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
私生活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E-mail:biliangmail@163.com
博客信息
博主:深圳毕亮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95842 次
  • 今日访问:37次
  • 日志: 123篇
  • 评论: 995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上一篇 下一篇>>
短篇:重返鹏城的马高
作者:深圳毕亮 提交日期:2007-1-16 18:57:00 烦 | 分类:小说 | 访问量:955

重返鹏城的马高
文/ 毕亮
献给所有灵魂高贵的女人和男人!
 ——题记
一
瓦蓝天空下的乌兰察布草原跟大海一样广阔,放眼望去,四处是骏马牦牛绵羊。乐队一行人盘腿坐在草地上,马高举起右手,指着西藏的方向说,我还是喜欢过流浪的生活!
我不晓得马高是否真心喜欢流浪,反正他在一个城市总是呆不长久。最近两三年,我跟随“苦日子乐队”辗转长沙、上海、武汉、兰州、西安好几座城市,日子过得颠沛流离,今天过完,不晓得明天将会是什么样子。
说实话,我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每回脸上表现出不悦,马高总是劝我说,刘顿,我们是在寻找艺术的真谛,那些红起来的歌手唱的什么歌,说白了,垃圾!讲完之后,马高会伸手拍两下我的肩膀,有时候伸的是左手,有时候伸的是右手,他声音高亢地说,我们要像男人一样活着!他生怕我听不到,故意将声音提高了好几倍。马高是乐队的主唱兼吉它手,他这么讲,我只能点脑壳应许。内心里,我开始动摇了,我已经过了抛开一切彻底追求艺术的年纪。
半年前到鹏城以后,马高才晓得来错地方。鹏城的酒吧根本容不下我们这样的重金属摇滚乐队,那些酒吧老板需要的是抒情歌手,那样的音乐才能安抚受伤的灵魂。马高出去接洽业务,也就是联系夜里跑场的活,四五个酒吧老板说,你们这不是音乐,你们这是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马高对那些老板的话表现出鄙夷,态度不屑一顾,他说,一群粗人,根本不懂音乐,不懂摇滚!马高提出北上,去北京,乐队其余几个人都不想再坚持,包括我,于是“苦日子乐队”散了伙。
马高只身去了北京,离开鹏城的那个夜晚,凄风冷雨。马高上火车的前一刻,依然跟我说,我们要像男人一样活着!他目光坚毅、语气坚定,不容人置疑。
马高似乎看到了前途的亮光。

二
现在我习惯了过鹏城的夜生活。
我喜欢坐在舞台右角边架子鼓前,有节奏地舞动双臂,一边擂鼓一边听台下男男女女撕心裂肺地尖叫。他们在嚎叫什么?他们不满意当前的生活?或者他们想得到更多?我总是做出这样那样的猜测。酒吧的氛围就是如此,幽暗、暧昧,张扬着欲望。
目前,我是“忘不了乐队”的一名鼓手。我们乐队是鹏城本色酒吧的驻场乐队。酒吧老板出得起价钱,乐队收入稳定,不用四处赶场。我们只需按老板的要求,翻唱一些流行歌曲或者民谣、伪摇滚,博取台下观众的欢心即可。
五月六日是我生日,那是我在鹏城过的第一个生日。
以前,我的生日多半是跟马高一起过的,我俩搭档多年。夜里,我的新伙伴、乐队主唱杜唯翻唱藏天朔的歌曲《朋友》时,台下听众异常热情,他们举起双手,舞动着手里的荧光棒,随着音乐的起伏高声叫唤:
朋友啊朋友
你可曾想起了我
如果你正享受幸福
请你忘记我
朋友啊朋友
你可曾记起了我
如果你正承受不幸
请你告诉我
……
我摇晃着青光的脑壳,随着电吉它、键盘的节奏擂鼓。眼泪水滴在手上,昏暗的灯光下,没人看见我的泪水。台下的听众全情投入,追忆着自己昔日的伙伴、朋友。我回忆起从前混乱不堪的生活,想起马高,长发齐肩的他站在舞台上,油黑顺溜的头发放着光,他微昂着脑壳、斜着眼睛,以嚎叫的方式表演着他原创的歌曲。这就是马高的风格。他为什么昂起脑壳、斜着眼睛呢?马高说,那是在藐视世俗的生活!
马高就是那样一个人,与普通过日子的男人格格不入。
起初,“苦日子乐队”在鹏城接到过活,但酒吧老板要求我们改变风格,做一支抒情乐队。马高满口答应,我们都以为他想通了,为了生活作一点小小的改变并不可耻。结果临场表演时,马高依然坚持表演他的重金属摇滚,他的原创歌曲。音乐响起后,台下听众发出一阵嘘声。我们这才晓得,马高不过是虚晃一枪。
大家都想到了后果,酒吧老板相当生气,他朝马高投了个长矛似的眼神,然后跟马高说,你要考虑市场,你要考虑客人的感受……老板一连讲了七八个“你要”。马高等老板讲完,昂起脑壳说,我不能跟那些下三烂的乐队一样,不能随波逐流,不能向流行歌曲低头……马高也接连讲了十来个“不能”,对酒吧老板的话进行反驳。
马高十二分的激动,他梗着脖子,嘴里吐出粗气。歇了几口气后,马高缓和语气跟站在对面的老板说,听众的口味是需要时间培养的!酒吧老板眼睛放大了十倍,成了鼓胀的牛眼睛,他说,我是在挣钱,不是陪你们一帮傻逼搞艺术!马高晓得自己是在对牛弹琴,跟屠户谈诗歌,他甩手抓起身下的烟灰缸,扣在了酒吧老板脑门上。马高恶狠狠地扫了老板一眼,转身走了,将身后的门撞得比放鞭炮还要响亮。
马高的名声臭了,鹏城的酒吧,没有一家愿意让“苦日子乐队”表演,他们都害怕马高临场表演前变卦,坚持搞他不为大众接受的音乐。乐队接不到活,我们没有响应马高的号召,去北京。想起马高离开鹏城的那个夜晚,天上落暴雨,他走得落寞凄凉。

