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若:无声的告白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宋若:无声的告白
weixiaoruochu.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那些错失在我手中的岁月 近乎透明的蓝 尘世里我默默停留
博客信息
博主:微笑若初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过莲塘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2009-7 ( 1 )
·2009-1 ( 1 )
·2008-12 ( 1 )
·2008-10 ( 1 )
·2008-9 ( 5 )
·2008-8 ( 5 )
·2008-7 ( 3 )
·2008-6 ( 1 )
·2008-5 ( 1 )
·2008-4 ( 5 )
·2008-3 ( 7 )
·2008-2 ( 6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347008 次
今日访问:48次
日志:-22篇
评论:213 个
留言:24 个
建站时间:2005-12-2
博客成员
虽子 普通成员
大红石头 普通成员
微笑若初 管 理 员
李双鱼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27 09:47
小奋青滤pe
2019-11-28 06:02



<<上一篇 下一篇>>
2007年诗歌回顾(全)
作者:微笑若初 提交日期:2008-1-8 12:51:00
桃花

仿佛做过一场繁华琐碎的梦。
等待着我的那个人,站在天空下
清寒而淡定。谁会在谁的眼底盛开?
细雨如针,心微软
从桥这头走到那头,始终没看见江水不停的流。

早春

就是这样了。我告诉你
什么花开了,水哗哗的流
我的鞋沾了泥土了,青草的气息
好舒服。假如我快乐的谈起这些
而无端的摆弄手里的花伞。很多词汇
比如:愿望。村庄。冰蓝。
失语。要怎么告诉你
我刚才所说的春天是不完整的

背叛

城市都是一样的。每座城市都
有一样的生存法则。工作经验。
简历。身材。它们操纵你的生活。
但我不该在这里,尽管我不知道自己该在哪里。
已经很冷很冷了。长江水
无休无止啊,这么多的木棉
又大又白。爱情越来越白
病越来越鲜艳。谁受了谁的蛊惑
自言自语。直到患上失语症
怔怔看着另外一个你
手持利刃

2007/3/22

过时

体内的钟还没有醒来。行李
简洁而暧昧。什么样的细节
我不该带走。你的目光越来越
轻

《四月之痒》

所有伸向天空的树枝
所有解冻了的泥土
祈求花朵与翅膀的幻想者
所有欲望与都市,亡灵与野兽
所有已知与未知
所有时间与空间
还没有解决的爱情或仇恨
你们终于得逞了!


倒春寒

火车开过去了。背着旅行包的人
一团一团的在移动,春天象一场瘟疫
逃离还没有结束,日子仿佛无休无止。
春天的时候我在武汉。今天出门穿厚外套
路上有很多人卖冥纸。乍暖还寒时候。
该肃穆下来,去墓地看看那些故人
跟他们聊聊风月,也可以聊到生死
但你不能跟任何人谈起诗歌
2007/04/06


废墟

没有海。没有人唤我的乳名。
每天走过的路都不认得自己。
电话一直没有响起。该走的都走了
我想去看望摆路边摊的慈祥的老妇人

雨前

这该死的鬼天气!
爱人露出苍白的侧脸。
穿细高跟的胖妇人,提扯着裙子小跑
我坐在窗前,充满了崇拜与绝望。
2007/05/03/

初夏的妄语

木槿花如何开,如何
在人群中准确地认出自己
爱过的人那张脸闪烁不定。 决绝的极致
是没心没肺的过日子。
蚊蝇过多,白昼如此漫无目的
忧伤远远大于生活本身
2007/5/30

拿什么献给你

我有糖果
我有桃木梳
我有往事
我有一小截明亮
我无计可施
好吧,告诉你
我有毒


耳洞

青青很久没恋爱了
她睡觉的样子象一只猫
去年,她离开了山东那个伤心之地
热爱打扮与美食
她告诉我,她其中的一个耳洞
不能戴金属质地的耳环
否则会很疼



过马路

这么多人要到对面去
有这么多人生命里一小段路程
是一模一样的
有人到对面就消失了
还有人上了同一辆车
后来也消失了
还好,我混在他们中间
没有任何身份值得暴露


武珞路三巷

进巷右边:唐人休闲广场,
京都网吧,湖南米粉
左边:禽蛋批发市场,垃圾场
往前:私人诊所,小超市以及
烧烤店,裁缝店
我从四楼望下去
街上行走的打工妹,刚吵过架的
中年妇女,宠物狗,房东
以及身份不明的男人
他们各安天命,对于我的统治
一无所知


