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随譗
读书随譗
liangjie.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长清
<<上一篇 下一篇>>

熊彼特是否属于奥地利学派?

作者:梁_捷 提交日期:2009-7-30 20:02:00
熊彼特是否属于奥地利学派?
――新熊彼特主义与新奥地利学派的比较
梁捷

【内容提要】
熊彼特是个奥地利的经济学家,深受奥地利学派学者如庞巴维克的影响。但是他的思想体系极为庞杂,既有吸收瓦尔拉斯一般均衡理论,也有借鉴德国历史学派和英国新古典经济学的思想。他后来在美国的哈佛大学执教多年,并没有和奥地利学派代表人物如米塞斯和哈耶克有很多接触。所以一直有学者在讨论,熊彼特是否属于奥地利学派?
 本文回顾了熊彼特与奥地利学派的渊源,特别是从“创新”和“知识”论题入手,比较熊彼特和奥地利学派在这一问题上的理解和阐释。熊彼特虽然在基础的方法论立场上与奥地利学派不同,但在理论应用上与奥地利学派的看法颇多一致。最后,本文试图给予熊彼特一个合适的位置,并论证新熊彼特主义与新奥地利学派之间的差异与关联。

【关键词】熊彼特 奥地利学派 创新 创造性破坏


引言

 熊彼特是个很难归类的经济学家。他在纪念自己老师维塞尔的一篇文章里说到,“在有限的篇幅内给他(维塞尔)的科研工作下一个定义依然很困难,尤其是对于英语国家的读者来说,因为他丝毫不按英语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他的写作技巧不是很高明,是为数寥落的不能用简洁的笔法来表现他清晰的思想的人中的一位。” 这个概括也大致适用于熊彼特本人。
 有很多经济思想史著作将其归入奥地利学派,如斯皮格尔的经典教程《经济思想的成长》,即在整体的思想史脉络中,将熊彼特和米塞斯等一起归入到奥地利学派的传统之下。
 然而熊彼特本人并不见得承认自己的奥地利学派身份。他在遗著《经济分析史》中,给予奥地利学派(如维塞尔和庞巴维克)的篇幅非常少,远不如法国的瓦尔拉斯、意大利的帕累托或者英国的凯恩斯,更少提到同辈的米塞斯乃至哈耶克。熊彼特对社会主义的看法也与米塞斯、哈耶克等人大相径庭。晚年的熊彼特,同米塞斯、哈耶克等同在美国任教,却没有交往。所以,奥地利学派内部一般不承认熊彼特属于奥地利学派。
 上世纪七十年代以降,熊彼特思想与奥地利学派都开始复兴。熊彼特的思想的“经济发展理论”被一部分演化经济学家如纳尔逊、温特、理查森等所继承;熊彼特的“资本主义理论”和其他政治社会学理论被斯维德伯格、贝拉米等所发展;管理学宗师德鲁克则自称自己的知识论思想受到了熊彼特的启发。有一些经济学者开始自称“新熊彼特主义者”,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重视演化方法,重视创新过程,并与新古典经济学有很好地结合。
 而随着哈耶克获得诺奖,米塞斯及其继承者在纽约大学、乔治.梅森大学的长年努力,奥地利学派在美国的影响逐渐壮大,成为很有地位的一支经济学流派。柯兹纳、罗斯巴德等学者也都在奥地利学派研究领域内做出创新,使得奥地利学派在一定程度上与新古典经济学产生互动。
很多学者在研究这两派理论时,撇开表面上的巨大差异(如熊彼特在一定程度上同情社会主义,而奥地利学派是社会主义最坚定的批评者;熊彼特推崇均衡分析尤其是一般均衡分析,而奥地利学派始终反对均衡分析),发现两者亦有许多相同之处。比如两派的研究都重视“演化”,即把经济视作动态过程,以“创新”或者“创造性破坏”作为经济变化的核心动力,注重知识和技术的扩散传播,从总体上理解和把握经济系统。
 于是近年来,又有许多学者开始讨论,熊彼特是否应该属于奥地利学派?所谓的“新熊彼特主义”与“新奥地利学派”又应该是怎样一个关系,本文则试图对这个问题进行简要的回顾和梳理。


