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
私生活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E-mail:biliangmail@163.com
博客信息
博主:深圳毕亮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92634 次
  • 今日访问:60次
  • 日志: 123篇
  • 评论: 995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上一篇 下一篇>>
(转贴)高方方:逐渐敞开的世界
作者:深圳毕亮 提交日期:2011-6-15 17:12:00 正常 | 分类:散记 | 访问量:1682

  逐渐敞开的世界
  高方方
  
  刘小枫曾这样说过,“当人感觉自己的生命若有若无,生活变得破碎不堪,想象遭遇挫伤时”,写作能“改变人存在的时空感,让人重新找回逐渐逝去的生命感觉,重拾被生命无常抹去的自我”。 可见,写作本身已然成为了作家凭吊过往易逝岁月和言说现实存在的有效载体,这种或“延迟性”或“历时性”的言说姿态本身,就可以算作是作家独异生命个体面对世界的一种方式,而当我们在翻读亲近这样一些或凌厉或伤感的文字碎屑和情感片段时,似乎也能感觉得到作家独异个体生命世界的逐渐敞开。
  毕亮的文字世界总是能够在一团逼仄的萧疏晦暗中,点染一抹久违的温暖和爱意,其发表在《长江文艺》第三期上的《礼物》,就是一篇萦绕着浓浓感伤意味的悲悯之作。主人公马闳和阿玲是一对远离家乡在都市迷失的城市候鸟,梦想的失落和生存的重压,让马闳将难以排解的苦闷发泄在婚外肉欲的狂欢之中,但是未泯的良知又每每让其感到无限的悔意,酒吧里矮个陌生男人的酒后失言,又让其开始怀疑阿玲对自己的忠贞,当马闳妖魔化着自己又妖魔化着别人的同时,阿玲出卖肉体为其买来的相机又深深将他刺痛,这份礼物虽然比不上《麦琪的礼物》那般纯粹干净,但是其间的流露出的爱意疼痛,却让人读来动容。可以说,毕亮的小说很有点雷蒙德•卡佛的味道,他们都善于拣选一些小人物、小场景和小故事,来揉搓出其间关乎隐秘人性内里的东西,而恰恰是这样一些俗常中的细微琐碎,最能够撕裂底层人群暗夜般压身而过的疼痛。
  陈再见的《电梯》(《长江文艺》2011年第3期)是用跳脱文字写成的沉重故事,作者跟随一个不谙世事十二岁农村少女二凤的目光,来探究一个城市的细部缠绕,在腾转挪移叙事行进间掀开了繁华背后蜗于一角的黑暗。阿婆的落寞孤独以及在电梯风波的怪异表现,让人禁不住发问,“城市的电梯”到底是通往幸福,还是指向堕落,城乡的距离既然像是隔着揉皱的丘壑,人们何苦又要削尖脑袋向黑暗和沉陷里云集?为何不能捡拾被浮华击碎的尊严,打点行囊,走向有光的地方?
  《安翔路情事》(《当代》2011年第2期)是北大才女文珍写的中篇,开首故作风趣的讲述调子却无法抵御滑向坚硬现实的宿命。小说讲述的是一段北漂小男女没有结果的爱情故事,分为四节:鸟巢、安翔路、圆明园、还在安翔路,鸟巢是这段感情的起点而圆明园则是终点,安翔路既是这对小北漂生存忙碌情感酝酿的温床,又是抵不住现实重压分道扬镳的渊网。刚刚起步却又无功折回的环形故事构建,给人一种逃不脱命运之网的深深无奈,在麻辣西施小玉和煎饼小胡看似无疾而终爱情,充满了底层空气无尽的稀薄。
  白天光是近年来以书写东北地域文化而著称文坛的作家,个性化叙述语言的使用以及奇异事件场景的选择,都让其作品带有明显的后现代主义意味,这种独异写作风格的标举和新奇世界的敞开,不能不说是东北文坛乃至当下文坛的一个意外收获。其发表在《当代》第二期上的《香木镇现代的古典生活》与《香木镇的梆子响了》(《当代》2009年第1期)一样,依然将叙事的地点设定在一个叫做香木镇的奇异之地,文本共分为五个小片段:找香木、盛子泥蛋儿馆、国江骑猪场、福子泥鳅馆、馄饨诗馆,这五个片段分别讲述了香木镇五种样态的游戏,叙述上环状的折回式行进姿态,不仅让文本轻松跳脱,而且造成了多声部言说的叙述弹性,讲古说书式的叙事调子和传奇时代剧般的民俗演绎,让整个文本都充满了一种非凡阅读的蛊惑力。可以说,白天光具备一种特异的叙事潜能,其将文化元素的丝缕填充熔铸到小说的内在肌理之中,在诙谐幽默,清新利落的文本行进中,为我们展示了一个荒诞混沌却又鲜活怪异的世界,堪称是真正意义上的新乡土小说。
