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只有风知道
答案只有风知道

作者:情场怒汉 提交日期:2006-7-30 17:28:00
一.
那天到雅州宾馆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天是那个冬日里最灿烂的,我心情很不错,虽说我还是一个人。我微笑着向新人们祝福。然后,我看到另一对新众从豪华的婚车下来,踏着麻木的马路向这边走来。一刹那间有一种刺心的疼痛,但我还是很努力的微笑的,很艰难地向着过份丰盈美丽的新娘和新郎点头致意。

这其实才是生命中最真实的一面,不容回避。

何况,她给我的,只有美丽,没有伤痕。

那年我26岁,那年我花样年花,我青云得志,是一个总公司下属分厂的副厂长,当然,是关系,也是为我过硬的文凭。而分厂厂长是我们机械学院的一个学长。我春风得意。

当然,作为一个男人,我用自已的甜言蜜语和外表哄了很多的女孩子上了床,事业和性福双丰收。大学时的为国为民早让世俗的风月耗去,我一直以为我真的是很幸福的,如一只泥潭里枕阳光慢慢睡去和渐渐长大的猪,快乐而愚蠢的混着日子,身体力行为“声色犬马”作为最好的注释。

直到我看到林沁。有些人,有些事总会在很长时间里给你很大的刺激,如,我在小山子少年宫看到林沁的那天个日子。

那当然是秋日。和别人不同,天高云淡的初秋总使我有个想找个女孩子共渡此生的,而在春天就失去,所以我一直没有过着情人节。

扯远了,说起林沁我有总是昏昏的,一点也没想到她是现在是另一个男人的妻子。那天交通局的一个朋友说,走吧,我们一起去接我的女友下班。我笑笑说,算了,你那女友在少年宫上班,我都十几年没有上过那里了,再说,光秃秃的山也没有看头。他笑了,笑得很油,说:“你不去就不要后悔呀,很有几个美女。”我一听到就二话没说,把他的手拉着向外冲。

有一百个女孩子的男人,还想着101个女孩子会是什么样的,还有那样的激情,我想,那是因为我年轻。在青春的最好的光阴里,当大多数同龄人在为钱而伤感时,我有了足资追女孩子的物质力量。

山风吹来,诗意从脑海中闪现,我想吟诗,却只想出了:啊,小山子,你真***好看!这样的诗,我苦笑了,想想自已在向年前还是学院的诗社才子,真是黑色幽默。

交通局朋友的女友在七楼教朗诵,我听到她那充满感情的声音在读着《海燕》,深情有余而诗情不足呀。我笑笑,懒得看了,教朗诵的老师尚且如此,也不能怪我辈无诗意,也难怪有些诗人要自杀和杀妻子什么的。

我上了最上面的八楼,十多个小娃娃在练着舞蹈,一个女孩子正在专心致志的教着,我有些失态的看着她。原来是她,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能遇上,也许这就是缘份吧。她着练功服,使得她的身材高材而苗条,扎着马尾辫,清爽而令人着迷。

我点上一支白姣,在淡淡的烟雾中,想起那第一次看到她的情景。

那天是在中桥花园,那天是雨城区庆祝党的十六大召天的夜晚,那个夜晚有晚会,有雅安电视台上的一个女主持也在,可是我的目光一直在看着那个一身红衣的小女孩子。虽然说,我更多的是看到她的背影……
……

答案只有风知道(二)

……社区活动于我是个新事物,或者说在那些个声色犬马的日子里我很少会光顾那个中桥花园,那样一个老年人的乐园。那天去也仅仅是因为我的老爸老妈被河北办事处选为了模范夫妻:老两口相亲相爱了几十年,相敬如宾,相濡以沫走进了坎坷的人生之路——老妈也可能早发现了我的风流成性,而试图从一个长辈的角度来调教一下我,也就是说,想要以他们的一生来证明爱情的无比管用。我自小就很聪明,当然很能明白老人家的心思,但在我看来,他们几十年的风雨历程也不过是一种相互需要、依靠、责任和冬夜里相互暧脚什么的了,而真正的爱情感觉早在我生下来时就没有了。

在等着老两口上场露出那笑容可掬,核桃样的脸之前,我看到了林沁。

我无聊得发着短信,直到边上的民工发出了“滋滋”的赞叹声音时我才抬起了头。一个着一袭白纱的女孩子,在追光灯的照射下,仿佛通体透明。也许人生的许多精彩的稍纵即逝的瞬间造成了今生今世的无比欢欣和遍体伤痕。在不断用金钱和甜言把女孩子搬上床的同时,我也想过我的梦中情人会是什么个样子,如明星张柏芝,全智贤什么的,遗憾的是,我更多的是想到她们脱光了衣服时的情形。