一 熊彼特的奥地利学派渊源
 1883年,熊彼特生于维也纳。1903年,他开始对“经典经济学理论”产生兴趣。进入大学以后,熊彼特与第二代奥地利学派代表人物维塞尔、庞巴维克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特别是1905年,他参加了庞巴维克组织的著名的“资本论讨论班”。但是与米塞斯相比,熊彼特并非在思想上与庞巴维克最接近的学生。
 1894年,马克思生前只留下残缺手稿的《资本论》第三卷由恩格斯整理出版。庞巴维克很快出版《马克思体系的终结》,认定《资本论》的第一卷和第三卷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根源在于作为形而上学的“劳动价值论”的公设。更年轻的希法亭在这件事的刺激下,写成了《庞巴维克对马克思的批判》,1904年发表在新创刊的《马克思评论》上。1904年,正巧庞巴维克也回到维也纳大学,于是就有了1905年的讨论班。
 庞巴维克一贯谨慎,虽然他有许多学生,但这种谨慎态度妨碍他把学生变成门徒,而鼓励他们自由辩论。熊彼特与米塞斯、希法亭一样,都是庞巴维克的学生,都参与了这次讨论班。据说讨论从一开始就分为两派,希法亭为一派,拥马批庞;米塞斯最坚定地与庞巴维克站在一起,拥庞批马。熊彼特年纪最小,在旁边一言不发。
1910年前后,熊彼特以《经济发展理论》等一系列著作暴得大名,成为奥地利最有名的青年经济学家之一。那个时期,以门格尔、维塞尔、庞巴维克为代表的老一代奥地利学派学者相继去世,影响逐渐衰落。而以米塞斯和哈耶克为代表的新一代奥地利学者尚未出名。米塞斯接替庞巴维克主持了一个研究小组,比较有名的成员有哈耶克、哈伯勒,马克卢普和摩根斯坦等,但当时影响都不大。这些人后来几乎都去了美国,在美国才成为世界著名的经济学家。在米塞斯等人早期活跃的时期,熊彼特则弃学从政去了。后来,熊彼特和米塞斯、哈耶克等人都在美国重新执教,但交往变得极少。
上个世纪前半叶的主流经济学范式,一直掌握在英国新古典经济学家如马歇尔、凯恩斯、罗宾斯、奈特等人手中。长期以来,熊彼特的研究一直被置于新古典范式中进行讨论,被认为只是一个有欧陆特征的新古典主义者。本质上还是一个新古典经济学家,而非奥地利学派学者。
 但是熊彼特显然对奥地利学派有所保留。因为熊彼特认为门格尔开创的奥地利学派的一个根本特征是,“所有特定的经济事件都可在价值结构原则的范围内被理解。从纯经济的立场看,经济制度只是一个从属价值的制度。所有特殊的问题,无论如何称呼,都只是特例和不断重复的其他问题。所有特定的经济规律都是由价值结构的规律演绎而来。”
 熊彼特坚决反对奥地利学派“去历史化”的抽象演绎方法。他认为,纯粹经济理论固然是经济学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可历史和统计这两种方法也同等重要,三种进路相互补充。他的代表作《经济周期》中即明确提出,应该用理论(特别是一般均衡理论)、历史和统计这三种方法来综合研究。
 应该说奥地利学派秉持一种很严格的理论导向,米塞斯的《人的行为》最为典型,将整套分析都建立在“人的行为是有目的”这一前提假设上,抽象掉一些历史的、统计的因素。而熊彼特一方面在纯理论的方法论上与米塞斯不同(熊彼特坚持一般均衡理论),一方面在以理论排斥历史、统计的立场和态度上也不同。