  凭“女工三部曲”(《乔师傅的手艺》、《乡间路上的城市女人》、《花朵一样的女人》)成功上位的青年作家李铁,使得工业题材的小说在中国文坛重新升温,这篇发表在《上海文学》第三期上的《犯桃花》,依旧赓续了其在塑造女性人物形象上的长处,成功推出了于晓丹这样一个女职员形象。小丹从小因为父亲的生活作风问题而对男女之事很是厌恶和畏惧,后来却在职场女性争风吃醋的角逐中,主动沦陷为商厦经理李和的“小蜜”,最后商厦经理因“莫须有”强奸案的被告,而引发的一系列戏剧性波折,让整个小说变得有趣起来,就像是突然敲击的一个极具重量感回车,让人物间的关系变得曲折繁复,在尘埃落定之时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才得以完全呈现,有着一种超凡的阅读弹性。
  许建国的《村官》(2011年《长江文艺》第3期)则用幽默的漫画式笔法刻写了一个极具喜剧色彩的村支书宋定国,以及一个诸葛式的智多星矮三。小说由宋定国新官上任后点燃的“三把火”来网结全篇,即对张光明、张光亮争地事件的机智化处理,劣质水泥伤人事件的危机性公关,以及柿坡观光游的项目成功推展,在这些横断面式叙述中,一幅立体感十足的基层官员众生相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有着社区片警身份的业余青年作家江丽华,给人带来了一种别样的阅读体验,特殊道德职业使得其用小说构筑的世界,更能原生态地去还原底层生活的庸常琐碎,因而更具震撼人性的叙述力度和情感势能。《想当个痞子有多难》(《西湖》2011年第3期)有着黑色幽默的荒诞味道,写的是一个“三进宫”的伪痞子因为一根自残手指而“成名”的莫名闹剧,令人啼笑皆非的“黑道潜规则”让人感到了生活的无尽荒诞与寒意。江丽华在其创作谈《小镇故事多》中说道,“繁忙的工作和多彩的生活是我写作源源不断的原动力,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写作的过程会引领我探寻冰山的底层,任由想象的翅膀制造无限的可能。”在底层书写面容混沌的时下,这种来自底层的叙述声道的执着坚守是难能可贵的。
  王松则将叙事的视线盘附在已逝的过往烟尘中,期许以一种回望的姿态来探究历史冰凌细部的苦涩与艰辛。他的小说《面具》(2011年《上海文学》第3期),初读起来很有些阿城《棋王》的神韵,和王一生一样,小说主人公胡天也是那样一个艰涩年代里身怀异秉却被下放的少年,但是,胡天虽有儒家的执着与聪慧却没有王一生道家的旷达超脱,在乱世之中无法持守自我人格的完整。给他带来无尽羞耻的鳄鱼形胎记虽然在烈火中被淬去,但被灼伤的面容却让他背负上了荒诞年代的十字架沉重,精湛的手工制作技艺和不俗的医术,虽为其带来了些许生存的便利,但其悲苦的命运走向却依然没有转机,长成的少年就这样面容悲戚地被定格在了“没有转成正式知青”的世事无常里。
  林晓非的《肉丝面》(2011年《西湖》第3期)则分段讲述了非常年代里三段因肉丝面而死人的故事,即:因做不好肉丝面而喝农药自杀的要强的茶香,饥瑾年代中活活被肉丝面撑死的少年宝生,因贪恋美食而被吊死的老富农,三个不一样的故事却同样指向了艰难年岁中人之生命的脆弱,让人不禁感喟不是每个人都如陆文夫《美食家》中的朱自冶那般的幸运。
  此外,还有一些作家在这个春末的发梢上,也刻录下了其之于梦想、过往而或现实的记忆存留和精神展望,比如商略用《黑羊》(《西湖》2011年第3期)敞开自我书写一个与世隔绝蛮荒恶劣的“生命高原”,展现了一个现代文明人难以想象却又真实存在的“例外的现实”。蒋一谈的《说服》(《上海文学》2011年第3期)则将故事延展 至科研所实验室中两个被环境异化的男女,在心理分析式的细腻言说中透出一种之于人格残缺的忧疑。凌可新的《暗夜温柔》(《长江文艺》2011年第3期)则在充满悬浮感地一团“巧合”中讲述了一段很不巧合的爱情。八月天的《有一棵什么苗在心里疯长》(《长江文艺》2011年第3期),则讲述了一段被掩埋二十年之久的暗恋,在这段不伦之恋中我们触碰到了现代婚姻的疲乏与精神肉身的双重死亡。尹德朝的《酒精含量》(《长江文艺》2011年第3期)则以不平凡的“官员酒驾事件”网结全文,让我们管窥到交警一线执法的无奈和官场人事的波谲云诡。
  (原载《当代小说》2011年第6期)

#日志日期:2011-6-15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私生活
引用地址:
 
[关 闭] [返回顶部]
本站域名:http://biliang.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