境界

二十三岁。眼眸明亮。
心中有猛虎但沉默少言
偶尔失眠,做梦。不十分欢喜。
住在铁轨旁,看时光能将我怎么样

2007/10/26

对青青是否是个诗人的考证

青青,女,唇红齿白
失恋已久,且对追她的男生
脾气尤其的坏,经典语:
想对谁好就对谁好。
眼神可以杀死人
做饭水平一流,曾让多人念叨
喜欢照镜子。
会在一段时期喜欢一种颜色
纵容我撒娇,纵容我写字
但不允许我写她的某些德行
她说:她还要嫁人的。


火车

许多东西
只有在夜里
才是最真实的
比如这空出来的房间
比如夜凉如冰
比如你的身体某些器官一一醒来
一切都很安静
火车有秩序的开过

理解

我是走在大街上
忽然想起了你的诗句
当时我看到
那么多车象一堆破玩具
那么多人面无表情

我想起你的诗句:
“芭蕉就是芭蕉
甘蔗就是甘蔗”
我想起这句诗
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
我只是在把这个“你”
是否改为“小引”这个问题上
犹豫了一小会儿

害怕

2007年,为什么是
我们两个人在一起
吃饭,吵架,涂眼影
很多人说我们象同性恋
也有人说我们象双胞胎姐妹
假如很久以后
我们还是在一起
会不会越来越象一个人
把自己分成了两半


这个下午,突然想起一种轻薄的花

去年,我在这首诗里写的是
“如今
芦花轻扬,马蹄远去”
现在我的理解是:
多年以前以及多年以后
许多事情
它不该是那样的
但它还是那样了
否则还能怎样呢

2007-11-15

入冬

如果你正好也在想我
可能是因为
当时,你坐在冰凉的椅子上
觉得房间里
缺点什么

冬天的约会


其实这样也好
我们都
裹着厚厚的一层
皮毛
象动物一样
先互相嗅一嗅气味
然后再谈一谈天气
假如都没有合适的借口
我们还可以
多坐一会


相见欢

我们去看火车吧
去听一听流动着的声音
然后在地铁站里亲吻
让他们去奔走相告
让他们去出生,入死。
当我们回来的时候
会在一首叫做相见欢的诗里
形同陌路

11/22


晚安


亲爱的陌生人
让我们在电话里
在QQ上
互道晚安
你会梦到
你的狐狸精
你的英雄主义
你片刻的宁静
和重复的
明天


我容易安静下来了


不说了。不想重新温习
不要追问了。即使你真的懂。
真的懂了又如何呢?
我们还是一样
各自在各自的伤口里
撒盐,种花
掩埋真相


夜色茫茫或者其他

半夜里
隔壁轻微的喘息和低语
他们似乎都在相爱
或者背弃。他们明天还会衣冠楚楚
或与人貌合神离。
想到这里
我总觉得有一种偷窥的羞耻
与快感

12/2

兄弟

读宋传营遗作《恍惚》后有感

还有什么情可以抒发?十二月
这温暖的阳光令我觉得羞耻。火车
呼啸而过。有谁端坐其中?
象是素未谋面的杀手。有人
下车了,在不知名的小站
那涌动着黑色的头颅,他们的悲伤
毫无形状。

但我不能代替你们活下去。我甚至
不敢缅怀,这么多光照在脸上。这浩荡的冬天。
若无其事的头颅。我体内的顽疾
不断的还在分行,它们不是重生,没有开始
也没有归途

这样我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那些新鲜的生命,都来自我们的肉体
对决,悲悯,快感,冷漠,囚禁
统统都源自我的肉体,多年以后
残留着黑色的头颅,在尘世继续厮杀
而我们回到地狱里,微微颔首,对饮
并且喊不出对方的名字