二 熊彼特的发展-创新理论
 虽然马歇尔的发展理论要比同辈学者丰富得多,但结论并无很大不同:人口增加、资本积累继续进行;市场因而扩大,从而又导致内部和外部的经济节约,最终导致经济发展。熊彼特认为马歇尔新古典增长理论的不足之处,在于理论不够彻底。他在《经济发展理论》中,就试图提出一整套资本主义扩张的理论模式。他指出,“真正的资本主义,实质上应该是一种经济变动的形式或者方法,它从来不是,也永远不可能是静止不变的。”
 在真实经济周期理论中,货币和银行已经毫无作用了。既然人们都会理性预期,只有影响真实产出的因素才能影响人们的预期,货币作为间接过渡的产品,无法影响人们的预期。可是在熊彼特的经济周期理论中,货币与银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它们都与知识的理解与寻求创新直接有关。
事实上,银行的资产业务本身就规定了它创新的性质。银行必须创造信贷,必须寻找投资机会把钱贷出去,这样才能满足它的“平衡”目标。当然银行的贷款也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原初的资金”,另一种是“创新的资金”。利息的来源,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创新的资金”所带来的回报。
在一个没有不确定性,没有超额利润,货币供给稳定,价格水平稳定的环境下,经济就处于稳态(stationary state),这种经济没有波动,也没有经济增长。所有的储蓄都正好被用于投资,不多也不少,经济日复一日地循环复制。而在这样的环境里,没有经济学意义上的企业家(entrepreneur)可以幸存。
 但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确看到了不少企业家。熊彼特指出,这些企业家起到了关键的“企业家功能”(the entrepreneurial function),即打破稳态经济,充分利用不确定性来寻找机会和利润,甚至是在市场中设置垄断的机会。企业家的活动需要金融支持,需要一定数量的贷款来支持他们的冒险,也就是说,整个市场里必须要有一定数量的随时可以提供的“自由资本”(free capital)。企业家会重新组合资源的配置方式,但他们需要快速有力地运作资金,需要比稳态经济环境中流转的储蓄数量大得多的资本。通过有效地重新配置物资,劳动力和资本,整个经济就实现了创新,进入一种新的稳态之中。
 但整体地、社会地看待经济周期,我们仍然应该更多关注创新过程。因为一次创新经过自组织以后会“引发”一个经济周期,马上会有其他创新接踵而来,经济周期的“繁荣”阶段开始出现。只要创新频率减慢,贸易额、价格和利率就都会下降,直到通过“衰退”阶段重新建立起均衡为止。
 企业家会打破这种均衡,他们是经济波动的发起者,他们对知识的掌握或者理解发生了变化,促使他们采取创新行动。而他们的创新行动又提供了经济变动的工具。企业家们追求的是利润、荣耀和自我满足,他们试图改变经济的生产关系来达到目的,这种产生“新组合”的变化是经济波动最主要的动力。所以,经济波动就表现为产量,价格,收入和消费数量的不断上升,到达拐点以后又折返向下。这个过程始终不断,而实际经济也就在这一系列繁荣和衰退中逐渐演化,从一个均衡变迁到另一个均衡。
一般来说,最先变化的是消费者的口味。只要他们的口味和兴趣发生转变,需求也就随之改变。这样,原材料的需求也会进一步增大。这时候,具备创新精神的企业家发现这种需求,从而率先投入生产。同时,原材料数量增长本身也导致生产工具数量增长和人数上的增长。当然反过来却未必成立,印度和中国都是极好的例子。再往后,就是商品供应短缺的情况渐渐缓解,也就是商品的市场范围得到了拓广。随着跟进的企业不断增加,市场逐渐繁荣起来。
因此熊彼特强调知识和创新。在他看来,产品创新、组织创新和市场创新这些现象绝非由经济周期来决定。反过来,正是这些创新现象决定了经济周期。与其他诸如金融体系,货币总量,利率水平等要素不同,创新是最具破坏力的。创新往往意味着抛弃过去的生产方式,组织方式,很多传统不得不被主动地毁灭,所以熊彼特将其称之为“创造性破坏”(gales of creative destruction),而这才是资本主义经济周期的主要动力。
 单从宏观经济绩效来看,经济指标很难体现“有原创性的知识”和“无原创性的知识”的区别。这两类很不同的知识都只是改变经济绩效,增加产出,降低成本。但是对具体企业来说,“生产创新活动”和“反应创新活动”(模仿)则完全是两回事,无论从经济学抑或社会学来看,情况都是如此。这种创新精神和创新活动不能用“知识”和“技术”来刻画,因为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这些“谁有这些知识”,而是“谁先创造出这些知识”。


