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
婴儿

作者:情场怒汉 提交日期:2007-9-10 14:50:00
婴儿(一)
阔大的客厅富丽堂皇,燕童在与同事闲聊时见到了老米常常赞不绝口的宝贝女儿米柔。

对于处长老张的乔迁之喜,处里的同事当然到齐。男人们在一百八十多平方的跃式房间里玩着麻将或是海阔天空的聊着。

这样的聚会燕童照例是单身,而同事们都按老规矩带着家属。十月的阳光是透过绿色玻璃,懒洋洋的令人慵散之极。“陪燕叔叔说一会话。”老米说着,快乐的向燕童介绍着。“燕叔叔好!”米柔很巧得说.,很轻灵得一笑,有着浅浅的酒涡,“不过,他只有二十多岁,我都十七了,叫你叔叔是不是亏了嘛。”米柔说着,温顺中有几分调皮。“呵,你燕叔叔今年三十二了,虚岁还是三十三的人了。不过你爸爸也会教你呀,因为逢人减岁是最恰到好处的恭维之道,尤其是对于上了年岁的男女。”“哦,燕叔叔好年青。”米柔说着,小脸涨得有几分红晕,明丽而动人心魄。小女孩子似乎想要找到更合适的措辞来说一下。

“对了,小燕,你是应当结婚的了,西方文明是时尚,可说到底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会在你眼里我们的美德会一钱不值吧。”老米一边摸着麻将一边说,。在科室里,他们无疑是关系非常好的一对搭档。

燕童颔首笑着,此类的话听得太多就是一种漠然。男人不是每一刻都要有女人的,三十岁的男人早就明白这个道理。燕童早就开始对这一切淡漠,更多的享受是来自于生命本身的,如向往大自然,如健身运动,如朋友相聚——纯情早就留在记忆里,留在风中第一次见到初恋情人裙裾飘飘,长发飞舞的年代了。

不谙人事的女孩子饶有兴趣的看着燕童,这个自称三十二岁的男人淡定温文,有着不同于他人的优雅的气质。她一下子想到自已是见过她的,那天在“美丽来”蛋糕店里,有着一双忧郁眼神的男人眼睛就映入了她的心间,那个孤独的男人经常光临那里,下学后的米柔和同学经常在处面路过时投入关注的一眼。然而少不更事的女孩子哪里能明白这个男人满腹的心事。

一屋的书香,清雅而宜人,因为处长大人书房里的大部头只是一个摆设。燕童年已经应酬得差不多了,独自踱进了书房,闲闲的翻着书。有轻轻踏进来的声音,燕童回头一看,原来是米柔。燕童温柔的一笑。“来和我聊天,你不怕有代沟?”
米柔说,“没有,其实你只有二十六岁对吧。”燕童展颜一笑,“我二十一二岁时,人家也说我像是二十六岁,而到现在三十二了,人家也是说我像二十六岁,谭咏林是永远的二十五,那我是不是永远的二十六呀。也许丑人就是不会老的吧。”

燕童略显苍白的脸上一直泛着笑意,是一个长辈对一个侄女的笑意。

处长大人的书房是静悄悄的,温暖的。十月的天空很是畅爽,青天白云,不时有鸽群的唿哨声音从房顶上响起。米柔的声音圆润而动听,未饮先醉。燕童如临仙境,如闻天簌。

燕童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给了米柔一张名片。可能是因了婴儿样的亮晶晶的眼清一直萦绕着他吧。


婴儿(二)

十一月里已经是这个城市的落叶时节,燕童独自一人走上苍坪山斜斜的山路时心情灰黯。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机关里的尔虞我诈令他生厌,但拥有较高职位即拥有较优裕生活,这一点浅显明了。

上午老米把整好的材料交给燕童时说,小燕,这会处里六个同志就只有你没有签字了呀,而且这一次搞翻老张的可能很大,你可不要站在群众的对立面呀。燕童微笑,不着言语,实践也证明机关里和同事相处太近,亲密无间,吃亏的一定是自已。谁都知道你的同事很可能就在你的微笑时把你给卖掉了。

燕童略一沉吟,轻而易举就把老米他们一伙给卖了。他权衡得失的结果就是旧势力依然强大,而检举信上所列举的也不过是鸡零狗碎的事情,单凭这些当然可给一个普通的公务员以警告记过乃至降级开除什么的,可是要搞掉处长,无异于痴人说梦罢了。这些人,太幼稚了,人家老张既然能在处长的宝座上一呆就是几年,也就不是哪个能轻易掀翻的。