2007/12/07

从死亡开始明亮的生活

沈鱼他敢这样写诗
并且贴到网络上
被我读到也就算了
问题是我耿耿于怀好几年
也没找他算帐

今夜宋若是个诗人

我一行一行的删去那些字
那暗涌的潮汐
它们来过也并未取走什么
只有这夜晚是伤人的
并且会越坐越深

2007/12/8

冬日花园

在这样一个无聊的午后
地上满是枯草,对面的建筑
机器轰鸣。火车没日没夜的奔跑
其中有多少是虚度的光阴
又有什么不曾虚度
一位老者练习着他的太极
他旁若无人
他的故事仿佛慢下来
成都或者西安
战争或者情人
他的太极已练入化境
令我的目光突然慢下来


我未曾献给你一首诗

鲜花献给你
情欲献给你
最后的死亡也要献给你
这酒醉的头疼献给你
这手指不再写字
你的名字我还没有念完
你的胃痛,还会发作
这杀人的月亮也可以献给你
这寂寞
还得再煮一千年
煮出夜夜笙歌的晚唐
一个书生,一个姑娘

写给凌晨三点在线的余刃

你也在听火车吗
如果是
那么你是否能够说出
很多年以后
火车是不是还叫火车
它不叫火车还能叫啥

2007/12/18


又一年

似乎一切都没有变。还是这样杀人不见血的日子。
初恋已经不值得回忆。想要养一只毛发齐全的
小动物。它有温暖的眼睛。
这已足够。醉酒不是理由。你必须回到明天的生活里去
你必须有充足的睡眠,充足的病
最彻底的绝望就是不再绝望。
最孤独的生活就是像所有人希望的人那样去生活
让爱着你的人不担心你感冒。让你的上司欣赏你
让鸟类都迁徙。让一切过去都不值得怀念
让所有的猫都去死


空隙


你的手指。烟灰。
无法忍受的光。它入侵
陌生的房间。日期久远但未开封的娱乐杂志
哥特王子的唱片。空了的啤酒瓶
旧情人留下来的项链。粘满灰尘的书桌
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


白色的屋顶

闲下来的下午。远去的旧时光。
年迈的母亲住在木房子里。
她亲切而满足。
她摸着你的旧照片。
她想你小时候做过的傻事。
仿佛她想要的生活都已经得到了
仿佛未得到的都已经不再遗憾了
仿佛春天总会来临,可以动土
适宜婚嫁,或者采茶。

父亲


一

父亲曾经是个杀猪匠
一条河上下的过年猪
都归他管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然后在主人家
抽烟,打牌到天亮

后来他的徒弟
学着他的样子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帮人操办喜事
把这个当作一种营生

整整一个冬天
叫爸爸去杀猪的人还是很多
他在家抽了几天的烟
然后把所有的刀具
全部送给了他的徒弟


二

哥哥的新买的钢笔又丢了
父亲又是暴跳如雷
家里又是一片混乱
大我七岁的哥哥跪在水泥地上
他跪着什么也不说
五根竹条全部都打断
父亲打一下
口里骂一声
我坐在墙角大声地哭


我还以为哥哥不懂得逃走
但有一次他逃走了
那个晚上
趁爸爸去外面找竹条的时候
他从后门跑出去了
当时我不在家
我只听说
他跑到我们的自留山上
所有的亲戚
都去找他
他们到处去喊哥哥的名字
二婶说
当时我哥哥爬在一根树上
对树下说
你们别找我了,我不要紧
外面很冷,早点回去


三

哥哥十六岁就出门打工了
哥哥的成绩一直都不好
没有考上初中
然后爸爸问他是不是想读
多交了一百五十块钱
但上了半年
他就不想上了
为这件事
爸爸唠叨了很久
说:我不管你的
反正你是你的一辈子

从小我就是个聪明的孩子
每次考试都拿得到第一
冬天也不跟他们一起堆雪人
不长冻疮
听妈妈说
我小时候长得比现在漂亮多了
嘴也很甜
叫我喊谁我就喊谁
叫我不干什么我就不干什么