三 奥地利学派的创新理论
 与熊彼特对创新过程的精心研究相比,奥地利学派并不看重具体意义上的创新。米塞斯几乎没有论述过具体意义上的创新。只是表示,“只有人类精神和那所驱动的行动及产品,才是创造性的。” 奥地利学派虽然也把创新作为社会的动力机制,但根本上关心的是人的行动,而非创新的具体过程。
创新涉及的知识极为复杂,奥地利学派只追求关于创新的知识,而不追求创新的知识内容。米塞斯进一步指出,“人类行动学的先验知识,完全不同于数学的先验知识——或更精确一点说,完全不同于逻辑实证主义所解释的先验知识。这种不同是范畴的不同。人类行动学的一切思想的出发点,不是任意选择的公理,而是在每个人的心中充分地、明白地、必然地显现出来的自明的公理(即人都是有目的的行动)。……心中有这种认识的动物,与心中没有这种认识的动物,两者之间隔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只有前者才叫做人。人的特征正在于他是有意识地在行动,人是行动的动物。 ”
 奥地利学派放弃了对创新内容的把握,但对于创新实质的认识,与熊彼特颇有相通之处,亦是把创新视作一个时间上连续的过程。从内容来看,创新有两个方向,一是发展了技术,二是改变了生产结构。(Menger,1971; Hicks,1973; Lachmann, 1977; Amendola and Gaffard,1988)。可以说,技术进步是创新的结果而非创新条件。创新过程就是一系列成功的“技术创造”。这些“技术创造”有效打破旧有生产格局,获得递增 ,最终被保留了下来。
 生产能力的改变,绝不应该简单地以“技术进步”或者研发来代表。奥地利学派强调人的行为,人对知识的理解和运用。技术进步的根本作用机制,是人们对于某些经济生产过程或者资源配置模式的知识产生变化,取得进步。只要能够更好地协调和配置经济资源,就能导致生产能力的改变,这方面知识的进步,效果上很难与“技术进步”相区分,也不应区分,本质上就是人们运用知识能力的进步。
柯兹纳指出,“理解所强调的是人的行动的目的论性质或者追求经济的性质,而人类行动学则以更宽泛的目的性为基础 ”。也就是说,人类行动学的方法认为,“个体决策者积极地保持着警觉(alertness),在进行搜寻,而不仅仅是被动地照给定的约束配置各种资源以追求不同的目的。 ”警觉(alertness)是柯兹纳提出的一个关键概念,他认为警觉乃是行动之中的企业家的根本要素。他以米塞斯所提出的企业家精神的概念为基础,强调竞争必须被视为一个持续的过程,而不是一个没有时间性的状态。总的来说,柯兹纳以企业家精神理论为核心,对主观主义的分析进行了多方面的拓展。
 柯兹纳对于创新和市场过程的论证核心其实相当简单:企图理性地控制经济体系就需要非理性,因为经济协调所需要的知识是任何单个或集团的心智所无法知晓和掌握。竞争的市场过程则能够系统地使人们发现和利用经济协调所必需的知识。市场参与者的激烈竞争生成并显现了恰当的经济知识。另一方面,干预市场过程所得的结果决不可能达到干预者的计划和目的,他们必然大失所望。而干预的这种失望情绪并不会导致取消干预政策,相反,必将导致更进一步的国家主义和经济控制。最低工资法或租金控制法就导致法律所欲帮助的所有人的利益反倒受到损害,尽管如此,这些法律却仍然年复一年地获得通过。
作为激进主观主义者,柯兹纳认识到了经济主体唯有作为人类心智的互相作用来讨论才是有意义的,因此并不会堕入唯我论的陷阱。市场制度就是协调这些个体心智有意义之表达的机制。人们在社会互动中发现机会的趋向为某种社会秩序奠定了基础,这种社会秩序绝非任何人之刻意的设计,而是千千万万个人有目的的行动之结果。
 总的来说,奥地利学派并不愿意具体到操作层面来研究创新行为,也不愿意对创新和知识的扩散进行实证检验。甚至从奥地利学派根本的方法论来看,必须反对实证研究创新过程的企图。因为要研究创新过程,需要大量关于经济协调和经济认知的知识,这些知识又是研究者几乎不可能完全掌握的。所以,类似熊彼特在《经济周期》中进行的“理论、历史、统计”相结合的对于创新过程的研究方法,奥地利学派认定它几乎注定会失败。