燕童傍晚时到了处长家里把检举信的复印件给了张处。此前一刻也把检举信签上了名字给了老米。一切理顺成章。官场游戏也需要大智慧,然而说到底也就是拉关系、走路子、站好队,如是而已。张处看到检举信后脸色微微泛青,半晌后又换成了不屑的冷笑,而后平静如水。对燕童说小伙子是很不错,很有能力的嘛。燕童笑着,想想当官的也真是有领导水平,就真能够把两件不相干的事情搅到一起来说,也许这也算是一门领导艺术吧。燕童笑着,没有一丝的谄媚之意。张处说你这个时候是不是不宜在我这里久留呀。燕童如蒙大赦,礼貌周全的告辞。

有法国梧桐枯黄的叶子留恋着枝头却飘然而下,踏在上面能发出细碎的响声,仿佛城市里最后的田园风光。官场上的成功无所谓卑鄙与否,为了自已的既得利益是应当审时度势。然而有时候你明明作出了正确的选择,但是你不快乐——其实,男人都是很累的。

燕童着厚实的毛衣,浅色牛仔裤,懒洋洋的席地而坐抽着烟,透过烟雾他能看到兵站部的女兵欢快的雀跃着回到营部,看到这个一团黄叶中吐着烟圈的男子,指了指,悄悄咬了几句耳朵,然后青春而放肆的“哈哈”大笑着走上山顶。

一双小手一下子蒙住了燕童的眼睛,少女刚发育不久的乳房轻巧而温柔软的紧帖在脑后,一种少女所仅有的,清爽而馨香的气味细致入微的沁入腑,一刹那燕童如临仙境,动也不动,任由这双小巧而温暖的手蒙着自已的眼睛……

“你知道那天为什么我不停的问你真实的年纪吗?”米柔说。

“三十二。”燕童很平静的说。

“我知道啦。我一直在问,其实就是想,你也许可能等到我毕业结婚的……我是说真的。明年我就高中毕业了,我可以考雅安的大学呀,好不好嘛……我们可以同在一个城市了呀。……”米柔说着,激动得涨红了小脸,其实这些词儿早就晨间学习时就编好了的,为什么临上场这么的不争气呀?

“小侄女。”燕童轻轻咬词,明白清晰的说出了这个词组。燕童从十四岁早恋到现在,那么多年了,有不少的女孩子恋过,也给他提出过结婚,可是今天由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子说出。仍是有一丝好笑,更多的是来自心灵的白璧无瑕的纯洁和与之相来的感动。为这个女孩子稚气而真情的话语。

“我……我……真的不知说什么好了!”女孩子说着,突然“哇”的一声。扑在了燕童的怀里,慢慢的泪水湿了胸前的一大片。

燕童唯有一声叹息,轻抚着女孩子温柔顺的长发,抬眼望去,这个城市四周仍是苍翠的,在秋日里更显苍劲,不远处的陡上,有一大片茅草正在抽穗,迎风款摆时,闪着亮耀的银光,刹那间一片灿烂,在秋日里飘拂,仿佛无穷尽的幻影似的。

婴儿(三)

小公寓里的深秋是令人迷醉的。这是临青衣江的一处小户型,只有六十多平方,可是燕童却把这里布置得非常温馨,里面的装饰全是用的暖色调。嫩绿,淡黄,都是他最喜欢的色调。

他在西门的处所要大得多,有一百五十多吧,那是爱他的老母亲为他置下的。为结婚。可是燕童却爱到这边来,小小的住所总是令人感觉到可爱,也不会因了房间的人少而显得大而大而无当与空旷。

米柔走进这个小居时,第一感觉是真正的二人世界,一室一厅,外面是客厅兼书房,里面是一个小小的室里。
“像个女人住的地方。”小柔说。

是呀,这里从没有人来过,你是唯一进来的地方,或者说,这里是我的精神家园吧。燕童说道。

他给小柔煮了咖啡,自已泡了杯清茶。知道吗,我每次煮了咖啡,就放在这里,让壶里的香气氲氤在这个客厅里,而我,一面喝茶,一面看书,往往在这里能呆上很长的时间。

小米随意的坐在嫩绿色的布艺沙发上,一下子陷了进去,“啊”,她轻轻叫了声,娇憨而可爱。

燕童微微笑了笑,不理他,进了卫生间洗澡,他是个有轻微洁癖的男人。
“你真的不理我呀,”小温柔在外面气呼呼的说,我就赖在沙发里不起来。

新浴后的这个男人有湿润的脸颊和残留着洗发水味道的湿漉漉的长发。小柔看着,从心底涌起一阵的喜悦,十七岁的女孩子太小,不懂得爱,可是喜欢,是明明白白的,这就够了。爱,在很多时候是一种奢望。

