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
私生活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E-mail:biliangmail@163.com
博客信息
博主:深圳毕亮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92556 次
  • 今日访问:28次
  • 日志: 123篇
  • 评论: 995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28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上一篇 下一篇>>
深圳商报:用文学打量“城里的外乡人”
作者:深圳毕亮 提交日期:2011-3-7 9:39:00 正常 | 分类:散记 | 访问量:1646

  用文学打量“城里的外乡人”
  深圳商报记者 钟华生
  
  3月3日,由广东省作家协会《作品》杂志社主办的“第十届(2010)作品奖”评奖结束,共有两项面向全国作家的常设性文学大赛正式揭晓结果。其中,“全国打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一等奖被深圳青年作家毕亮凭作品《外乡父子》夺得。
  昨日上午,毕亮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专访时介绍,短篇小说《外乡父子》以一个旁观者为视角,讲叙了一对广西父子在深圳打工生活的经历。“小说中的‘我’作为旁观者,既不满足平庸的生活、渴望改变,但又因种种原因,只能屈从现实。从病态的看客眼中,小说阐述了小人物对理想的追逐和对亲情的渴望,以及小人物的理想在时代波折面前无情消散的悲剧命运。”作为一名大学毕业后来深工作的80后作家,他笔下的作品与“青春”无关,而是透出一种深深的悲悯情怀。
  
  讲“民工版孔乙己”的故事
  细读《外乡父子》,会发现这篇小说的语言在平缓的叙述中潜藏着一股力量。尤其是借助夏天、向日葵等极具意味的意象营造出厚重的氛围,并巧妙运用对照手法,让人物内心波动和命运状态尽在一眼一齿的变化之中,种种细节,颇见功力,成功塑造了“民工版孔乙己”的形象。同时,毕亮也通过这篇小说,彰显出打工者的物质生活、精神生活、生存状态,并以个人的视角,探究了以打工群体为切入点的时代真实。
  谈起创作缘由,毕亮告诉记者,他在创作《外乡父子》之前,关注的题材基本都以回望“故乡”为主,比如他创作的“官当镇系列”小说。尤其是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关注和描述,他的作品在整体上表现了一种对弱势人群的命运无法割舍的情感。“那些少年人物,生活在相对闭塞却还心灵自足的世界,只要没有外界的干扰,还是不失为滋养良好天性的天地。”毕亮说,或许在内心深处,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回到记忆和经验里的美好童年。然而,用他的话说,“好想回到从前,可是回不去了”。和很多来到深圳打工的人一样,毕亮对于现实,精神上也有一个从抗争,到无奈、妥协及沉默或默认的过程。“因为以物质为追求的时代,总是将人的精神压迫得如此不堪,尤其是遇到突发事件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感受到某种窘境。”
  在毕亮的作品中,隐约可以感觉到,如果不是衣食无忧,过于追求物化的城市空间,已经难以让精神纯粹性地成长。“但仿佛每个人都已在路上,身不由己。”毕亮说,敏锐的观察和长时间的感受,以及内心的敏感,使他对现实有了更深广的思考。同时,居住在深圳的时间长了,他也开始自然而然地用文学的目光打量和审视这座现代化城市。因此,他笔下的题材和人物也逐渐由“故乡”开始过渡到“深圳”,比如作品《关外的月亮》,就描述了马达一家人在深圳关外生活的欢歌与悲苦。“他们进城,心灵却无法驻扎,难以被认同,也难以去认同。当然,他们也无法回到‘故乡’。于是,外乡人的悲剧往往就产生了。”
  