四 新奥地利学派与新熊彼特学派的共识

目前,有一些学者实际上在做沟通新奥地利学派与新熊彼特学派的工作。将两个学派在方法论上的差异悬置,那么两者在“创新”上的共识将成为沟通两个学派的关键。而要深究创新,必须对创新背后的知识论再做一番拓展。
里兹洛在深化奥地利学派知识论方面做了一点工作,他(Rizzello,1995)主要想嫁接奥地利学派与制度变迁理论。基于奥地利学派的个人主义传统,里兹洛宣称自己“在立论基础上反对瓦尔拉斯和帕累托的主流框架;在实际操作中采取渐进发展而非均衡的方法”,并且对新古典范式也进行了尖锐的批评,从而与诺斯等人在关注制度的渐进性方面取得了共识。但其“目的并非在主流经济学之外另立体系,并推翻所有传统观点”,对制度变迁的分析仍以新古典主义的需求-供给框架作为蓝本。
他立足于以米塞斯、哈耶克为主要代表的主观主义方法论(Subjectivist Approach),修正了模型的供给方面,指出跨代知识积累是一个高度个人化的过程,人们总是根据自身的特定经历来诠释所获得的信息、并创生出新的概念,因此客观的制度变迁根源应从主观个体的 “心理维度”(Psychological Dimension)中去寻找。
正是在这个层面上,路径依赖获得了基于微观个体的解释,与米塞斯传统联系在了一起:制度变迁“受其特殊个性影响,受其既往的经历影响,受在解决问题过程中与环境形成的特殊正反馈影响,受个人学习过程影响,最重要的是,还受知识获取的主观机制影响”,而不能将其客观化、社会化。
 但是新熊彼特主义要求放弃极端的知识论上的主观主义方法论立场。希佩尔(Hippel,1994,1998)和魏曾堡(Weizenbaum)认为,只要不坚持奥地利学派的这一理论立场,我们就有可能进一步讨论最难传递的默会知识(tacit knowledge)的传播形式。知识的表达和传播在现今社会已经造成巨大的影响,也许比单纯追究个人对知识的理解更为紧要。
 奥地利学派学者波兰尼(M.Polanyi)于1958年在《个体知识》一书中提出了显性知识和默会知识的区分。默会知识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知识,是一种经常使用却又不能通过语言文字符号予以清晰表达或直接传递的知识。如我们在做某事的行动中所拥有的知识,这种知识即是所谓的“行动中的知识”(knowledge in action),或者“内在于行动中的知识”(action-inherent knowledge)。
对知识表达而言,行动是和语言同样根本的表达方式。但一些新熊彼特主义者开始挑战行动和语言之间那几乎不可逾越的鸿沟。一般而言,默会知识可以通过下面几种表达形式转变成为可以沟通、交流、互动的知识。
第一种途径,主要是通过“姿态”(gesture)与语言把知识固定下来。这种默会知识的传播,主要发生在师傅-学徒的传授过程中。学生通过在师傅身边,记录语言或者模仿师傅的举止、行动、姿态,学会其中的默会知识。
 第二种途径是“编码化”(codifying)默会知识。有许多默会知识在较早时期还无法被编码化或者通过语言表达,随着经验丰富和语言的衍生,一部分默会知识就有可能被编码化或者通过语言来明确表达。当然这里的语言并非科学的、规范的语言,一般是流动的、多义的、不精确的语言。如果默会知识已经可以由科学的、规范的语言来表达,那时候它也就不再是默会知识了。