直到我看到林沁的一刹那,我才明白了四个字的真实意蕴和她在我一生中所指向的女孩子。

我为她那优美的气质所深深折服,久久震撼,有近一份钟的时间里,在那一种仿佛电击的感觉中,心居然狂跳不已,就那样目不转睛的望着她,一动也不动,竟已忘记了周边他人的喝彩。

灯光关了,如水的月光泻进了舞台,在轻柔的乐曲里,她跳着自编的一支舞,在那台上舒展自如,是广寒宫中的仙子,隐隐约约向人世间投来冷艳而凄清的光芒……

直到周边的人爆发出了欢快而年持久的掌声,我才惊醒过来。
……
“那女孩子叫什么名字?”我对一个在值勤的朋友说。

“林沁嘛,好像是教舞蹈的吧。想泡,算了吧,人家才从大学出来,很清纯的。”那民警朋友说。

“哦,你一会请一下她嘛,我们去唱歌。”我说,一直不停的望着她的背影。

“呵,”他笑了,“没理由哦,装纯情呀。”
……
“我给她说了,她说她早听说过你,也见过你一次,她是林虹的表妹。”
民警朋友笑着,“看来好像没戏了,林虹仇恨你。”

我苦笑了一下。林虹,我以前n个女友中的一个,没想到恶名远扬呀。

那以后我再没见过林沁,我也对那些追逐女孩子的游戏不再有一丝兴趣,原来那么多年我还没感受过爱情,天!我每天在家看书,听音乐,写一些真性情的帖子发在网上,我过上了另一种生活。

可我再也没看到过林沁,雅安很小,可是如果不是相约,真是难以在街上看到你一直想见的那个人。
……
……
阳光正好,少年宫的周边像镶上了一道道金边。
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我走了过去,“没想到会在这里能遇上你。”

“哦,”她也认出了我,“你下一句不会是说‘这是上天的一份缘,我们是逃不脱的’呢?”她浅笑着,有几丝嘲笑,有一丝的愉悦。

“呵,不是的,我是想,有奢望,请你跳一支舞吧。”

她挑衅似的看着我,“好呀,没问题,只是现在是市场经济,可是我还想好报酬。”

我真诚的说,“是吗,你的意思是你什么都不要?”我有点奇怪,在料想中,我是想到她会拒绝或是为难我的。

“呵,也不是,只是我想要的现代人很多是不能给我的,尤其是你这样的男人。”她幽幽的说。

“你是说真诚吧,”我笑笑说,“我早因你而改变了,我说到做到,从那天看到你起。”

“哦,有些话说多了就没意思了,我可能是第一二百个听到这话的女孩子了,”她又笑笑,“不过呢,‘甘露洒下枯木逢春,春风化雨浪子回头’,但愿我能化腐朽为神奇!”她说。

我有点迷茫,“咋你说的这些话是有道理,可是我总觉得怪怪的。”

“呵,我爸爸是一个监狱民警,这是好爱说的管教用语,”她调皮得笑着,“可能是受到影响三,宝得哦!”她做了个鬼脸,用清甜的声音说,“下课了,同学们!”

“不,林林姐姐,我们也要看你跳。”小娃娃们一起说。

“怪了,从来听说不生一听到下课就是胜利大逃,哪想到今天会遇上一些爱上学的另类。”我说。

“呵,我德高望重三,”她快活地说,自已“扑哧”笑起来了。

“同学们,你们先走嘛,你们林林老师要单独教我,来,下去买点糖吃。”我说,抽出了一些零钱。孩子们好不容易哄散去了。

“哎,你那么小的妹妹都要骗,真是江山易改——”“本性为你移,”我抢着说,多年的恋爱经历告诉我,和女孩子在一起,决不能露出半点对自已不利的信息。

她快步走向练功房的中央……


……答案只有风知道(三)
我常常痛恨自已有附庸风雅的恶习,因此对于“艺术”总是情有独钟。比如说绘画,我也能品出中国画和西洋画的异同,尤其喜欢古人的工笔仕女图,但一到现代的都怕了,如野兽派,印象派什么的,能把有头都看大;现说到文学,对中国古典文学和外国古典名著还能看下去,中国古七言绝句什么的还能吟出几首来,可是对于《追忆逝水流年》和《尤处西斯》这样的大部头著作就怎么也啃不也去;再说到音乐,我能沉醉在巴赫的舒缓优美和贝多芬的激昂大气里,但对于现代摇滚乐,我发现它除了搅坏自已的神经外真没有什么作用——或许这也正是受大众欢迎的原因之一吧。此外的书法艺术,电影艺术,都是如此,不一而足。