  真正深入书写深圳题材
  毕亮告诉记者,《外乡父子》写于2009年底,直接落笔深圳,写一位在深圳寻找生存机会和坚持梦想的外乡人,这也是毕亮真正深入书写深圳题材的开始。他直言,这篇小说基于他对于两个方面的思考:文化反思和生存困境。这其实与他创作的内在逻辑是一脉相承的。“是现实困境让人在无从前进的堵口停滞,也无法重回原状。在脆弱的社会机制面前,他们惟有悲剧性地退出这个时代,即被成功人士视为所谓的‘淘汰’。”毕亮解释,因为当前人们的文化里价值观比较单一,往往只强调“成功”,而定义“成功”的标准便是钱的多寡。当个体的生存,时间和效率都用物质来衡量,并被商业裹挟无法精神上自立,这一偏执的单一的价值观大行其道的时候,加剧了社会一味讲求“速度”,要“快”。
  “我们所处的时代节奏也是车轮滚滚,奔跑向前的。时代的节奏‘快’,而作为社会的个体,不是流水线上标准化的产品,他们形形色色,每个人都有自身的个性和生活节奏,他们有内心的独立追求,有精神上自我发展的渴望。跟时代的节奏合拍的,他们肯定会过得如鱼得水——尽管是表面的,可能精神上还是落魄不堪的;不合拍的,那些‘慢’的人怎么办?如果他们内心不够强大,不能坚持己见和保持个性,则会被时代的节奏搅得方寸大乱,不适应者会迷失,会幻灭,不仅仅是物质和肉体,更是精神、情感层面的,以及与生俱来的善良的天性。”毕亮认为,他自己至少在精神层面的表现上,就是那些“慢”的人当中的一员,“物质世界的快速变化也常常令我面临困惑”。
  在近几年的“金融危机”中,毕亮目睹那些在城市中来来往往的人,常常陷入这样的思考:“面对价值观单一的社会价值追求,面对生存及精神发展的困境,在现实中,我们到底应不应该坚持梦想?是否值得?坚持走下去,路的尽头会是什么?而我们的社会又如何去关怀那些‘无法立足’的弱势群体?……”他在这样的心境中创作短篇小说《外乡父子》,就等于是抛出了这些问题,涉及了关于个人、也关于社会的困境,也有对人性的美好怀念及对人的命运的脆弱性的悲悯。
  
  真切地感受温情与热度
  经过在深圳长达8年的创作体验,如今毕亮的视野完全聚焦到了深圳,他的“城中村”系列、“失败者”系列短篇小说陆续刊登在《天涯》、《山花》、《北京文学》等刊物。毕亮告诉记者,他在最近一两年里反复阅读美国简约派小说家卡佛的作品。“我很喜欢卡佛,因为那些简约的叙述和作品里巨大的沉默,经常能‘唤醒’我,使我时不时想起生活在深圳的欢喜与疼痛。”毕亮说,他习惯于写短篇小说,因为要顾及日常工作,没有太多的时间写长篇,而写短篇就显得“轻快”许多。“平时构思一个短篇,只要用一两个周末的时间就能一气呵成,可以很好地保持和延续小说的‘气场’。”而谈到对“好小说”的理解,毕亮认为,优秀的短篇小说简单又复杂,暧昧、多解、指向不明,若即若离;同时又充满想像力,呈现文学的痛感与诗意。“那种感觉就像暗处的光,幽暗,影影绰绰,但若同篝火,能让立在暗处的人真切地感受到温情与热度。”毕亮说。
  对于毕亮目前创作的小说,70后作家金仁顺这样评价:“有一种说法是,每个作家的小说人物都或多或少地等同于作家本身。在这方面,毕亮让人感到反差很大,他看上去明朗、阳光,生活得很好;而他的小说人物却常处于困境之中,为基本的生存问题苦恼、挣扎,甚至铤而走险。”在金仁顺看来,毕亮的小说里有浓重的“钱的气息”,但不是惯常流行小说里面的“大把大把”的崭新钞票,大把大把的,新崭崭的,而是钢蹦儿、毛票,揉皱的、弄脏的、被反反复复使用过的钱,“分分毛毛皆辛苦钱,像命一样,攥在他小说人物手心里”。小说中的人物像阴暗的绿苔,附着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和光怪陆离的都市角落,构成了自己的小世界,悲欢离合,生老病死。金仁顺认为,由于生活细节有着扎实的现实基础,毕亮小说中人物的喜怒哀乐,跟读者们很容易产生共鸣,而作品的分量也因此产生。
  青年评论家李云雷阅读过毕亮的短篇小说作品后,评价道:“毕亮作为80后作家,小说在叙述技巧上颇为成熟,小说将最具戏剧性的核心情节隐藏在背后,在平静的叙述语调中暗含着波澜,给人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小说从一个很小的入口切入,将不同的叙述元素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有力地暗示了一个更加丰富的世界。”
  
  http://szsb.sznews.com/html/2011-03/07/content_1467381.htm

#日志日期:2011-3-7 星期一(Monday) 晴

评论人:厚圃 评论日期:2011-3-7 12:27
祝贺毕亮,继续夺取更大的胜利!!!

评论人:深圳毕亮 评论日期:2011-3-7 12:45
谢啦:)

评论人:邵孤城 评论日期:2011-3-8 10:02
祝贺毕亮

评论人:深圳毕亮 评论日期:2011-3-8 13:10
问好孤城兄!

评论人:余泽民 评论日期:2011-3-12 20:51
可喜可贺,发来拜读啊。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私生活
引用地址:
 
[关 闭] [返回顶部]
本站域名:http://biliang.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