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之为物也,最被人看低。写情写景写不到,唯有闹中取静时。

大自然,非如此。设使天下果无君,这林儿木儿何等孤寂。纵然集体无意识,生物链,必相宜。

蝉比人长久,自然不可欺。纵然今朝音声绝,来年依旧唱如斯。秦皇灭,蝉不逝;民国兴,蝉犹在。

前人论衡,或戏螳螂,或称黄雀,余心属意竟何之?吾所爱,非常爱;断不在,秋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