我的结论是,我是一个古典的人,当然,性生活除外。

扯远了,我想说的是,舞蹈更是一门艺术,爱情也是一门艺术。

爱上一个舞蹈气质很好的女孩子,只能说是在劫难逃。那么,我就不逃吧,迎上前去,接受爱情暴风的洗礼,她给我的,甜蜜,或是忧伤。

那天在少年宫里,在那巨大的练功房里,当所有的学生都走了后,我独自欣赏了林沁的所有表演,如痴如醉。

“拍拍拍。”我寂寞而热情的掌声在大厅里响起,“还行吧,”她走了过来,光洁的额头上也沁出了不少的汗水。

“不是一般的行,是太行了。”我由衷的说,轻轻拍拍她的肩膀。

她微微滑开了,“礼教大防,男女授受不亲!”她“咯咯”笑着说。汗水使得黑色的练功服紧帖在她的身上,更显出她婀娜的身姿。

我无言,我傻笑。

“经典的版本,下一句台词应当是怎样的?”她脸上又浮出了那几丝讽刺的笑容。

“我们现在一起吃饭吧。”我脱口而出,这句话因为太熟而令我自已也哑然失笑了。

在追求女孩子的过程中,这话用的频率仅次于——“我爱你!”

“呵呵,好,也行,那就到我家吧,我请你,我煮东西给你吃。然后——你再帮我做一件事情。”

“啊!”我惊讶地望着她,太意外了,这个意外已经令我有点眩晕,不知所措。

“看你,哈撮撮的!”她大笑着,走进了更衣室。

她的家不大,但舒适整洁,与我想像有的有差异,这里没有很浓郁的艺术气质,倒时有几分淡淡的清雅气息。她的卧室尤其令人倍觉欣喜可爱,总有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东西成为装饰品。如幼时用过的橡皮擦,也别致的堆砌成形,成为一个棱模两可的小动物图形;例如略显沉重的风铃,透过那细小的缝,能看到其中金灿灿的谷子。

她的床头上居然放着一本《白鹿原》。

这就让我惊讶了,在我想像中,这样的女孩子应当是看《格调》或是《挪威的森林》什么的,所喜欢的作家也当是杜拉斯或是村上春树,而不是陈忠实。

我欣喜,不安而激动。

她在厨房间忙活着,我帮不上忙,只有傻乎乎的到处逛着,我最爱的就是在厨间里看着她做饭,和她东一句西一句的说着话。

有一些废话,有回忆中却是不可多得的经典——是的,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
例如:我说,“你也在看《白鹿原》这书呀。好像是得了茅盾文学奖的呀。”

“可能吧,我在在乎她得不得奖,我只有乎她能不能吸引我的眼球。”

“可是她的结构好像是和马而克斯的《百年孤独》相仿,没有创新呀。”

“呵,那也是无心撞车也说不定。那朴实而悲壮的描写能让人感动。”

“朴实无华也能动人,那我就——”

“你就不用了,”她机灵地说,“本色最好,不要矫饰。”

我又换了话题,“你把我带入你家中,你不怕是‘引狼入室’呀,再说了,和我交往,你不怕你表姐说我的,风流成性。”

“这个问题问得很好,第一,从心理上讲,我请你到我家里来,我请客,我占有绝对的心理优势;第二,有些人的经历只是生活的一个过程,如你;第三,有艺术学院时,我进过你们的论坛看过你的帖子,你本质上是一个很好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很寂寞的人。”她笑着伸出了三个指头。

微微有湿湿的液体自眼角滑出。

“还需要有个第四吗?”她直直望着我,手拿着锅匙,像一个标标准准的家庭主那妇。

我转身踱到阳台上,看着不远处一中校园,傍晚时分,教学楼有几处灯亮了。夜幕中的校园是静悄悄而充满生机的。

晚饭的菜肴是精致可口的,气氛是脉脉温情而暖人的。对,是温情,那一刻我想到结婚想到执子之手与子携老想到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想到生生死死相依相偎。我无语,我感动。

我该娶她为妻,我想。
……
(末完待续,本帖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


答案只有风知道(四)
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而改变,当然是这个男人的无奈。当一个男人在追一个女孩子时,他的谦就和包容是空前的,也是令自已吃惊的。可能是来得太容易吧,我以前对女孩子很难说有多少的珍惜。然而在林沁面前,却是分分秒秒的真诚。我怕失去她,真是诚惶诚恐。

就连林沁也常笑着说,怎么你越来越不自然了~!

我说我是想好好悔过自新嘛。

林沁说,你不知道艺术的最高境界是天然去雕饰吗?