燕童轻轻抱着这个女孩子。一种类似道德的东西明确无误的横亘在他的心间,那是他能以逾越的一个高峰。他轻轻的吻着,老练而不失真情。

女孩子轻温柔的声音传来:我不想这样.

你知道我想哪样?

我不想说,你知的,这样真的不好。小柔的声音有点无助。清澈得近乎透明,圆润而娇嫩。

燕童笑了笑,有些事,其实是可以做的,可是,又何必呢?

有些事物本来就是清洁的,就让她清洁下去好了。可是,清洁的原义是什么呢?

燕童轻轻抱着米柔,这样的感觉其实很好,不是每一种情爱都以性事的成功为最终目的。

女孩子的脸开始了潮红,有几分紧张,眼神是无助的而惹人怜爱的。眸子是漆黑的,因了激动和羞涩而显得分外动人。

燕童抱着她,有些发怔,女孩子大胆的行为而关键时的认真让他感到好笑。这样的情景不是没有遇到过,用一些最简单的方法就能游有余的解决。,而对一个清丽出尘的女孩子也来这样的想法,可是一种极度的亵渎。

没有目的,只是拥有,女孩子清爽的体香淡淡溢出,有几分的香甜,其实,这不是够了么?燕童闭上双眼,就和小温柔一直陷在沙发里,低低的音乐自音响里传来,是他最喜欢的美国乡村音乐,一刹那间神情有些恍惚,幸福得几近凄凉。而米柔却是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他的怀里,懒洋洋的趴在他的膝上,花白色的毛衣手感极好,再里面,温润而饱满……
 2003.6.5办公室。



….婴儿(四)

事实证明,向个强权人物进行挑战无疑是要付出代价的。星期一刚上班局政治处便宣布了由燕童为副处长,而从中挑起祸根的老米无疑受到了清洗,由这个要害部门调到了无足轻重的档案室。

燕童接到任命后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一切皆在预料之中,自然便失去了他原来应有的夺目光华。副处长的职位只在于有更优厚的报酬和一些官员所应有的特权,比如配车,比如报销一定数额的招待费。

这没有什么不好,燕童在他的在居所里坐着,抿了一口“金翎王”红酒,双脚踏在实木地板上异常舒服。

月华如练,入夜深宵,寒气凛冽,而居所里却温暖如春。如果没有自已的抓住机会,党同伐异,站对路线,现在也只能在一个更低的职位里仰人鼻息。竞争在多数时候里与道德无关,无公平可言,而和经济利益却息息相关。燕童轻呷着酒,尽情品味其中的芬芳。

而一想到米柔,一种与现实生活然不同的生活场景就呈现在面前,那是一种能在静夜里照亮自已的熠熠发光的明澄静洁,那是一种与世俗格格不入的,超然出尘的纯净,只有借助于可此可感的清澈,才能使这个三十二岁的男人,一个重要局的要害处长,永留一瓣芬芳而不致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经济动物。

清越的歌声自楼底渐行渐近,回荡在走廊里,久久绕梁。米柔打开门走了进来。她从不但心这个温馨的小屋里会有其它人的到来,“叭哒”一下关门声,结尘俗事就全隔于世外,这是她和燕童的伊甸园,未谙人事的少女用自已的纯净尽情感染这个男人。

男人着一件淡蓝色的袍子在窗边看书,斜阳下这个三十二岁的男人如同雕塑一样分明,极其生动,剑眉朗目,有着应对纷繁的疲倦和休闲时的慵散。

“我下课了。今天没有晚自习。”

“嗯。”男人微笑,米柔陶醉于这个成熟男人温馨的笑意里。

燕童常觉得自已处境极为尷尬,在这场分明不宜于道德的另类情感里,他常常手足无措,而感情却长于理性。他凝视着女孩子,面颊是那样的鲜美红嫩,细巧挺直的鼻子,一双鲜艳的樱唇,微微闪着润泽的光芒,水灵灵的格外动人,双眸俏皮的亮晶晶的,能在眸中看到自已的傻样儿。因了雨城水灵山秀所钟,女孩子出落得亭亭玉立,全身清爽而净丽,活脱脱一个妙人儿。

