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
偶然

作者:情场怒汉 提交日期:2006-7-30 10:11:00


男人再一次坐进机关办公室时,是这个办公室的主人了。这个办公室只有他和她两个。女人或者叫女孩子,她23岁。她看了他很长的时间,然后扑哧笑了。
他也谈定一笑,更沉稳了。
真没想到,我们居然又会在一个办公室。
嗯。
好像是三年前了吧,我们也在一个基层办公室。
嗯。
怎么老是嗯,不想和我一起吗?女人扬了扬眉毛。像当年她第一次到单位时的样子,那一年她着那桃花的T恤,一件短短的牛仔裤,一派无邪的纯白颜色。全单位的男孩儿都跑来看。
他看着他那细而弯得极别致的眉,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咽炎和肋间神经疼都发作了,不能多说话。
女孩子关切的走了过来,轻柔的抬起了他的下颌,张开我看看。男人很顺从的把嘴张开了。嗯,咽部有充血红肿,叫我伯伯给你开几副中医吧。他就在背街上,治这个“梅核气”很行的。
谢谢。男人说。其实他早就治得没信心了,也就淡了这个念头,不过他仍是感激于这个女孩子的盛情。
谁说分手后的男女不能成为朋友,他和她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只是她在机关,他在基层非常的忙,先是联系的少,后只是电话联系了。她一直很关心他,还给他介绍过几个女友,她有时像他的姐姐,有时像他的妹妹。
她调到机关是必然,女孩子总不会一直在基层;而他调到机关是一个偶然。
偶然相逢,一笑而已。他们又恢复了以前那样的亲密无间的关系,只是都把握得很好。她也有了男友了,在一个派出所。他没想到居然也会再找一个警察。
女人透过办公桌上的芬芳的水仙花看着男人。几年没见,男人还是那么英武,只是脸上多了几分沉重。她不知道是基层太累还是自已当年给他的伤痕使然,也许都不是吧。女人微微叹了口气。26岁的男人,不应当如此沧桑的。她拉开抽屉,拿出胖大海,在他的杯子里泡了,递了过去。这个是润喉的,她说。
谢谢,男人回过头来笑了笑。然后又开始了在电脑前的忙碌。

日子一天天过去,机关滋味无非如此。男人有时会伸伸腿动动脚,可也只限于动动而已,更多时候,男人就是起草文件,做报表,看文件与报刊,按领导要求写一篇篇稿件弄到报社歌功颂德。
有一天,女人说,我以为你为烦这样的生活。
是吗,男人抿了抿嘴。人老了嘛,在机关呆着很好。
你以前很爱穿作训服,运动鞋。可是现在呢,你天天着制式常服,天天西服领带,脸色阴郁,沉重得可怕。
哦,你原来不是喜欢这样的男人吗?
我以前是不喜欢太张狂的男人。你现在不是稳重,而是心如死灰。你就没感觉到你像一个走肉?
嗯。男人转过头去,把电脑打开了。
大哥,你不可能是这样的。女人幽幽的说。男人回着看着女孩子宛若当初的幽怨,笑了笑,没事的,你大嫂很喜欢我,我在装房子,要结婚了。这样的生活很好。我喜欢。
你真的喜欢吗?
我咽部不舒服,不能多说话了。现在办公时间。男人爱怜的说。很轻微。然后手工作坊式的开始起草文稿。

总之男人的生活节奏是如此的慢,慢得出乎女孩子的想像。
没有强大的外力,一个几年前热血沸腾的男警官是不会成为这样的。
机关里谈论的公务员加薪,警察待遇,非典病毒,国家领导人变更,男人一概全不搭话,或是慢慢看报纸,或是在电脑前写着。他把女孩子所有的工作都做完了,写字于他而言是一个简单之极的事情。
女孩子有时会看看他的一些发表在报刊上的文稿,可惜让她失望得很,不过是一些官样文章的变迭,没有一些情感,只是文字非常成熟。女孩子知道这是任务,警察以服从为天职,违逆他心的写作方式也能适应。
26岁,男人出奇的心理变老了吧。

男人不动声色的生活在地球上,好像秋天的最后一片叶子落于枯败的荷池中。

是这个深秋的日子,天色很暗了,男人加班晚了,施施然走过这个城市的北端。这个僻静的角落。突然间有女子在尖叫着,“抢劫了!快,救命啦!”
男人一刹那像换了个人似的,猛然间冲上前去,“警察!”一个重拳猛击向正在动手的一个高个子男人面部,把他打倒在地。然后一个扼腕把另一个黑脸男人的匕首击下。
求救的妇女站在边上吓得发抖。
男人再次挥拳向又要起身反抗的高个子男人,忽然“砰”的一声,那声音他是那样的熟悉,可是以前都是他打出,今天他只在一瞬间感到响声,然后是彻骨的疼。有液体沽沽流出。有一种淡的腥味。他能感觉到。
他倒也了,不甘心的把歹徒的喉部一直扼住。有群众出来抢救,他抬了抬头,在找寻着一个桃红色T恤的女孩子,在那年的夏天,在那个不能再回来的午后和那被收藏的青春。他淡雅的笑了笑,说:
“她怎么还没有来看我。”
其时那女孩子已接到了电话,她正在一个茶楼上陪朋友品茶,一下子飞奔着冲下楼来,掏出证件挡了一个车。警察也不能乱用车。司机说。
日 你 妈!女孩子说,一下子把司机拖出了车外,老子征用,你投诉吧。女孩子自已开车赶到城北。
女孩子冲到现场里看到了仅有几丝气息的男人。“我来了,大哥。”女孩子哇的哭了出来。男人笑了笑,几丝气息也就在这一笑中淡然散去。男人盍上双眼。
当然,记者们是不满意的,没想到英雄没有说出“快,歹徒往南面跑”或是“快,这是我的枪,要守好。”之类的豪言。怎么就说出“她怎么还没来看我”这样一句小资之极的话呢?
黄昏的公墓是那样宁静,斜阳把女孩子俏丽的身影拉得更长了。女孩子把白菊花放在男人的墓前。喃喃而语。
可以偶然相遇,可以偶然相聚,想要生生世世在一起,却不能依靠偶然。那刻于心间的记忆,因无私无欲,而变得天长地久。如此地永远相依,胜过了年少轻狂时的海誓山盟……
11.21晚

2003年吧,那下半年我一直生病,写了这个帖子。有很多是真实的,当然,也有很多是虚构的,有作家说过,虚构是看一个人的才华,也许吧。
#日志日期:2006-7-30 星期日(Su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西_堂_小_五 评论日期:2010-3-6 9:51
 曾经出现过那样一个女孩,因为某种原因,错过了,而你在想象着与她重逢的时候的场景。
 人很奇怪,做事的时候觉得自己是对的,而且这个选择是正确的,毫无疑问的,因为我们青春,因为我们骄傲。我们可以为自己找理由。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发现原来最初的美好我们从来没有淡忘,不知道是后悔还是什么,总之会想起许多,会想象许多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无邪的天空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