我说知道,以前上大学语文,老师说文章不厌千遍改嘛,人也一样,在不断的进步中最终成就自已。

林沁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感情是一样的,苦心经营的总让人感觉味道怪怪的。艺术与卖劳力本来就是相左的。她说这些话时一脸的得色。

我唯唯喏喏地说是。我也是在自然的改变着自已,只是恶习太深了。

真的,我就是这样,那些日子,上斑,出差,和林沁在一起说傻话。人家说,那就叫谈恋爱,人们还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会厌,可是我没有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感觉,那些日子很好,就如同现在窗外那春光明丽的日子。

那些日子我除了与从小的一些铁哥们,就是和林沁在一起,我把在西门的住房卖了,又贷款在滨河卖了房子,我换了手机号,我不再和从前的一些女孩子在一起,这对她们很不公道,可是这世上绝对的公道公平只是乌托邦的一个梦而已。

当我写下这些忏悔性的文字时,我心里更多的是一种甜蜜,为那些林沁给我的日子。

11月8日是天全音乐广场正式开放的日子,林沁应邀到那里演出。那天下雨了,出差回到雅安时都快七点了,我想还有半个小时就能看到她的演出了,我飞快的往天全方向赶,在些之前,我还真没有到过那个美丽的小城。

我一边开着车,一边在想着,这可真是我最后的浪漫了,跑那么远来看一下女孩子的演出。还算天公作美吧,到天全时已成了微雨。

我狂奔进入会场时,才发现这里的会场早让好多天全进城的老乡们挤了个水泄不通,天全人的热情是令人惊讶的,新修的广场还真是漂亮而有自已的特色。我笑眯眯看着,找到一个交警队的老同学,有几年没见到了,没想到她还那么热情,让我站在她的执勤点边上,那真是个好角度,好角度的全部意义在于,我能看清林沁的所有演出。

林沁有许多女孩子没有的好处,比如说,她把钱看得很淡,比如说,她就爱为那些难得一见的乡民们演出,虽然不是市里的演出团队,可是她也参加“三下乡”一类的活动多次。

她本来就是一个散淡的女孩子 ,不在乎的事情太多了,而自认为觉得该争取的,她从来没有放弃过。

比如舞蹈,比如——感情。我一直以为她只在乎我对她的好,她对我是没有感觉的,在她面前我总是有一种深深的自卑。我的过去太丰富了。而有些东西就如同处女的贞操,失去了就不会再有。

其实,两个人的地位本来就是平等的。哪怕你,我的朋友,你现在在狂热的爱着一个女孩子而辗转反侧不得时,也是要直着身子对她说:我爱你。

还是再回到那天的歌舞会场吧,那天的气氛之热烈是我从未曾遇到过的,我也被深深感动,在下面一停的拍着手,把手高扬着向着台上的林沁歌舞动。

“我女友!”我大声对警队的这个朋友说着。

“哦,”她淡淡的。

我一下子发现了自已说了一个大傻话。,不能在她面前提起这些,这会让我们都想起一些不无尴尬的往事。我抱歉地对她笑笑。

她微笑着是不在乎的表情。

微雨变成了小雨,可是在欢乐中的人们根本就不会在乎,我也不在乎,轻轻的摸,头上是湿湿的,女警也是,只是她那白色的警帽上有时有雨珠滴下,她的表情是轻松而微笑着的。

工作人员把音响开得更大了,在漫天小雨中,我看到那个欢快的影子人来疯以得演得更精彩了!

孩子在笑!

老人也笑!

一切的一切,微笑,微笑,歌唱,歌唱!
……
“你很棒!”我说,一面打开车门,递给了她一张干帕子!

她轻轻打抹干了头。“天全的夜色真不错!我第一次来就爱上这个小城了。”

“呵,”我说,“那就在这里吃点东西如何?“

“还是回雅安吧,我妈等着我回家报平安和演出的情况。回家打一趟,我们到西城吃虾虾!这些天为了这个演出,好久没出来玩过了!”

“呵。”我把车开得飞快。梁园虽好,终非久留之地,我想回家了。那里有我在滨河的住所,在那里有我和林沁的所有约定。有我们残留的气息,有我们的一切一切,甚至是,我们的新房。

我想像在她披上婚纱时的美丽,咧着嘴笑了。

“你有想坏事了?”她笑着问。

我把车开得飞快,这个旧桑塔纳开上了一百一十码。
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好吧,合适的时间,我们……”她认真的说。

“扑哧”,我笑了出来,这个哈女孩子。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在我心目中我是敬若仙人的。
我把车开得飞快。

她看了一下表,“慢点,你疯了!”

可是,太迟了,有些的事情就是这样。当你真正得到提醒时,真的是太迟了。我看到一辆大东风开来,我把车向左用力打拐,还是不能避免的碰在边上,我只记得向她那边靠了靠,只记得眼睛一黑,只记得她的一声惊叫,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
答案只有风知道(五)
今天我病了。