燕童轻轻叹了口气,巨大的幸福常常溢于他和米柔独自相处的每一个空间。

他放下了手中的一本《收获》,把米柔从那个半圆的球形卡通沙发里拖了过来。

“野人!”米柔笑着微嗔怪。

“遇上你这样的女孩子,不野才怪。”燕童说。轻轻自下而上托住了饱满的所在,慢慢的行动了起来。
他褪下了女孩子的外衣,一件件的,仿佛在鉴赏一件艺术品,鲜美细嫩白里透红的一具胴体呈现在面前,女孩子脸上带着潮红,渐渐有了粗气,他不由“呀”了一声。有近一分钟的时间,合不上嘴,那是一个刚发育的,十七岁的女孩子新鲜净洁的躯体,每一处的骨骼与象牙质玉白的肌肤恰到好处。燕童轻轻吻着,如痴如醉,如梦似幻。

男人久久战粟着,眯着眼轻抚着柔滑细腻,饱含清香的女孩子胴体,他能感到女孩子的悸动,嫩绿色的沙发上,莹白的身体.音质极好的音响里放着低沉舒缓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燕童的指尖滑过女孩子的脊背,到达微微上蹶的丰满的臀部,像是抚摸一件罕有的艺术品.手指慢慢在美妙的臀尖上摩挲.沉浸在无穷无尽的美妙感觉里……米柔娇羞的趴在燕童的膝上,全身微微的持久的颤动着,如雪的肌肤上一时紧一时松。

“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事,你是我的第一个.我第一次和异性亲吻,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爱抚…我是第一次,”忽然,米柔细微的声音怯怯的呢喃着。

燕童笑了笑,能让如此一个文静的女孩子亮出胴体,伏在自已细软的沙发上,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
“所以,一会儿你做那事时,要轻一点,我听做过的同学说,有点疼.”米柔好不容易说完了,长长舒了口气,.

燕童笑了笑,很感动,“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抱着你,这已经很好,真的,我不敢奢求.”燕童说.

米柔一下子本已羞怯的脸上添了红晕,她恼怒的抬起了手,一下子就打在燕童的胸口上,“不要脸.”

燕童一下子捕捉到那个眼神,关于道德而筑起的大堤轰然倒塌,他一下子伏在玉质样光花的肌肤上.

一切,理顺成章,也就成就了某个传奇.

婴儿(五)

六月的雨城晴空如洗,云丝若有若无的挂在天空,天穹下的大地清新异常,馥郁的香气飘在清衣江边,燕童的小居内已由米柔装饰得童趣盎然,惹人怜爱。

一天又一天,令米柔感到称奇的是燕童居然没有厌倦自已。时光如水,转眼就到了小姑娘高考前的日子。

“我很聪明,除了爱上你这件事本身傻一点。”米柔对正在读报的男人说。

燕童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对正在削梨子的米柔说:“考成都吧,交大和财大都行。”米柔笑了,如婴儿样清澈明亮的双眼,“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能在一起了。”

“从理论上讲,任何不违法的环境下都能在一起,在成都只是希望近一点。没什么,我很帅,也有几个铜板,四年后37,还会是很好年年华。”燕童淡然说。在25岁时家人催他结婚,在28岁时家人逼她取妻,而一过了三十却不再有人提起这些令他心烦的事情。

“哈哈哈,燕处长真好!”米柔一下子扔下了梨子,扑在燕童的身上。张处长到点后退二线,燕童理顺成章的转正,作为重要的处室领导,他已被很多人看好进班子。

“把刀放下。”燕童推开了米柔作势要架在身上的刀子,“好像你在逼婚似的。”

