情。陆军在电话那边讲要请他吃夜饭,马鸣没有立即说好,他问陆军在哪里。陆军说,还在五洲宾馆,竟标地产项目。
  两个人将夜里吃饭的地点定在“西湖春天”,吃杭州菜。
  马鸣继续朝前走。不远处的两个人骇了马鸣一跳,他猛地闪身躲在一棵榕树背后。定眼仔细一瞧,马鸣知道自己没看错,眼睛没看花,前面的人确实是陆军,他跟一个女人在一起,但那女人不是他老婆,是另外一个女人,比他老婆要年轻许多。
  陆军和那女人手挽手,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漫步,活像一对情侣。他们迎面朝马鸣的方向走过来。陆军不知道讲了一句什么话,像翻书一样,眨眼之间,那女人就翻了脸。她耍开陆军的手,将充填满怒气的脸侧向另一边。陆军不理那女人,眼睛盯着远处的竹林、假山。那女人朝前走了几步,陆军不追她。女人停止脚步,眼泪就流出来了。陆军的眼神又回到流泪的女人身上,他朝女人拢过去,嬉皮笑脸讲了几句话。两人拉扯片刻后,女人挥起捏成拳头的双手,不停地擂陆军的胸门口。女人破涕为笑。他们两个人抱成一团,箍得紧紧的。
  马鸣惊骇出一身汗,他掉头往另一个方向,加紧脚步走了。走不多远,他踮起脚,小跑起来,跑出荔枝公园。
  在川菜馆里,马鸣询问前台,找到了他丢失的两本书。
  夜里在“西湖春天”吃饭,马鸣见到陆军,他没有讲下午在荔枝公园看到的一幕,也没有讲陆军对他扯谎的事。他只顾着吃饭,公司里的事情他也懒得讲给陆军听。
  酒足饭饱后,他嘴里蹦出一句,陆军,下午竟标的事怎么样,把握有几成?
  陆军愣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隔了几秒,他支吾着说,吃饭时间,不谈工作的事!

     六

  每天夜里,差不多是七点钟,柳眉会打电话问老公马鸣,加不加班,回不回家吃夜饭。跟陆军一起在饭馆吃饭时,马鸣接到柳眉的电话,他告诉柳眉,正在吃夜饭,吃完了回家。
  回到家时,还不到九点。
  白天逛了一天的马鸣已是疲惫不堪,他掏出钥匙启开房门,客厅里的灯是熄的,整个客厅黑咕隆咚。他刚准备揿电灯开关,女儿喊了一声“爸爸,生日快乐”,接着老婆柳眉出现在厨房门口,将点燃蜡烛的生日蛋糕递给女儿,她说,马鸣,昨天把你生日给忘了,今天补过!
  随后,厨房里的灯熄了,整个屋子全是温暖的烛光。女儿陶陶唱着生日祝福的歌,稚嫩的声音触动了马鸣柔软的心,他的眼睛潮了。
  一家三口围在生日蛋糕前,老婆和女儿喊马鸣许愿。
  马鸣弓起腰,在心里默默许愿,跟前一天许下的心愿一样,他想尽快找到一份好工作,家里开销大,按揭的房子要缴月供、缴管理费,女儿学钢琴学画画的费用,湖南老家的父母每个月要寄生活费……杂七杂八的开销需要一大堆钞票。
  深吸一口气,马鸣眼前出现了李响跟老婆闷在卧房吵架的画面、王朗背着他细声细气打电话的画面、陆军在荔枝公园跟另一个女人谈情说爱的画面。马鸣觉得自己是一个幸福的人,有一个爱他的老婆、女儿。他想起前一天思考了大半天的问题,每天忙这忙那到底是为了什么。此时,他心里有了答案,并且更加坚定自己每天为什么而忙。他吹灭了摆在面前的蜡烛,那一瞬间,他眼前闪出一团亮光。他在亮光里目睹了一幅画,画面是大清早东升的太阳。
  马鸣深情地望着女儿,又把目光挪向老婆,他说,今天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扯这个谎的时候,马鸣把眼眶里的泪水也扯出来了。

#日志日期:2007-3-25 星期日(Sunday) 晴

评论人:古井1986 评论日期:2007-3-25 18:25
慢慢看……

评论人:星星艾 评论日期:2007-3-26 22:33
感动!
毕亮的文字里有着一种难得的悲悯与真情……

评论人:张碧云云 评论日期:2007-3-27 10:15
谁的生活都不容易啊!

评论人:深圳毕亮 评论日期:2007-3-27 11:52
感谢弟弟、星星兄、老碧,做男人真累啊,女人也是,哈哈
酿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摘自罗隐的诗歌《蜜蜂》)


评论人:方晓1 评论日期:2007-3-28 13:22
好好写!

谢谢兄弟!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私生活
引用地址:
 
[关 闭] [返回顶部]
本站域名:http://biliang.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