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书事武 仗剑天涯
执书事武 仗剑天涯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警察故事(二)
作者:shipuspace 提交日期:2010-5-12 10:54:00 偷笑 | 分类:小说原创 | 访问量:367



    经常会想起贾哥,我亲爱的贾哥,那个运气倒着转的万事通——如果我是个女人,他会是我首选的男人(非婚介:他已娶、有子初三)。真怀念和他一起配合的日子。无论他在不在我面前,我都不会和他认识的、我认识的、或是我们都认识的人说:我是他老板。因为我们是兄弟,我曾经给他拿过工资的兄弟,谈到我们的过去,我只能说“配合”。我们风里(侃天说地到口干唇裂)雨里(两口二锅头衣服湿了算娘个逑)、上山(车底盘被卡)下河(车扎到水里不喘气儿)什么事没经历过?被什么事难倒过?什么事怕过?——还真就有一样,我们怕交警。




   还不能说是“怕”,但更不能说成是“敬”,只能说成是一种超出正常感受范畴的、莫名其妙的激动。“路面一狼”们整日价腰板儿拔成水火棍:那上面是火、下面是水。沧浪之水清兮,此路不通;沧浪之水浊兮,抬手放行。那“水”的概念很丰富,但往往不是人们正常理解成的“人民币”,前面曾经说过,他们是很讲原则的。当然,此“水”亦非自来水或是凉白开,至少是人手一瓶带色的汁、茶、可乐,外加几包香烟——这可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待遇,你得察言观色,关键的还是得打个电话、找个大哥诉诉道情。




    一个夏天的下午,暴风骤雨刚过,天空放晴。贾哥和我去两市交界的一个矿务公司送了趟柴油,又跑到油库提出了满满一车留给第二天的客户。我俩都是两手油污两脚泥,但脸上却没有一丝狼狈相,照旧谈笑风生、口动心摇间跋山涉水。要说这心情好起来真是精力充沛、霸气十足:赚了钱烧的呗。我这可不是小人得志,一般的一点小钱儿也就算了——这次可是劫富济贫的义举(因由另见他文)。当然,所劫之富只济了我这一户贫民也能算是大义凛然了。




    我们在车子里狂侃着国尊毛、朱、周、陈的一些经小道走来、但未见“解密”的故事。我曾经对一件事很纳闷儿:小学毕业的贾哥哪里来的那些弯弯绕儿学问?那些古今奇葩?甚至诗词歌赋也能闪上一段儿:他也只大我两岁——天下之大,还得说我阅历尚浅。




    车子驶进我市二类区(按城市规划分类,市中心邻近地区)属国道时,正是下班高峰时刻。“赶得还挺好。”我高兴地说。贾哥道:“是啊,紧赶慢赶还是赶上了。”这还是贾哥给我这个门外汉上的第一堂课:上下班高峰时间交警一般不抓车,路边没地儿停,堵死了不是玩儿的——贾哥语录:“他们的饭局耽搁不得。”




    尽管如此,我的眼睛还是不由自主地加强了警戒。我们这里开货车的司机,警惕性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认定一个老司机的铁定标准。“他们是很有原则的:一百米以外的车,他们看见了也走不会过来。”贾哥在告诉我这个秘密时我们是第一次出车,我顾及老板的尊严只点了点头,可心里却很是怀疑这个理论——没有理由嘛,他们都有车,人家手头没生意的时候还能惯着你个臭要饭的?可是没用多长时间,事实就检验通过了他这个真理。我思来想去不得要领:他们都懒成这样?人少寂寞、让你陪着他们下班?热爱自然、网开一面、不竭泽而渔?但自觉很是幼稚,于是疑问脱口而出。贾哥说得明白:都是老乡嘛,过来你也是打电话。就这样,有了我们的百米安全线。




    可是今天,贾哥的两个理论都无的放矢了。我们的车被拥挤的车流挤进了属于我们的安全线以内、在距离交通灯二十几米的地方被那红灯截住了。而且自行车也不似往日的水流一般,稀稀落落、很多穿过红灯警戒迤逦而去。都怪这刚过的大雨,吓跑了自行车们。此时,只能听天由命了。




    意料之中的,我们和后面的一辆翻斗车很正常地被“请”到了路边。“驾驶证、行驶证送到车里。”戴着白手套、行头安置很规整的交警同志指着马路对面的一辆“桑塔纳”命令道。我和贾哥对望一眼,我笑了,他也笑了,苦笑。




