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天涯也能用Email更新就好了。偶尔想写点什么来更新一下时,却登录不了,不知不觉就几个月没有更新了。最近我也开个一个微博,虽然更新比较少,但也算是登录不上时的一个补充吧。
  
  以前看过我博客的人,也许知道我比较喜欢哲学,还有点小文艺,试着写过几篇不大气的小说。后来,原先的读者也许会失望地发现,我怎么会对无聊的计算机代码和程序有了点小兴趣,以至于在这个以人文为情操的社区网站上,我越来越不伦不类。也许这是我虽然还写,但却很少写在这儿的原因吧。
  
  虽然我还会写点什么,但是早已不再是类似于以前的内容。现在我依然喜欢哲学,但在我的眼里哲学已经不再是一种思辨,而是最野心勃勃的跨学科研究。也许认知科学已经是哲学在现在的化身。计算机科学已经成了哲学研究的基础学科。这还是你理解的哲学吗?记得在五年前,我曾经和一位德高望重的哲学教授有过小小的辩论,使我对哲学家的研究方式(可能也包括其他人文学科的研究方法)产生了抵触。那时候的我,一边在一个state-run institute编一个科研刊物,一面在网上写小说和一些哲学的思考。那时候我并不喜欢那种呆在实验室或守在计算机前的科研工作,更不喜欢那种科研计算方法,就像那时候我经常看村上春树,从他的小说里你能读到他对科研和计算的讽刺。但是我后来却完全改变了想法,我渐渐远离了以前让我如痴如醉的文学、哲学,小说。我很久没有再去读康德或者康拉德或者昆德拉了。我最后一次还尝试用中文去写作是在2009年的中秋,我想写一直都想去写的爱情。不是要写小说,而是非常纯粹的思考。你会觉得可笑,爱情并不是思考出来的。爱情是冲动?也许每个人都会这么认为。但我还是花费过很多时间去思考爱情的。爱情里面可以含有很多不同的元素,如果一个个分开来看,每一个里面都蕴藏着非常多的内容。写完了之后,其实也没有真正写完,就收起来了。开始做其他事情。虽然仅仅时隔两年,却觉得恍如隔世。接下来,我开始研究语言学。语言学这个概念也很大,而且跟你会多少种语言的关系也不是很大。我的兴趣在哪里呢?我到底将来能做什么研究呢?我其实想研究计算语言学,可是计算语言学跟语言学的关系有多大呢?很久没有看过数学了,可是现在看总比以后看要早一点。所以我就开始看离散数学。名字挺神秘的,但内容其实不更像逻辑学吗?原来曾经让我觉得最疏远却又是最亲近的。我也不知道我是从哪里慢慢得出来的印象,觉得计算机和概率统计学是现在科研的基础学科了,所以我还得好好把这两块给拿下。连我自己也没有想象过,在沉浸在所谓的人文领域多年后,我会对数学如痴如醉。这辈子我不会在数学上能有什么建树了(这回真的奔三了吧),但数学的每一个公式都非常迷人,就像逻辑学一样美好。而且我也不是专门要研究数学的对不对,我只是要求不高的,关键是方法,是应用到语言学的研究上。一边工作一边再去上学的话,会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以前我是对学术最有信心的,可是我现在枉入红尘多少年?总想兼顾,最后只显得自己无能。消磨掉一些志气。或者多了一些对自己的怀疑。而且呢,让自己的兴趣越来越显得莫名其妙的,因为常常跟你的生活格格不入。你会渐渐怀疑自己,究竟还有没有那样的潜力,去做自己曾经最有信心的事业。因为你已经在实际上偏离了方向。只因为你没有在当时想得够远,或者有的时候你妥协了一次,然后有第二次。有时候自己也不清楚,这是顾全大局,还是所谓的妥协。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这样文学地或者凌乱地去想问题了。我其实觉得这样想,除了产生很多文字垃圾,并没有多少实际价值。所以就此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