现在我还是若无其事的活着
写诗也不跟不该说的人说
把自己藏得很好


而事实上
爸爸从来都没打过我
连一句重话都没说过
他嘴碎,结巴
哥哥说话也有轻微的结巴
而每个认得我妈妈的人
都知道我是谁家的孩子
这一点
直接导致了我不再嘴甜
并且在十八岁就开始肥胖

四

爷爷死了
哥哥打电话的时候
我问他是不是说错了
我以为是奶奶死了
奶奶病了很多年了
听说是子宫癌
还有一些据说是可以传染的病
妈妈总教导我们
别去奶奶家吃饭
别吃奶奶给的零食
但我和我的堂弟
总喜欢赖在奶奶家
看她颠着小脚
忙进忙出

后来我了解到
大部分人听到电话
都以为是传信的人说错了
因为我们都知道奶奶快死了
每个人都在等待既定的结果

而事实上
真的是爷爷死了
秋收的时候
他一个人去掰他自己种的玉米
天黑了
还没回来
幺婶就喊人去找
他倒在山沟沟里
旁边是七零八落的玉米
他的一辈子都倒在山沟沟里
爸爸从北京的建筑工地赶回来
他说,值得欣慰的是
你爷爷终于还是没有在山上过夜

五
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
当年夏天
我们为奶奶过生日
天很热
但有一会砸了几块冰雹
我们都在讨论是怎么回事
爷爷那时已经喝了些酒
事实上他每餐必酒
冰雹落倒地上很块就化了
有些还没落地就化了
看起来象下雨
他光着上身
在坝子里凉快了一会儿

就是那时候大人都在讨论
奶奶死了埋到哪里好
还说只有这副棺材
等奶奶死了
就还要再打一副

爷爷死了之后
我去看奶奶
她拉着我的手
说真好啊
这老头子,再也不会跟我吵架了
一辈子都要争个赢
连棺材
也给我抢去了

当时我已经上高三了
我知道她快要死了
我的心里一片安静
她的房间里很黑
白天也要点着灯
小时候我在这里挨着她睡过
妈妈说
亲人死了是不会觉得害怕的
我握着她的手
我第一次握到象枯枝一般的手
我的心里没有一点悲伤
她说,她的孙子
她都抱过了

六


爷爷的丧事是五兄弟合办的
礼钱也是平分的
但是他们为谁家的亲戚
送的钱多
吵个不停

当时他们去问奶奶的心愿
她说她要葬在楠木园
她一辈子都在这过的
死也要死在这里

他们还在为谁该操办奶奶的丧事
吵个不停
我爸爸是老大
他说按理还是老幺办
四叔说到时候要达到他的要求
要有多少桌奔丧的客人
墓碑要最高的那种
而这些
一直不善交际的幺叔是达不到的

没等办完爷爷的丧事
四叔就把奶奶接走了
说是要把奶奶接到城里的医院
让她多活几年

而事实上半个月后奶奶就死了
是在四叔家死的
她终于还是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多活几年了
她也知道她是回不去了
她临死前的遗言是
你们几兄弟只要别吵了
随便葬在哪里都行

奶奶的丧事办得相当热闹
礼钱的帐本
写了整整三大本


七


奶奶家的遗产
土地是早就分好了的
几年前就不许他们种地了
但他们坚决不肯
还有一些咸菜,几十年的老酸水
还有几个月前
我送过去的橘子已经烂掉

奶奶后来埋在四叔家背后的山上
与爷爷的坟,隔河相望
爸爸哭完丧
是这么跟我说的:
他们四兄弟的手指都疼了
就只我的手指没疼
虽然奶奶一直都骂我脾气不好
但她还是地下有知的

每年过年爸爸都要给爷爷和奶奶送亮
我那会些奇怪的法术的幺爷爷说
心诚了
在哪上香都是一样的
上大学的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
但爸爸坚决不同意
吃完团圆饭
其他的人都开始打牌了
他先去爷爷坟上烧纸钱
再去奶奶坟上


八


但他很多年没去姐姐坟上了
这么多年也没见他提起过
我记得姐姐死的那天
我的叔叔去接他的
只告诉他家里出了重大的事
每个人都不敢说到底是什么事
他坐在车上一直问一直问
刚下车他就崩溃了
是叔叔们把他抬回来的
那路真远啊
但我爸爸说
他听到家里的哭声了
而其他人都没听到