    我拿着行驶证和贾哥的驾驶证怅然下了车,心里盘算着该给哪个大哥致个电求个情:人情啊,还是得有个轻重缓急。一阵尖利的刹车声打乱了我的思绪,抬眼望去,几米远处一个闯红灯的老人已被急冲过来的轿车吓得不知进退。我的脚已不由我多想,几米的距离三两步便扑了过去。轿车不安地喘息着从我和老人的身边掠过,好不容易停在了行驶道(四排车道的外道)上。老人被我拽得一个趔趄,晃荡着要倒下,还好被我搂在怀里。我简单安慰几句,便拿着两证去“交差”,心里已没有了即将被迫掏腰包的阴郁。远远望见刚才还在车外张望的一个穿着制服的大个子开车门钻进了车里,我径直朝那车子走过去。




    车里坐着的方脸人显然是个领导,外面抓车的是他的兵。方脸人一直看着我从马路中间走过来,那脸像铁道口那家石碑店里的小伙计练手用的石头、沟壑纵横一片狼藉。我离着那辆“桑塔纳”几米开外,他便木着脸从车窗里伸出了手,我心里暗骂:“你个急猴儿。”




    简单地翻看了两证后,他问道:“拉了几吨?”我一脸讪笑、哈着腰说:“嘿嘿,不多,两……两吨半(我的车荷载两吨半,实际装了四吨)吧?”他紧接着说:“你问我呢?!到底多少?你看你那个大罐,你看你那轮胎!耍小孩子呢?”我们这两句话之间插不进一根针去。我一溜“嘿嘿嘿”弯腰挨近车窗,边说道:“大哥,你看这……”




    若论起这份功夫,大学里可是学不来的。首先得练就两层脸皮:里面一层再气得挺尸,外面那层也得像刚擦二两“大宝”一样水润光泽、摆好酒窝。再者,还要学会“行话”:“大哥”要是换成“先生”,他准边吐边对你说“大户人家出来的吧?先拿两千,明天到队里领车”。其三,要把握好时机:他说话时你得飞快地想好对策,千万不要打断,否则后果自负,别怪师父没教你;当确定他已说完最后一个字,你数到二,摆好外面那层脸、按照你的三十六计话术徐徐道来,当然还要适可而止、适时停顿。其四:如果你有个好“大哥”,你必须在第三条的基础上再添上几分神秘、烘托气氛——“大哥”嘛,当然要有光辉形象,必不可少地还要或直抒胸臆(大哥是你五服内亲属)、或是暗渡陈仓(各类朋友,靠你的逻辑思维去发掘)地道出他和你关系很不一般。孙子曰“兵者,诡道也”,你再诡一诡还能诡出很多这些“实用主义哲学”来。




    又是一个意外,方脸人跳出了我的逻辑,手掌抵住我靠过来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说:“小子,别跟大哥来这一套。”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从副驾驶座位上拿起一个帐薄样的东西,上面细绳拽着一支笔:这就是司机闻名丧胆的罚款单了。我五官移位、七窍升天,急急说道:“哎哟,大哥,我今天可还没开张……”




    方脸人面无表情,似乎没听见我的“肺腑之言”,拿着那撂催魂符在手里掂了掂,又“叭”地朝我丢来。事出意外,一定是潜意识帮我接住了它。我的脸扭得怪怪地——尽管比他的脸平整一点,但远不如那张外观让人不太受用、但异常平静的脸看起来脚踏实地。孙子还说“兵贵神速”,可这一连串的突然已经把我的大脑打回了猴子状态、再不肖说那三十六计话术了。




    “自己填吧。”他没看我,朗声说道。我由惊转喜,如逢大赦。“这”了一会儿,见方脸人点着根烟、不理不睬,几年的江湖经验告诉我,这不是在开玩笑。于是乎,我窃笑着在罚款单的“金额”一栏工工整整填上了“50”。随后,拿出五十块钱连着那罚单一并递了回去。




 




    贾哥有了几分酒。他的酒量很不错的,平时我是不敢相陪,可今天却能得幸一见他的醉态。




    “怎么了,大哥?今天咋还喝不过兄弟了呢?”我边说着边又给他满上。




    “唉,猴儿喝高了不上树、我喝多了也会吐哟!”他早已摘掉了眼镜,本来和我一样的小眼睛笑着眯成了一道缝,我看到了那眼里放射出一道光亮、由一个老司机冰冻的心被安慰捂化而成的水折射出来的光亮。




 




(特别提醒:雨后路滑,小心驾驶。)   



#日志日期:2010-5-12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执书事武 仗剑天涯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shipuspace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0465 次
    ·今日访问:13次
    ·日志: -242篇
    ·评论: 0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10-5-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