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里的微笑来自素描
冬日里的微笑来自素描

作者:庸成自扰 提交日期:2005-12-17 11:23:00
我们哭,许多话没有来得及说. --杜拉斯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她在多远的未来? --遇见
我相信我爱你,依然,始终,永远。 --安妮宝贝
很多人一旦分开也许会永远都不再见面。 --莫言
过了今夜我将不再有,也许今生注定不能够有,眼看那爱情如此飘过,只有含泪让它走,她的背影已经慢慢消失在风中 --她的背影



我总是处在忧伤的状态之中,并且想着有些什么可以来解救我.
虽然我知道很多事情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必须得行动起来,我不能这样沉沦下去,否则我会死掉,但我还是想再等等看,等一个人的出现,等黑暗长出眼睛,等落日熔金,等疼痛化为平淡.
我想总会有那么一天,阳光会肆无忌惮地倾泻下来,而素描中的那个女孩会微笑着走向我.


素描
我曾经无限依赖素描时的感觉.阴暗而逼仄的房间,粘满颜料的画架,地上失落的铅笔头,以及站在墙上的水彩画.
我曾长时间站在那里涂抹,画层层叠叠的曲线,来来回回地起轮廓.
我曾经画过一个扎着高高马尾辫的女孩,她站在马路中央,张望着幸福会来的方向.
画完之后,我夜以继日地看着她,看着她朝着远方奔跑,看着她张开双手,她的手心开始长出悲凉的曲线,然后,一颗眼泪掉了下来.

秋天消失
这个秋天快要消失的时候,我对纶移说我多么想把这个季节里的最后一缕阳光记录下来,让它定格成时间的书签,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我看见树上的落叶枯黄,然后飘零,朝着一个未知的方向,我告诉纶移我有多么害怕一些东西的转换,可是纶移冷冷地告诉我,你知道吗?很多事情我们都无能为力.
我背着大大的画板穿越整座城市,我站在地铁中间聆听遥远城市里传来的钟声,我用我的笔写下我的难过和忧伤,我想她就站在我的身后看着我,于是我回过头去,看到许多苍白的脸孔如同游弋在深海的雨.

冬天来临
冬天还是来临,以前所未有汹涌的姿势,雪莱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在忽然之间发现它是如此遥远.
我依然写字,依然背着大大的画板四处游离,唯一的变化是,有时我会在深夜醒来,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直到天空微明,四周有人的动静.
这不是我喜欢的生活方式,我一直都不失眠,可是进入12月以后,我开始习惯性地失眠,我不知道那是因为什么,我想大概很多事情都无法解释清楚,于是我不再纠缠不清.

完美男子
洪子清的<浮光掠影>中曾经描写一个男子,喜欢运动,爱好足球和音乐,在很多人看来,都是完美无缺的男子,可是有一天早晨,当他的室友揭开他的被单时,发现他再也不能醒来.
林风问我,你有没有发现?<浮光掠影>中的那个男子特别像你,一样喜欢足球,一样喜欢音乐,一样和你有轻微的抑郁症...
我说,确实有点像.
我对着屏幕一直笑一直笑.
当我睡不着的时候,我就爬起来上网.

后遗症
我的眼里步满血丝,我的双眼开始浮肿,因为失眠,我把自己弄得不成人样,可怜兮兮.
梅西又来提醒我,年轻人,还是节制一点的好.
他是个网络游戏迷,常年在外,日出而作,日落不归,我明白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但我不想分辩,因为有的时候,我明白分辩只是徒劳.
<孤独天使>中成文没有告诉贵东其实是他帮他掩埋了罪证,而黎莎将永远都不会知道,成文有多么爱她.

回忆
我用很多时间上网,而其中大部分时间是用来聊天和逛论坛,和一些不知道来历的人漫无边际地谈论博尔赫斯,海子,以及<等待戈多>
逛论坛的时候,我会把我的文章和画贴上去,一些人会对我说很喜欢,然后另外一些人会固执地问我,画面中的那个女孩是谁,他们说她张望的姿势给他们留下刻骨铭心的印记,然后我问自己,到底是记忆侵蚀了忧伤?还是忧伤侵蚀了记忆?

记忆挡住时间的去向
我站在生命陷落的地方
停步不前
用一张纸和一支笔
铭刻你生时的笑魇
来时
听到彼岸花开
我们都会幸福
你在下个路口等我
我知道的
我一直都清楚地知道

来不及
想用一首诗,作为永恒的誓言,穿过时间的长河,到底你的手心,你的手心从此温暖而平和,想用一副画,记住你转身离开的背影,没有雨滴,没有阴霾,阳光肆无忌惮地倾斜,可是闭上眼,我就看到你站在马路的中央,你朝着远方奔跑,在那个花落无声的季节.
一切都来不及,永远都来不及,来不及诉说,来不及道别.

很久以后,我一直不能快乐.
很久以后,你一直在画面中微笑.
很久以后,我们手牵着手,走向未知的寥落.
很久以后,我终于抵达你的手心,可是里面盛满了眼泪.
#日志日期:2005-12-17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庸成自扰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