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肉

 

马利亚斯博士(匈牙利)

 

余泽民 译

 

 

温德尔是个敦实健壮、黑眼睛炯炯发光、蓄着八字翘胡子、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喜欢穿着体操背心、紧身裤和高筒皮靴坐在自家门前歇闲。他在城郊一座兵营里当副官,上司训他,他呵斥下属。

 

兵营里军纪异常严厉,不过到了周末,只要没有演习或值班,他就穿上擦得反光的皮靴,用发蜡将中分头向脑后抹平,身上喷了迷迭香型的科隆香水,买好鲜花,出门追猎漂亮女人。在公园或咖啡馆里看上哪个女人,就伺机凑过去自我介绍,跟她们玩笑,但很少能够把谁迷住。一旦有谁上了圈套,被他骗去看电影,他就会迫不及待地想要接吻,在公园里、楼道里头动手动脚,死缠硬磨。需要的话,他会动用暴力。“不管怎样,目的最重要,”他这样解释,“至于用什么手段实现,要见机行事。”

 

温德尔每天清晨都起得很早,铁皮脸盆里打满冷水,先是洗漱,然后剃须。他不洗脚,但往皮靴里洒科隆香水,靴子里的味道就变,立即没有变得好闻,至少跟原来不一样。之后在敞开的窗前锻炼身体,面带微笑地用肌肉将运动裤和体操背心绷得紧紧的。

 

他屡次出击想征服卡塔,但是始终没有成功。他不明白,这个漂亮女人为什么要跟魔鬼较量,相当根本不存在魔鬼。顶多只有懒汉军人,他们要比魔鬼还坏。再者说,魔鬼画到墙上都不吉利,更不要说坐在屋里,跟它说话、亲热或做爱了。他不喜欢这种魔鬼游戏,根本就不明白,因此他俩之间什么也没发生。

 

有一回,他在报上看到一则征婚启事,立即拨通电话,约来毛遂自荐的女人。按照启示上写的,那是一位性格年轻、乐观开朗、喜欢整洁、征寻丈夫的女士。他理发剃须,精心打扮,在桌上摆好一瓶威士忌和一盘蛋糕,恭候梦中的美女在星期天下午五点敲响房门。还真来了一位女士,一个五十岁上下、醉汹汹的豁牙妇人,一脸黄褐斑,头发稀得露出一块块头皮。温德尔吃惊地愣了一会儿,之后愤怒地抡起巴掌,狠抽了对方一个嘴巴,趁着她摔倒破口大骂的空当,惊魂失色地夺路而逃。

 

有一天,他接到一封柏顿德写来的一封信,那是一个农村小伙儿,曾在他手下服役。连温德尔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喜欢他,为什么没像对待别人一样地折磨他。冬天,别的士兵在外头铲雪,他派柏顿德去买报纸或煮咖啡;夏天,别的士兵在沼泽地里割芦苇,他让柏顿德看守武器。

 

柏顿德邀请温德尔去他住得村子里作客,以此表示对他得感激,感谢他在那几个月里对他的关照。温德尔欣然去了年轻人家,每天在农舍里大吃大喝,临行时还得到一份特别的礼物。主人将一根绳子塞到客人手里,绳子另一头拴着一只绵羊。温德尔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这家人实在太热情了,让他盛情难却,于是他硬着头皮牵着羊回家。

 

到家时已是下半夜,所以邻居们没有看到绵羊。他把绵羊拴在煤气管上,身下垫了一块硬纸壳,倒了一碗水放在旁边,然后上床睡觉。

 

过了些日子,温德尔越来越觉得这个畜生挺友好,于是放弃了刚回家时想宰了吃掉的念头,越来越将他当做忠实的伙伴。他给它起名叫做“迪米”,给它吃甜点。每天晚上躺下之前,他都会抚摸它,甚至亲吻它。由于他睡在离煤气管不远的床垫上,许多次都被绵羊舔醒。

 

有一天早上,他实在厌恶了孤独的日子,并为在女人身上屡受挫折感到懊恼,他鬼使神差得站在绵羊身后,脱掉裤子,亮出家伙。绵羊受惊,又踢又蹦,但温德尔死死抓住不放,逼它就范。绵羊温热,让他很舒服,绵羊慢慢安静下来,满足地咩咩叫了一声。事后,温德尔洗了个澡,喝了一杯威士忌。

 

从那之后,他对绵羊喜欢得要命,产生了依恋,一天到晚跟它说话,给它做饭,喂它甜点。

 

一个周末,他正跟绵羊玩得开心,没想到卡塔推门进来。女孩被眼前的场面吓呆了,一头晕倒在庭院里。温德尔惊慌失措地提起裤子,背起女孩,把她扛回家。

 

卡塔十分羸弱,半天没从昏迷中醒来。温德尔出去买了几只罐头回来,热好之后,一勺勺喂到女孩嘴里。女孩吃了一点,醒了过来,盯着温德尔说不吃话来。温德尔围着女孩殷勤伺候,悉心看护,央求她不要跟任何人说,因为这事一旦让人知道,自己肯定被部队开除,朋友们都会笑话他,那么他就完蛋了。

 

女孩答应为他保密,温德尔这才放下心。他继续伺候,给她做饭,惟命是从,夜里赤条条地躺在她身边,发起进攻。女孩瞪着眼睛默默忍受,云雨之后,她说了一句:

 

“你不会再跟那该死的畜生怎么样了吧?!”

 

温德尔想了一下,回到家中,取出一把大牛角刀,站到绵羊跟前抡起手臂,朝羊的两眼之间挥刀猛刺。绵羊哀伤倒地,痛苦万状地望着主人,然后咽气。温德尔将羊血放到一只铁盆里,砍下羊头,拎到卡塔家中给她看。他手拎羊头呵呵大笑地跨进门时,女孩吓得目瞪口呆,开始呕吐。温德尔又呵呵大笑地回到家里,剥了羊皮,剁碎羊肉,在庭院里架起一堆木柴,点火烧烤。

肉烤好后,他吃了好几天。他把最好吃的羊腿送给卡塔,但卡塔不吃,对温德尔也彻底没了兴趣。那次之后,温德尔虽又尝试了几次,最终也厌倦了卡塔的冷漠和反感,又开始翻报上的征婚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