第三种途径是摄影和记录下来的默会知识。随着科技进步,我们传递默会知识的能力也明显增强。在哈耶克和波兰尼时代很少见的摄影、摄像、录音技术,在今天已经变得很普遍,大量默会知识通过媒介创新而被保留和广泛传播。
 在前面两种默会知识的表达途径中,默会知识都经过了“编码”过程,也就是经过了人的有目的的学习和理解,然后加以复制和重现。默会知识可能在编码过程中有损耗,或者是扭曲。或者说,不同类型、不同基础的编码方式,可能会从完全不同的角度去理解默会知识,经过传播而放大,最终造成完全不同的社会效果。
 第一种途径是“再现”默会知识,也就是没有明确披露编码化默会知识的过程,只是通过结果的相似性来证明默会知识的传播;而第二种途径要披露对默会知识的编码方式,虽然不同于科学、规范的语言,而是一种流动可变的语言,但仍是一种编码方式,比第一种方式要透明一些。
 第二种编码方式,对于第一种模仿方式的损害,与显性知识对默会知识的损害很类似,即它有可能更严重地误解了默会知识的含义。而它的优势在于,它对默会知识的再现可能会更准确,即通过它可以重复、比照、反证默会知识,从而更准确地将默会知识固定下来。
这样,新熊彼特学派的学者就深化了波兰尼“默会知识”的研究,从知识编码技术的角度对其进行了拆解。已经有很多学者注意到,编码技术在基于知识、基于创新的现代经济中占据了核心的位置(Abramovitz & David, 1996; David & Foray, 2002),而且关于编码技术的知识的增长速度,要远远超过其他类型的知识。知识的编码技术,目的是为了节约成本、便于交流,但不同类型的编码方式,节约成本的方式并不相同。有学者大胆提出,技术进步、技术变迁的过程,已经对不同类型的知识编码方式产生不同影响(Cowan,2001),而这一点将成为左右以后经济发展路径的关键。
 在新熊彼特主义的知识论基础上,可以进一步探讨他们对熊彼特创新思想的最新阐发。这一领域中,成就最为显著的是所谓“技术的社会研究”学派(SST),他们综合了此前多种经济学、社会学流派对于创新理论的阐发,归纳成为一些基本的观点(Russell & Williams, 2002;Rohracher, 1998)
其一,社会改变了技术的特征。这一点是新熊彼特主义的一个重要立场,即技术绝非社会中性,绝非与经济制度、社会环境无涉。正如前文指出的,知识编码的方式会有倾向,这种倾向绝非单纯的经济导向,也不是科学内在的逻辑,而是与整体社会的组织、结构、观念、文化、意识形态有关。
 其二,技术研究必须要将技术置于具体的历史语境。卡尔.波兰尼一直认为市场运作要嵌入社会之中才有意义。而新熊彼特主义一般认为,技术进步也要嵌入历史语境之中。技术创新并不一定是显性知识的创新,也可能是默会知识的创新,包括前述的第一种途径的创新和第二种途径的创新。
 而默会知识的创新,则决定了它决不可能是全局性、普适性的,不可能以很低成本在大范围内传播。过去新古典经济学对知识创新和技术创新的研究,往往忽略默会知识创新这一维度,从而低估了创新对整个市场经济和社会的影响。
 其三,技术与社会相互决定和塑造。就是说,知识传播和技术创新,对于经济、社会的影响并非单向,而是双向互动。只考虑单向的因果关系,往往会扭曲问题。技术与制度都不能过度抽象,而应该看作一个复杂系统,并且在动态演化。
 在这方面,新熊彼特主义者的工作非常细致,融会了多种不同学科的思考,并且对知识论和创新过程都做了实证方面的研究。奥地利学派根本反对这种进路,但最终两派在知识论和创新过程的认识目标上非常接近