姐姐死的那年
我家的过年猪不明不白的生病死了
包括前几年
姐姐生下来就发烧
治好后一直反应迟钝
十八岁才稍微好点
却好端端的服毒自杀了
再就是我我妈也大病过一场
木料生意也做不顺
爸爸开始把这些事情放在一起
风水先生说
是我们家那房子有问题
但只要转个方向
一切都会转好
当时家中举债多日
但他还是把他们结婚的房子
轰轰烈烈的拆了


我哥哥到了该谈对象的年龄了
始终都不答应在楠木园
在外生活多年的他已经不习惯走山路
也不愿意象爷爷他们那样子孙都在山里
妈请媒婆说了一个嫂子
住在河边,交通方便
两方面都同意了
爸爸说着那这房子不是白修了
但还是那句话:我不管你的
反正你是你的一辈子

哥哥正式结婚离开家的那天
所有的人都喜气洋洋的
我爸爸突然大哭了一场
他喊哥哥的名字
喊我的名字
也喊到
我姐姐的名字

九

爸爸跟哥哥一直都不和
他们一起在外打工
供我上学
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

所有更他一起做事的人
都不喜欢跟他一起
除非是打牌
他打了一辈子的牌
输多赢少
抽了一辈子的烟
我上初中那会
第一次跟他吵架之后
他试着戒过一次

哥哥结婚以后
爸爸还是跟哥哥一起打工
我哥哥带班
两爷们总是要吵架
爸爸回家就向我们炫耀
他跟谁谁谁打官司
又打赢了
而我哥哥就说他总爱多管闲事
发生了一点点事
他都要把人数落一番
结果是帮了人家忙
人家也不会感激他

后来我选了法律这个专业
但我发现在这个社会
法律始终都是为一部分人制定的
象我爸爸那样
总是拿理说事的人
也越来越少了

十


这些年我在武汉
上学,毕业,找工作
我如愿离弃了故土
离弃了最初的叛逆,青春
那么多无声的东西
它们一点一点的模糊下去
更多的日子汹涌而来

爸爸一直要我继续上学
他希望我一直上到有工作找我为止
或者考公务员,不操心,不远嫁
我跟他谈我自己的一些想法
他总是发脾气
说:我不管你的
反正你是你的一辈子

也许,这话我听了太多次
听着听着
就老了
老到想回到他身边
我生命中第一个男人
我想再听他说说
他最喜欢重复的旧事

2007-11-15日


543路公交车

1
青青说,她喜欢坐公交车。那么多人拥挤在一起,混乱且均无表情。有时候车厢还会空出来一些,这时候车已经开出很远。
2
当我说不出话的时候,我会将眼睛望向更远的天空。天空无边无际,一点也不蓝。
3
遇见一个人,好象是遇见了自己。我们饮酒,各执其辞。象两只刺猬,正举起体内的刺,逼近。
4
在冬天,唱一首春天的歌。翻花领子的衬衣,中世纪斑驳的古墙,高筒靴,雪花啤酒。你练习的剑术是用来杀死自己,那其实很难。
5
醉是比较容易的。那些陌生人,他们藏着的刀锋,被你看穿。可是没有一个人懂得你的规则。没有一个人愿意与你为敌。
6
其实我们都是可以妥协的。如果这543路公交车,会一直开下去。如果时间,再久一些。
7
如果你在我身边,我会突然想抱你。
8
543路公交车停下来了。一辆车坐习惯了,也会知道在合适的时间,醒来。
9
下一刻我们就要回到人群中间去。
10
我还是写到了十。武昌城的冬天,天上不下刀子,棉花也不来。我将在这里,耗尽我的沉默。
11
仅以此文,献给C。

#日志日期:2008-1-8 星期二(Tu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贺乔 评论日期:2008-4-2 1:03
耳洞那个我很喜欢。
父亲那个也挺好,不过觉得似乎可以再修改,再换个名字

该找个时间出来喝酒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宋若:无声的告白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