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重读MG的Outlier,里面有几个段子让我重读之后很有感想,但是有些感觉是很难说清楚的。作者MG认为,每个人的成功都囿于他的出身,这种出身既有物质上的生长环境,也有心理行为模式和文化因素。
  这本书里面有一节写到美国有史以来智商最高的人,他的智商是195,要知道爱因斯坦才150,普通成年人大约100,猪的智商在50徘徊。看,人与人之间的智商差距比人跟猪的差距还大。这位智商最高的家伙,智商195,他自幼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继父酗酒,母亲文盲,对他的成长漠不关心,他靠助学金上了地方上的大学,但仅仅因为第二年的助学金没有人给他申请,虽然仅仅是填一张表格这么简单。这样他就只好辍学,虽然他也试图劝说学校的相关部门领导能给他一次机会继续学业,但是学校对他也似乎漠不关心,对他的智商也一无所知。195干起了工地上的建筑工人,等到攒了一点积蓄,他又努力考进另外一个大学。显然,他很渴望以后做研究,也认为念大学是必须的。他付出了很多,终于又进大学了,但是这个大学离他家非常远,他也只能等公交,没有钱支付其他费用,比如在学校旁边租房或买个车或打个车,反正等到他赶到学校,他选的那门课已经上完了。他就跟老师说明了自己的问题,希望能够把上课的时间改到下午去,就这样简单的事情,但老师冷漠地拒绝了。195挣扎了很久,发现这个大学还是没法念下去,他就再次辍学了。又成了一个建筑工人。
  他内心对学校的冷漠有点绝望,他相信自己不上大学也一样能够出人头地,所以他一边工作一边仍然读书,研究学术经典著作。现在,195差不多60岁了,在美国中西部的密苏里州一个畜牧场养几头畜生,闲暇时读乔姆斯基的语言学和一些哲学经典,对时下的研究刊物不屑一顾,更没有发过任何论文。
  195的故事让人很容易想到千千万万在外面谋生和过年回家一票难求的农民工,里面不知道有多少195,可是没有好的环境,没有一个(哪怕就是一个)像样的机会,而且人们还强调self-made,以为只要是金子到哪里到会发光。想到不少人疑问为什么没有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获Nobel Prize, 难道不说明环境的影响之大吗?作为一个个人,我觉得可以强调self-made, 但一个政府或一个社会不应强调这个,否则有摆脱责任之嫌。应该尽最大的努力为更多的人提供受教育的权利,而且是尽量好的教育,这是最基本的人生机会。如果连这个机会都失去了,很多进一步的机会都没法谈了。
  195的故事也让我想到自己。梦想谁都有,但实现梦想的魄力并不多见。哪怕这个人的智商是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