三
其实马高完全可以选择过另外一种生活,如果他愿意的话。
初到鹏城,马高走狗屎运,有个叫苏琪的女孩看上了他。苏琪不是一般的女孩,她的父亲身家过亿,是鹏城某个知名民营集团公司的董事长。也就是说,马高碰到的不是狗屎,也不是金矿,金矿还需要他去开采。马高碰到的苏琪是一座金山,现成的摆在马高面前。
马高并没有想要拣这座金山的意思,跟苏琪上床后,他第二天清早便走人了。苏琪想跟马高结婚,死皮赖脸、低声下气地求他。
苏琪说,这么多年,我才遇到一个真正的男人!
马高是不是真正的男人,我不知道,反正在苏琪眼里,他是真正的男人。苏琪见马高态度不明朗,她甚至直截了当告诉马高,他们俩结婚以后,她的父亲可以投资成立一家唱片公司,到时候包装“苦日子乐队”出唱片。
对一支地下乐队来讲,这是多么好的事情,这是天上掉馅饼!马高并没有因此高兴起来。我实在搞不懂为什么,换成别人,没有人会绕过金山不要,走其他的路。退一万步,苏琪并不是缺胳膊少腿,长得也不难看,放在人堆里,她也算是那种鹤立鸡群的女孩。
我跟马高说,结婚吧,结婚以后,苦日子乐队就是真正的苦尽甘来了!
马高不答应,他说,苏琪不是处女!
我说,是不是处女有什么关系,她是一座金山,你就跟金山结婚好了!
马高还是不愿意,他说,我讨厌她那有几个臭钱盛气凌人的架势!
我一时语塞,不晓得讲什么话应对。后来乐队的几个伙伴轮流给马高做思想工作,嘴巴皮磨出茧子,马高仍然不同意。我不晓得马高是不是以“处女”当借口,他曾经跟我提过另一个女孩舒童。马高说他喜欢舒童,但舒童已经成了别人的老婆。马高说,他要等舒童离婚,一辈子他都愿意等!
每一年,马高会写两封信,用手写的。马高写的信不是寄给家里,是寄给舒童的。一封信在情人节以前寄出,一封信在舒童生日前寄出。信寄出去以后,马高从来没有收到过回信。但他每年都坚持写信,坚持寄信。据马高讲,舒童在北京生活。
马高去北京后,不晓得他有没有跟自己的心上人舒童联系。

#日志日期:2007-1-16 星期二(Tuesday) 晴

评论人:深圳毕亮 评论日期:2007-1-16 18:59
四
最近半年,我隔一个月或者两个月,便收到马高的信,他亲笔写的信。过去只有舒童享受过这样的待遇,收到信后,我有些受宠若惊。
马高的信写了两三页信纸,谈到他理想的生活,还介绍了北京地下摇滚乐队良好的氛围。马高是这样讲的,他说,我终于找到了组织!
我已经对摇滚乐追求的精神失去兴趣,马高讲他满意自己当前的生活状态,唯独这一点令我高兴。我希望自己的朋友,过去一起追求纯真艺术的伙伴马高的生活好起来。
马高还给我寄过好几张他跟一些知名摇滚乐队拍的合影照片,我清晰地记得,过去马高对那些乐队是不屑一顾的,他说他们已经市场化,失去了成名以前的锐气。
国庆节前夕,我收到马高最后一封信,看完信后,我心里的高兴陡然增长了好几倍。马高跟我讲,北京有一家音像唱片公司的老板听了他一首单曲,打算为他出唱片。马高要出唱片了,这就好像是我自己要出唱片了一样,我的心加速跳起来。我衷心的为马高祝福,并在心里说,马高终于熬出来了!
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收到马高的信,我猜想着他是不是太忙,天天进录音棚,或者忙着开演唱会。想起马高时,我会从抽屉里取出他寄给我的四封信,一封信一封信默读。
有一次,我注意到信封上的邮戳,每封信投出的地址都不一样。我就想马高在北京,会不会是经常搬家。也许马高是在哄我,他并不是跟信里讲的那样,日子过得理想。我没有多想,担心是自己过虑了。
大约半年后的一个中午,我坐在阳台休息,突然手机响个不停,来电显示是北京的区号。按下接听键,我听到电话那边传来马高的声音,刚开始他跟我客气地问寒问暖,接着语气变得吞吞吐吐。我猜想马高肯定有什么事,有难以启齿的事。他沉默后,我开口了,问他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马高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犹豫半天后才告诉我,他想找我借两万块钱,他的父亲病重住院,做手术需要钱。站在阳台上,我想象着远在北京,站在公用电话厅里的马高,他的模样肯定相当难堪。清高多年的马高是不愿意求人的,他跟我开这个口,肯定是有了天大的难处,没办法解决。
一下拿不出两万块钱,我答应借五千块给马高。马高一边给我报银行的账号,一边讲了无数声感谢的话。尔后,我不晓得讲什么话好,两人沉默了老半天。很久以后想起这次跟马高通电话的细节,我始终记不起来,挂掉电话之前讲过的那句话。也许我是问马高,见到他的心上人舒童没有!
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接到马高的电话,也没有收到他的信件。汇款给马高时,我就没指望他还这五千块钱。他在北京并没有过上好日子,比起从前,甚至更惨淡。我惊讶的是,马高居然音信全无了。