“你不觉得,你一直都在让我牵着鼻子走吗?”米柔在燕童身边的娇柔地说。吹气如兰,中人欲醉。

燕童把手放搭在米柔的肩上,也许是的吧,他说,“可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把她十七到十八岁的光阴都给了你,那是最可留恋的日子,你还能奢求什么呢?对不对,小柔。”燕童说着,有几分的动情。“我可是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了,虽说顶着个处长的头衔,可是年纪,金钱,学识和缘分这些东西都是相互平衡,互为消长的,我已经老了,年华正在如飞速的车轮样的离开我。我经历很多的女孩子,但只有和你在一起,才在这一年的时光里相看两不厌,你知道吗?我正在看婚姻法的有关条款,其实大学生是可以结婚的。作为私有权来讲,法无明文禁止,即公民拥有某项权力……我说你这些,你听累了吗?”燕童怜惜的抚着米柔的长发。女孩子抬起了头,眼中有泪光闪烁。

“太容易感动,会上当的。”燕童平静的说。

“他们能骗我什么呢?钱,我没有;色,我的心早就在你这边;如果他们强行来就是犯法。”米柔含着泪说,还逻辑清晰,“毕竟和你在一起那么久,法律常识总有一些吧。”

燕童朗声大笑,男子汉的声音振动在这个小居里,这是他们安宁的伊甸园。

从窗口望出去,青衣江水如一条绿带,缓缓飘荡着,两岸的初夏夜景分外迷人:有闲人懒洋洋躺在马夹子上,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天,闲闲的,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远处苍翠进秀的周公山如一个神祗,沉默的注视着这十里红尘上演的人间悲喜剧。

米柔伏在男人身边,想到了他们无数次的相聚:那次在周公河上游欢乐时男人一招一式的教了她最基本的格斗技能;那次在六王山上大醉后醒来,向农人借了火把,相信相偎着走下山来;那次在龙泉,两人饱餐桃李后在草地上,痴痴傻傻的说话;那次上山去打猎,男人把捉来的野鸡烤得油香四溢,却在接吻时不小心烧着了外衣;那次在他的农村老家,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树林里,两个人刻下的名字,是随着树木长大还是让野兽给刨去了;还有在自已小室里堆积如山的燕童从海口,桂林,成都,昆阳出差时带回来的礼物……

是的,这个男人不敢把自已幼小的女友带进社交活动里,甚至于在这个多雨的美丽城市的街道上走走也不敢。但又如何呢?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变得很好,如果你有足够的信心等。平常女子望着夫君归来,也会成为不老的忠贞传说。。
米柔匍在男人怀里,在憧憬的梦幻里睡去。

婴儿(六)

到成都开会,路过交大。

燕童看到绿树婆裟,一片生机,这是朝气十足校园。一刹那间,他的眼睛有一些湿润,想想那个女孩子终于可以称为自已的女友了。他竟是分外的感动,毕竟从开始认识到现在也有两年多过去了。

昔日初见时的小姑娘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只是联系得并不太多了,有进一个信息发过去,甚至会没有回音,或者几行短短的文字,像是一种敷衍。燕童的工作很忙,毕竟上局级是非常艰难的,除了必要的关系,还要有实干业绩。

从车窗内看去,大学生们的青春活力与焕发出的激情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青春真好,可是我已经走到了青春晚期,燕童不无悲哀的想着。

米柔进了大学后开始了新的生活,新生活的一切目不暇接,令人目眩,少女游入了青春的海洋,一切都是新鲜,并不时有男同学向他大献殷勤。她总报以淡然一笑,直到有一天,一个老乡请她去逛街,她点头答应了。是的,那个男生很喜欢她,但并不是大献殷勤,只是适时的帮助与关心。只是好感,但这已经是一起逛街的理由。况且那男生只是邀请她在帮买衣物时讲价。米柔微笑答应了。

老乡很是清灵秀气,这样干净的阳光男孩至少不惹人讨厌,而燕童却每是穿自服或者淡蓝色西服,他的职业与职务注定了他不能有太多的时间陪着她,人也显得沉稳淡漠,也只有和自已在一起燕童才会有随性的笑意。这个男人有多少时间是藏在面具下,再多的钱和高位能使他快乐吗?米柔不无悲哀的想着,为这个男人感到难过。

锦秀成都,西南最大的都会,车水马龙,游人如织,米柔与老乡在繁华处游走时根本没有留意到不远处“帕萨特”车里一双忧郁的眼睛。

燕童看到那个男生把手搭了上去,米柔轻轻一抖,手滑下去了。男生顿了顿,后终于又搭了上去,米柔用手抹开了。燕童很淡然看着,他看出米柔拒绝得并不激烈,他甚至笑了笑,在刑法上,半推半就是不能视为反对的。他仿佛看到宽厚的父亲看到有人与自已的女儿相恋,自已则心甘情愿。心疼,难过,有的,不过很淡了。早在25岁时,类似的大哀大恸就不曾有过。