现在是黄昏时分,我在等一个女孩子的到来。窗外楼下有小贩叫卖的声音,我给那女孩子说,你来时卖两斤水果吧,我懒得下楼。她快乐的答应了。

对面的酒店里富人云集,觥筹交错,那样的场景不是我的。也许我真是老了。最明显的特征之一就是,我不再爱和女孩子发生性行为。我想好好找一个女孩子结婚了。

这个将要来的女孩子才19岁。我爱凝视着她那鲜花样娇艳欲滴的脸发呆,我只有抱抱她,轻轻的抱着,让她坐在我的身上,慢慢嗅着她那清爽的体香。

我真的很满意这样的生活,我的要求真的不高。

我要说的是,也许是老了才有这样的想法吧。

老了第二特征就是,会体帖人,会关心人,也会包容人了。而在认前,在和林沁一起的日子,我真没有想到,否则,也不会有今天的伤感与淡漠。

那年林沁二十一岁,初初的花样年华。如果不是当年的那一些情事,现在我们也许结婚了吧,就如同那些年轻夫妻一样的,我们适时的夫妻功课,适时的外出快乐。

而过往的一切,现在却仿佛是过眼烟云,如同现在挂在西边的满天彩霞,令人目眩神迷又遥不可及。

那天醒来是一片雪白的世界,有一种淡淡的药香,朦胧有一张张脸,惭惭的我睡了,我看到了一张最焦急关切而有些苍白的脸。是林沁的。

慢慢的我回忆起了不堪回首的一幕。“没事的,”我对爹妈说。我笑笑,很努力的展现出最烂灿的笑容。我抓住了林沁的小手。“医生没说我有事吧。”

没有,她说,她的眼睛红红的。我笑笑说,别担心,我是金刚不坏之身。看你的眼让我想起小白兔,好想啃一口。

她微微点了点头。我才知道自已都已昏睡了几天,而林沁只是一点轻微的皮肉伤.

领导也来了,我对他们说,对不起,我公车私用,愿意接爱纪录处分。领导说了些宽慰我的话,可是对我来讲,意义已经不大了。

一个着淡蓝色警衬的女警,戴白色船行警帽,一个雪亮的一杠一星,是我妹妹,三级警司赵静。我曾经是个很性情的人,有很多的女孩子我都叫妹妹,可是只有我知道,我只有一个,即使是在我和林沁恋爱后,断了和那些“妹妹”的聊系,我也常和她在一起。她是我铁哥们似的一个妹子。我老爸老妈都很喜欢她,也曾经有着让她与我一起共同渡过的想法。而这事实上是不可能的,你能想像着两个一起长大的男女真的有感觉吗。一起和稀泥捏泥娃娃长大的,人们说那叫青梅竹马,在我看来真是不可思议。然而有这样的想法,也不能妨碍我和她坚如磐石的兄妹情。

“呵,我买了一街的花,才看到一家有康乃馨。”她大笑着,把一大束花放在我的肩头。爹妈慈祥地望着她,眼中满是谢意。

常常,我是个很浪漫的人。这就是长相厮守的结果,这样的女孩子她能清楚你要的是什么。我很长时间实际是没有女友的,所有的生活用品都是和她在一起上街买,那些平淡平凡的感觉非常的好,为什么我也只有在病中才能感觉到。因为在病中,好些外在的东西都无足轻重,反而是一些温情的生活细节能惹起你漫无边际的遐想。

虽然脚是刺心的疼,可我还是强颜欢笑,我不喜欢让关心我的人心疼。

花香,淡淡的药香,如果真能长此以往,夫复何求?

我没有问我伤得有多重,我对很多东西都已淡了许多,只是有些从来不曾在意的,却在不经意间袭入心来。

如,赵静,我现在才发现她的美,她的小孩子般的笑脸,她那始终阳光的言语,她不同于林沁,她没有那种惊心动魄的美,有的是淡雅的,快乐的。和她在一起我没有什么自卑的感觉,而是如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又常常为我所忽略的感动。是的是的,她有那么那么多的好,为什么一定到现在才发现?

有些事情,有些道理,你早晚会明白的,可是真到你懂了时,却太晚了。从林沁成为我女友开始,我就决定了和她相守一生,就缘定了,她是我的妻子了吧。

对,妻子。以前我很少想到这个词,甚至是回避着这个词,可是现在,就定格为那处爱着一身紫色练功服的,身材苗条的女孩子。一诺千金,我能为自已的诺言付出许多。

何况,我妹妹在前几个月也有了自已的男友。一切已成为过去。命运的力量是巨大的,可是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以为我一直青春常在,一直生龙活虎。

生活远比小说来得有趣,甚至超过了戏剧的偶然性。有些事情,为什么我一直没有料到呢?