五
鹏城进入雨季后,阴雨连绵。
傍晚,我跟“忘不了乐队”的几位搭档到福临门酒楼吃夜饭。去得有些晚,如果不是落雨,平时酒楼大厅都会高朋满座。落雨影响酒楼生意,大厅的人不多。等上菜的间隙,我突然听到不远处酒桌上传来熟悉的声音,循着声音望过去,我目睹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马高。
啊,马高回鹏城了!我不禁喊出声音。
那桌人好像是唱片公司的,我认得其中一位老板。再次仔细望了一眼那人,我又觉得他不是马高,虽然他披着齐肩的长发,但头发显得凌乱,甚至有些邋遢。以前马高最爱收拾的就是他的头发,其他什么马高都可以不管不顾,但他会把头发打理得顺滑而有质感。这时,我又看到了苏琪,如果他右边坐的不是苏琪,我绝对不会当他是马高。
马高左右逢源似的跟身边的每一个人敬酒,他仰一下脑壳,吞一杯酒。我远远地望着马高喝酒的动作。那人是马高吗?我无数次地问自己。以前的马高是不屑跟这些老板打交道的,更别提喝酒。我正准备站起身,过去跟老朋友老伙伴马高打招呼,他来了鹏城居然不通知我,我隐约有些不快,怪他不拿我当朋友。
接下来,那边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好像是作东的老板喝多酒,敬酒时甩手给了马高一个耳光,嘴里还骂了一句粗话,去你他妈的艺术!那位老板的声音比春雷还响。
酒楼大厅瞬息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马高身上。面对莫名其妙的袭击,马高开始有些张惶失措,接着他矮下脑壳,我又看见了那久违的眼神,那种对世俗生活不屑一顾的眼神。
我以为马高会提起啤酒瓶,砸向侮辱了他的那位肥头大耳的老板。过去马高经常这么做,啤酒瓶落到对方头上时,他的眼里会闪烁着桀骜不逊的光芒。
马高抬起脑壳,决绝的眼神消失了,他没有抓起摆在面前的啤酒瓶。望着扬手抽他耳巴的老板,马高眼神柔和,他陪着笑脸,嘴唇一张一合。我听不到马高讲的什么话。我听到那边一桌人发出哄堂的笑声。
苏琪站起身,满脸怒气,她站在那里囔,马高,你不是一个男人!讲完苏琪离开酒桌。随后马高也离开了酒桌,跟在苏琪屁股后头。苏琪跑出酒楼大门,朝停车场方向飞奔而去。马高喝多酒,走路东倒西歪,跟不上苏琪的步伐。
我目睹了后面发生的一切。
苏琪驾着她的宝马跑车,马高跟着车尾跑,跌了一跤,豆大的雨滴打在马高脸上身上。苏琪的跑车渐行渐远,马高爬起来,浑身湿透的他站在大雨中发愣。我突然听到外面传来雷鸣般的歌声,声音有些颤抖:
苏琪苏琪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
苏琪,我真的爱你啊!
……
苏琪,我的心里只有你!
……
马高用三首流行歌曲的旋律,表达了自己对过去讨嫌的女人苏琪的爱。那个不是处女的苏琪,那个有几个臭钱讲话盛气凌人的苏琪,现在正被站在雨中的马高大声呼唤。
我的心像是被锥子凿了一下,疼痛揪心,望着雨里马高的背影,我嘴里反复念叨着从前的马高哪里去了,他在北京到底经历过什么。马高是否还记得曾经对我讲过无数次的那句话:
我们要像男人一样活着!

评论人:古井1986 评论日期:2007-1-16 21:41
刚考完当代文学,有道题是简述《红岩》的悲剧艺术。我倒,《红岩》这个悲剧还有艺术啊……还是亮哥的这个悲剧有艺术。

评论人:天之涯000 评论日期:2007-2-13 15:21
哭了。。。我们要像男人一样活着!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私生活
引用地址:
 
[关 闭] [返回顶部]
本站域名:http://biliang.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