“燕处,你看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司机讨好的说,“呀,是老米的女儿,今年上西南交大了吧。”

“到金牛宾馆吧,会议要开始了。”燕童缓缓说着。

司机看到一脸严肃的燕处长,真是官升脾气长,局里有风声说这小子要提副局,看样子是极有可能的了。
在车河里,“帕萨特”游走自如,燕童心底一声叹息,低得似乎只有独对灵魂时才能听见……

“绿湖”酒店名符其实,极度的繁华,使顾客如进仙境。

“不用客气,今天是我自费请你。”燕童优雅的抬了抬手。

米柔笑了笑,仍是文静的,只是有一点不自然。这个男人越是气定神闲,她越是心惊,好像这个男人也没做错什么。可是当初的感动是真的,现在的亲情也是真的。只是,有些感觉肯定是回不去的了。这是我的第一个男人,米柔想到。

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在情感上如果你感觉到有什么不对,那就是真的出问题。

大厅里低缓而令人心碎的音乐在每一个空间里流淌,是他们以前最爱聆听的曲子。

古曲虽自爱,今人不复弹。

从露台上望出去,十一月的成都天空一碧到底,古人所谓“良辰美景奈何天”不过如此。米柔的脸在强光下有几分苍白,淡黄的毛衣衬得她的脸更俏丽动人。仿佛能伫立在脑海里上亿年也不会褪色似的。

“我给你说吧,我有了新的女友,快结婚了。是农大老师,25岁,你可以叫她姐姐,真的,你们真有几分相似。燕童温文而雅的说。眼睛投向不远处大厅里弹钢琴的女孩子,秋阳正好。
“啊!”米柔一声低呼,掩饰不住的紧张,随即安宁下来,这个男人的侧影是如此生动,与那个有着朦胧情感的男生相比,这个男人是如此的淡定温文,散发出成熟的魅力,而在这一刻,已成幻影。

“你知道的,在机关里,一直不结婚,对工作不利。”燕童抿了口茶,“我一直想给你说声对不起,但又觉得怪没意思的,不过是假话了吧。”

“记住我说过的,今生今生我都会关心呵护你,前些日子疏于和你在一起,是工作的紧要关头——尽我所能对你吧,你知道,我说话是算数的。”
“有困难找民警嘛。”米柔很艰难得笑了笑,他竭力想使气氛活跃,但事实上她的又唇已满是牙痕。
“其实我一直想给你说,真正的爱情特质也就是能持续一二年吧,科学家的研究也是如此证明。其它的,也就是泛爱了。所以,在一两年后,爱与不爱,在不在一起,都已经不重要了——如果你是单纯追求纯真的情感。所以,我没有理由不满足。”燕童静静说。

“他是在暗示我什么吗?”米柔想,这个男人是极其聪明的。

米柔眼中有了泪光,也许在该为燕童的离去而轻松,甚至于欣喜,可是走到了这一天却有一种锥心蚀古的疼。

“……”

“……”

“你走吧,真的,我还要到十六层茶室拜见一们对我工作有帮助的大人物。”燕童说道。冷若冰霜的眼中有捉摸不定的眼神。

米柔慢慢站了起来,转身离开,背影娉婷袅娜,能给人以无尽的美感,然而转瞬即逝。

燕童掏出一支“中华”,燃起后看到秋阳下波光粼粼的府南河。大学老师的女友不过是了子虚乌有,可是他更知道抢先背叛,米柔的心情压力会少得多。直至分手,直至一生,他都会关心着米柔。

踱到大阳台,能望见一个纤细的背影越走越远,阳光下这帧照片极度动人。忽然间燕童极度虚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泪水从很高的空中飞下。

 2003.5.16.晚

#日志日期:2007-9-10 星期一(Mo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情场怒汉 评论日期:2007-9-10 17:35
很多年前的帖子了,今天翻来读读,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当然,那些时候不是这样想的.有一种清浅.或许可以展开很多.有些文字只代表当时的心情,而那时候,很多事情原来我并不明白.

评论人:淡紫嫣蓝 评论日期:2007-9-11 19:57
人的一辈子有很多称之谓缘分的机会,如果说作者的心境就似小说这般,估计缘分对你来说也仅仅只是生活的一个插曲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无邪的天空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