那些日子赵静天天来看我,我也曾看到过一次她的男友,一个高高大大的一脸假道学的年轻人,来时看到我总用一种隐隐约约的戒备眼神打量着我。目光有几丝阴郁,天知道这家伙用了多少方法才打动了我赵静妹妹。

“以后这个男人不用一起来了吧,”我对赵静说,她和我一起玩乐时我没想过她成为别人男人的情景,可是一旦这个成为了既定事实,又说不出个滋味。怪怪的,咀嚼着常常是几分的苦涩。

“没问题,只要能让你早点好就行了。”赵静妹妹随意的说。她在削一个苹果,玉白的手指灵快的旋动着。

“妹子,我以前还真没注意到你那么美丽。”我看着她说,一身合体的警服让她的更呈飒爽英姿,她的照片曾上过《人民警察》杂志的封面。

“呵,你都看林姐去了;我嘛,你早看来和男的一样了吧。”她欢快的说。

我无语,接过她递来的苹果,香甜中有一点青涩。

太早了,我们不懂;我们懂了时,太晚了。

可是我还是爱着林沁的,我想。我想着。我认真想着。

像猫一样轻盈的脚步,一个纤细的艳黄色的身影,林沁,她总爱着得那么艳丽。总让人想起风华绝代,顾盼生姿,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那一类的词。而赵静是一个国家警官,一个标准的女警,她也是美丽的,却美得温和。

“明天我下乡里演出,只有几天时间。”林沁说。她目无表情的看着赵静。

“林姐,大哥,我走了。”赵静忙说。她快速走了出去。

“哦,走好,明天来吧。”我说。

“你不应当这样对她,她是我妹妹。”我说,尽量着温和。

“你的妹妹太多了。”林沁说。“有血缘关系吗?有必要骗自已吗?”

“那她是我的好哥们似的朋友你信了吧。”我提高了语调。

“朋友还能听,我不想再听到你说妹妹这个词。”林沁说。打开小锅,把饨好的一只乌骨鸡端出来。

“好香。”我说。那是我们第一次有不快。人和人之间相处久了,难道言语上的分岐真是难免的吗?我们曾经以为彼此是最好的,天长地久海枯石烂在我们伟大的爱情面前轻若鸿毛。谁想过我们也是凡夫俗子。不食人间烟火的日子,在那一刹那开始淡漠。
……

答案只有风知道(六)
又是黄昏。我在听俗歌《离别》,新加坡的前民工把这首俗不可耐的歌儿演义得极为动人。我一直爱听,因为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大俗人。

上大学时选修《心理学》,老师讲到,在黄昏时,人的心理是最温柔,也是最脆弱的。所以有经验的谈判专家都爱在黄昏时约人谈事情,更宜于成功。

很长时间了,我没有温柔或者说与之类似的感觉。再美丽的女孩子

也不会给我带来激动,我对女孩子彻底丧失了感知系统。

我才发现,人家评价一个人稳重的同时,就是在变象的兴灾乐祸地说,看,你老了吧,嘿嘿,和我一样。

我不想有这样的状态,可是我没有办法选择自已的心情。我只能选择现在自已喝什么样的饮料。

我在厨房里冲上了“青山绿水”,那其实就是一种野生的苦丁茶,我还记得,那是林沁最爱喝的一种茶。随性的她对这种茶的选择极其严格。我们在一起时常到汉源县大林乡狮子村二组王德成老汉家去买。到王老汉家要过一条长长的山路,边上种着细密的青刚树,间种有嫩白而素雅的桅子花,每到这个季节,就是“青山绿水”采摘和做手工茶的日子。

有时候,记忆力太好并非一件好事,比如,这些忘不了的往事会不时袭入你的心间,彻夜难眠又无可奈何。

我是说,和林沁的,一起走过的那些日子。

也许我是个唯美的人,想要把这个故事编得更完美一点。可是说真的,我不能。也许她是锥心蚀骨的。可是,她是真实的,我无法把我们的生活重新换一个好的剧本,对上苍说,来吧,给我再一次机会,我会激情的演出,直到我们踏上红地毯……

下笔千言,离题万里是很多网络文学写手的共同爱好,与之类似的还有,结构松散,词语欠锤炼,笔下只是纯情,生活却是滥情——不幸的是,这些恶习我都有。

现在,我的朋友,如果你也有兴趣,请你也泡上一杯“青山绿水”,闻着那淡雅的苦涩香气,点上一支烟,最好是520,看着屏幕,听听一个雅安的,小布尔乔亚感觉极浓郁的恋情……

林沁下乡了的日子,我又成了一个孤魂野鬼,只是我一直坚持着没有外出,在家上上网,看看书,即使偶尔到外面玩,也只是打打台球,游游冬泳,我的生活单纯而有趣。每次都是一大群男人在一起,不明就里的朋友还以为我的性倾向发生了改变。

当然,赵静是例外。小赵妹妹总是清雅宜人的,每次下斑到我这里来,她总爱大大咧咧躺在我的大沙发上,说:“哎呀,当了一天的马路天使,腿都站细了,大哥,帮我煮一点咖啡吧。”她总是笑得甜甜地。

我的房间里用的许多家俱都是简约的,只是床和沙发是例外,我总是把这两样东西买得舒适宽大而温暖。赵静就爱上班就来到我那里,然后把白色的船形警帽一丢,把警服扣子敞开,把领带解开,一副懒洋洋的享受样子,可爱而娇柔。她常说,我都给国家奉献了一天了,我为我奉献一下很正常三。