五 熊彼特是否属于奥地利学派

下略,论文初稿,欢迎批评。

#日志日期:2009-7-30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wxkid123 评论日期:2009-8-2 14:09
晕,下面呢?继续发吧~
评论人:anna0804 评论日期:2009-8-4 12:58
谈不上批评,说说直觉感受啊……

如果不是急着发表,还是尽可能写深入些吧,初读有些平面,更像综述……没有让人有那种“哦”的惊喜……

如果要紧扣“熊彼德与奥地利学派的关系”,文章内容似乎又有些太杂了……

生平经历部分有些不够真实感,学术观点部分叙述得不甚连续,生平经历与学术观点上的融合也不大密切……

——读者ANNA
评论人:堕落的矿工 评论日期:2011-9-14 15:43
  此文章只不过回忆了一通奥地利学派的知识要点。
  奥地利学派所坚持的原则,熊彼得没有坚持,方法论上的不同会导致理论的不同。虽然有相同的分析结果,但是也会产生错误的分析过程。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读书随譗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梁_捷 

·全部博文(445)
·读品 (264)

用户:
密码:

·伟大的中国经济转型(2010-1-10)
·中国的非洲(2010-1-10)
·西方学界关于德沃金平等理论研究述评(2009-12-9)
·阿马蒂亚·森:什么样的平等?(2009-12-9)
·近代英国法人观念的起源(2009-10-16)
·森:社会发展中的和谐与不和谐——中印经验比较(2009-10-16)
·刘善人讲病(2009-9-20)
·我的抑郁症(ZT)(2009-8-29)

·好...(2014-12-1)
·  写的好...(2011-12-23)
·  谢谢,太精彩了O(∩_∩)O!...(2011-9-24)
·  此文章只不过回忆了一通奥地利学派的知...(2011-9-14)
·  中国传统的文化不能丢。...(2011-4-23)

·呵呵,老知青你好!几年没跟你联系了,我也...(2010-5-26)
·来看你了,祝你每天都开心...(2009-4-25)
·不要用黑体好不好?眼都花了...(2008-9-17)
·梁捷老师 你是北京五中的那个语文教师吗...(2008-9-8)
·为了在现在,仍能安静读书,写文字的你。朋...(2008-7-5)





·2010-1(2)
·2009-12(2)
·2009-10(2)
·2009-9(1)
·2009-8(5)
·2009-7(9)
·2009-6(7)
·2009-5(1)
·2009-4(12)
·2009-3(7)
·2008-12(1)
·2008-11(4)

·孤云
·多奇
·JJJ
·云也退
·北望
·维舟
·危舟
·木木
·旧版读书随箚
·知白守黑
·王建坤
·教官
·言一
·碧城
·水木乔纳森
·吴冠军
·闲云野鹤
·郦菁
·方钦
·华芳
·CC
·牧师
·kielboat
·钱烈宪
·渔夫
·王晓渔
·成庆
·卢德坤
·孤云
·云生
·木有书读
·伊宜以忆
·韦森
·汪丁丁
·罗卫东
·笑楚
·东方愚
·河西
·颜桥
·Sally
·李牧之
·周业安
·刘苏里
·叶航
·阮一峰
·范昀
·戴新伟
·龚鹏程
·董志强
·张闳
·朱大可
·Gin
·杨不风
·冯维江
·丁剑峰
·富大人
·冯钢
·vivo
·高一峰
·食货
·罗颖杰
·沈宇
·刘旭俊
·章可
·箘柠

  • 访问:11937525 次
  • 今日访问:291次
  • 日志: 445篇
  • 评论: 1786 个
  • 留言: 51 个
  • 建站时间: 2005-12-7

范泓1955 普通成员
梁_捷 管 理 员

小奋青滤pe
2019-10-19 16:02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4 07:31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3 22:44
烟渚行
2019-08-26 18:19


天涯社区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