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风雨楼
巴山风雨楼bsxss.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本人决定要管天下不平事,欢迎大家来我风雨楼。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上一篇 下一篇>>
[散文]我是一只心灵的丑小鸭
作者:巴山笑书生 提交日期:2010-3-22 15:07:00
  秦从学 作
  
  
  
   七年前的一个夏日,一声响亮的婴啼响彻咸阳的天空。天国的少女来到美丽的人间,睁开明亮眼睛,夏日的夕阳,斜照进城市的屋檐,还有妈妈的慈祥。
  
   妈妈说:“人生在世,勿记人仇,当记人恩。男儿当刚,女儿当媛。”从此“崔恩媛”三个字便成了我的名字。
  
   时代的我,不知人间情愁。在无忧无虑中到读书年龄。我和很多孩子一样,开始了愉快的小学生活。
  
  如果说岁月的平淡是一种索然无味,我宁愿享受。因为那是一种美丽。永远忘不零七年那个夏天的晚上,我被一阵吵骂声惊醒......
  
   第二天,爸爸和妈妈离婚了。
  
   妈妈走了,她独自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走出了我们共同生活了多年的家。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海中那一刻,我哭了,朝着她离去的背影凄怆地喊:“妈——妈——!”
  
   妈妈身子一颤,站住了。她转过身来,爱怜地望着我。哽咽着说“媛媛,妈妈走了,以后要听爸爸话,我......"她没说完就哭了。我看见,妈妈的泪水在眼中打转。最终妈妈还是走了,她的背影在夕阳西下的黄昏中走得更加遥远......
  
   从此,在每一个太阳落山的日子里。只要想到那个远去的背影,眼泪就会在腮前轻轻滑落。
  
  如果说岁月可以洗涤掉一切伤的回忆。我愿意忘记掉所有的伤痛。妈妈走后的第二年,我们搬走了,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陕北的那个城中小院。火车在长夜中向西宁飞驰,窗外的树木和山峦在后移。我说“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回去了呀?”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也许,我们不会再回去了。”他抚了一下我的头发道:“媛媛,不要盯着后面看好吗?”
  
   “哦!”我胡乱地应了他一声后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黎明了,我再看窗外。发现一切不再是以前我熟悉的景物。回想陕北的日子。一切变得陌生而遥远......
  
   在西宁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有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天突然下起雨来,我在窗前看一本爸爸找来的旧书。雨点飘落在我的脸上,有一丝丝的凉。爸爸说“媛媛,给爸爸念一下书上写的是什么时候好吗?”
  
   我流着泪读道:“倾盆大雨泥土香,毛毛细雨花草长。雨中眺望人生路,我要回我的故乡。”
  
  爸爸听的一下坐到了地上,他被这一首少儿的稚诗击倒了。
  
   就在那一夜,我发现爸爸一支接一支的抽烟。那烟火的闪灭间,照亮了爸爸脸上的沧桑与无奈的孤独。也许,我不该对爸爸念那首诗。但是陕北故园的一切让我如此的难以忘怀。时常的梦中,我喊着那曾经的伙伴们的名字——红红姐、小云、强弟弟,,,,,,
   哦,我童年的伙伴们,你们现在在哪里?你们知道吗?离开了你们的我,从此就变成了一只心灵的丑小鸭!
  
  《本人名叫秦从学,来自于重庆市万州区。此文为一位西宁小友崔恩媛(女)求本人(写作文),所以本人就勉强捉刀代笔而作,望朋友们不可当真成是本人经历的才是。》
  
#日志日期:2010-3-22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巴山风雨楼
引用地址:

全部博文(-241)

用户:
密码:

· [无标题](2010-4-11)
· [E路有你]一个人的长夜,谁愿意再陪我听《冬天的树》(2010-3-24)
· [散文]我是一只心灵的丑小鸭(2010-3-22)
· [百姓声音]村干部强制村民出钱加入“居民点”建房子。(2010-3-20)
· [百姓声音]建议两会代表:不能让一些懒汉拿低保钱(2010-3-11)






· 2010-4(1)
· 2010-3(4)


访问:3044 次
今日访问:1次
日志: -241篇
评论: 0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10-2-1

巴山笑书生 管 理 员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