我听到这话就常常拿出我的珍藏,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人都是有感情的,和她在一起的那些岁月本来就不是林沁给我的大喜大悲所能取而代之的。这也就是爱情根本就不能和亲情、友情相提并论的原因之一吧。而赵静正好是两者皆有之。

当我病好了回单位时,因公车私用背了一个记大过的行政处分,那天的心情极不好,虽然说是意料中的,可是真正落到自已身上还是一种不期然的难过。我一直就是对工作非常负责的人,曾经的壮志凌云遇到这样的结局,我无言以对。

那天我郁闷之极,林沁知我心情不好,就约我到水吧,说那里有几个艺术学院的同学从成都来,大家聚聚。

那家“真永远”的水吧都是些自命风雅的雅安“艺术人”来玩,其中不乏有几颗艺术细胞的老男人和老女人。

林沁的成都朋友都在说着谁谁又获得什么奖之类的,林沁笑眯眯得听着,一个长发的黑个男人还拿出到中央台表演的照片来给林沁看。他们都在聊着趣事,我听得乏味之极。我一个人喝着酒,我说,你们都吹累了吧,我给我们出个谜语,你们猜。

我说,一个老头子和一个处女过一夜,你们打三个东西,一个是法国以前很出名的反映二战的电影,一个是我们的一个现代名剧,一个是史泰龙的经典之作。

他们都听得傻乎乎的,这些自命不凡的家伙。

林沁在抿着酒。

我说,老枪、日出、第一滴血呗,一个个哈来!

他们都没有笑。我看到林沁的脸有点变了。我忽然想,能一直有附庸风雅的心情,也是一种能力呀。这没有什么不对,这个沾黄的谜语本来就是小赵妹妹教我的。可是在这个圈子里却没是犯忌的事,这让我很不开心。

我弗然变色,我拂袖而去。

那天是我又到一个水吧喝了很多酒,那天我很想找一个朋友倾诉一下自已的苦水,可是翻完了手机,有很多朋友,却没有想到哪一个能听听我的心事。

那天赵静在警队值夜班,我到了她的办公室,我泪如雨下,我说小赵妹妹你看我每天笑呵呵的其实我心里很苦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无拘无束的日子可是现在我为了一个女孩子而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什么自由什么快乐什么疯狂的日子都没有了我后悔我难过今天又能让她的那些自命清高的艺术家朋友看不起我想和你在一起可是你有男友了可是你有男友了小赵妹妹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发现你的好呢我现在很难退回来了我一定要实践自已说过的话我一定要和林沁结婚我爱林沁可是我现在很难过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对我只是难过……

我紧紧抱着赵静妹妹,她轻轻挣扎了一下,就没动了,换成了一声一声的叹息。

我的泪水打湿了她的警服,我的泪从来不曾在哪个女孩子面前流下过,那天真的是压抑的太久了,换了的是止不住的心疼,我说小赵妹妹你真好我能为了你付出很多事你和我在一起时我很没有感觉现在才发现你真的很迷人很好很让我动心可是林沁是我女友了林沁我花了那么多功夫才追到她的我才发现你的美好小赵妹妹林沁我要和她结婚的……我说,我翻来覆去的说着一些醉话,直到自已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直到门铃响起真到一声声手机铃声响起我都不让她去接……

“林姐,你来了。”赵静有点怯生生的说。

我一回着,泪眼朦胧中,我看到了林沁,一张俏脸也因为极度的气愤而有些变形,而目光却炯炯有神。
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我呆呆望着林沁,脑子里空茫茫一片毫无知觉……

答案只有风知道(七,完)
我抽了一支“玉溪”后,开始了这个帖子最后一节的劳作。我只会抽包口烟,纯属浪费烟草,而在那个马来的留洋女学生封我为“抽玉溪的农民”后,我就爱抽上这个烟。这种做法,真类似柳永的“奉旨填词柳三变。”有些事情是你不想接受的,可是强加给你,要的,是要承受的力量。

我是说,和林沁的故事。

在一支烟要燃尽时,我下了决心,不编故事来骗朋友。虽然假的故事,有时比真的故事动听,可是我不能欺骗自已的心灵。

这些天雅安真是奇热,没有过渡的就到了夏天,这给那些因花落而伤春的朋友没有半点寄托,一点也没有诗意。生活中也是如此,如果太过诗意,现实绝对会给你结结实实的一棒!所以有朋友在给别人介绍起我时说:这家伙能写两笔(当然是百分百的假话)。我就淡然一笑,面有得色。可是如果朋友给人说:这家伙爱写诗,是诗人。我就怫然不悦。如果有美女在场,这个朋友的意思就是说,这个写诗的家伙,病病癫癫的,爱我吧。我捏起托子,想给这个不知趣的家伙来一下。

这是个没有诗情的时代,所以我对论坛上还在坚持写古体诗的朋友致以充分的敬意,尽管他们连平仄都没弄清楚。

这些天雅安天气奇热,我是说,如果你想要有诗情的话,到大街上看吧,那是唯一的美,你知道,我所说的,是美女如云,一街都是!就好像是我第一次到九寨沟时的情景:真美不胜由,你就只管按快门就是了,抬眼望去都是绝佳的风景。美女成灾的雨城也是如此,尽管有一等雅安飘洋过海,二等雅发沿海发财什么的说法,可是这一街的小美女如雨后春笋样的冲出来,婀娜多姿,千娇百媚,仪态万方,不绝如缕。

唯一遗憾的是,我老了,尽管打扮一下装纯情也能有十七八嘎崩碎的女孩子成为我女友,可是早没那心了。

是的,在林沁之后,我是说,林沁是我最后的感情归属。这就是我为什么老大不小了,还要想再写出和她的一切。然而古人写字,讲究的是一个豹尾,我却对此无能为力,我只能按我的方式,我的讲述方法来写出。

又扯远了,好吧,听听,我最后的一节,我的记忆出奇的好,因为,烙下的,是暗红色的花纹,在心底。

事实上,那天林沁没有如影视剧中常见的摔门而去。那天在赵静的办公室里,她甚至坐了下来,脸慢慢恢复了平静。当我从外面的洗漱室回来时,看到她居然在冲着赵静笑。她说起了三下乡的趣事,赵静却是一脸的不自然。

我从来就不认为她的笑是原谅。我太明白她了,以她的性格,这个夜晚会成为我们之间的句号。她的性格也绝不允许有个人站在我们中间,虽然,根本就没有。

那天的路很长,我送她回家,她例外的走路,从西门一直走到新区一带。她一直没有说话,脸上是一种古怪的笑容。我也懒得说,人清醒了,心却累了。

我居然没有想过,我们会分开。其实,那些自以为是的恋爱中人,又何尝想过呢。我们不是金童玉女,在世俗的风云里,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恋爱中人,分手的比例大于结婚的比例,这是常识,可是我们一直不愿意承认,或者说,天长地久的奢望替代了真真实实的平凡日子,平常岁月,而后者才是最重要的。

我们忽略了,所以,路很长,很美好,可是踏到了尽头。她家里的几间屋里都亮着灯,我停下了脚步。

“我想,我应该说祝你好什么的,可是,我真的说不出,我很难过……”我用力咬着嘴唇。
“没事的,我也不想说。”她抬起头,冲我笑了笑,很勉强的那种笑。

她转身快步走了上楼,我看到她的瘦小的肩一直颤抖着,我能想像她的伤心。我担心着她,可是,我也只能傻傻的在她家楼下站着。不一会儿她的窗打开了,我向好扬了扬手,然后,走了。

散了。

离开了。

在一个黑漆漆的夜里。

有篇文章说那些负气分手的男女,会在多年后追悔莫及。可是,我和林沁,是吗?我常常追冲,我问自已一千次。

我们的分开,怎会是简简单单的“不合适”所能解释的?!

我们分开了。
分开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长到不见尽头,长到泪眼欲穿,长到遥不可及的山那边,出些一个俏丽的,动人心魂的背影,她着一袭白纱,她是舞蹈的精灵,,她是挽着我的心灵飞翔的天使,她是在我在梦中灿然开放的那一朵水莲,是秋日里飘飘洒洒于心中的红枫叶。
每个人都有自已这亮丽的那片风景,哪怕有些是惊鸿一瞥,也是永恒。就如同你在这个多雨的城市里看到一个个赏心悦目的女孩子,哪怕这些妹子比你记忆中的那个她美丽,可是你仍固执认为,记忆中的她无可比拟,无可替代。

我有很多女友,曾经。林沁是我最后一个,也是唯一用情的一个。当我在这个清晨想起她时,她会不会在淡忘中将我抹去呢?

我之甘霖,她之砒霜?在她的记忆里,我一定是她最不愿揭开的那一个角落吧。

这些日子,我有了女友,她是个教师,一个文文静静的,小鸟依人样的一个女孩子。我在五一要和她结婚。也许我不是真的爱她,可是这不妨碍我们一起好好的衣食住行,夫妻功课。我为好好的对她,因为她是我的合法妻子。大家都是这么过的,老人们常说。

可是可是可是,为什么我重读这些文字时,眼泪会悄无声息的流下……

(这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帖子,因为一个版主朋友的催促,我能够一天天的写完,真是感激她.当然,是多少年前的春天了?)
#日志日期:2006-7-30 星期日(Su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水果傻啦 评论日期:2007-3-27 21:43
看了有些催人泪下的故事,我感觉这个故事的不真实性,只是笔者在向往这样的浪漫邂逅和浪漫恋情,逝去的爱情就是浪漫,这是大多数文人或是艺人所认同的观点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无邪的天空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