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云笼胧月 薰风抺媚水

博客信息

博主:胧月夜_8891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1977 次

今日访问:1次

日志: -233篇

评论: 4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09-11-14

博客成员

胧月夜_8891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8 20:57

confirma菁菁草
2019-10-13 18:51

本站域名:
http://908891.blog.tianya.cn/

<< 下一篇>>

单庆大学恐怖十大传说(一)

作者:胧月夜_8891 提交日期:2010-7-21 0:37:00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访问量:627

  08年9月,我稀里糊涂地考入单庆师范大学,与传说中的单庆大学新D区隔条马路遥遥相望。单,本是个多音字,但在单庆市地名中音善。而大家却喜欢彼此打趣,故意读成danshi,也就是孤军的意思。呵呵,文字游戏而已,倒也没有什么哀叹身单影只,渴望与单大合并会师的意思。因为,谁也不知道一旦与单大男生会师了,会是什么后果……

 我也不知道,直到十天前……



 大二暑假,终于决定不急着回家了,留下来打打零工兼兼别职顺便小小的感悟下社会。在好友温碧君好友力邀之下,低调进驻单大本部A区。斜斜背个大包,往宿舍里床上随便一丢,咱就可以近距离体验传说中的学校啦!呵呵,其实之前还真没怎么来这里玩过。

 打工并不轻松,兼职远非惬意。褪去了起初的激情,也就消磨掉年青的活力了——敢情这就是社会生活的意义?某天下班吃过晚饭,随便往椅子上一歪:“君,下去走走吧。一个星期了,你还没怎么带我逛过校园呢!至少没怎么认真逛过……”

 “啊?这个改天吧,这几天正要备战数模竞赛呢。再说,我也刚搬上来嘛。这不还指望你和我一起适应新环境新生活呢”趴在电脑前面查资料,头也不抬

 “唉……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再这样下去我俩可就要长霉斑啦!”

 “我有电脑辐射杀菌,嘻嘻,你自己下去走走嘛。我们单大可是有很多帅哥的哦,你先挑过几天我再拣剩的——看姐姐我多疼你。”依然头也不抬

 于是可怜的椅子吱哇一声,随后响起咣的摔门声。伴随着噔噔噔的脚步,一忽儿就闪到了楼下,然后是我也不知名的地方。啊对,是不知名的地方!正犹豫着要不要放开矜持去找人问路呢,突然耳后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小妹妹,迷路了呀……”哼,典型的幸灾乐祸歪加没话找话!我紧闭嘴巴,装没听见,书上说这是对付色狼搭讪的最佳做法。

 那人转到面前,伸出手来“我叫侯正,先祖取义侯者正天下的意思。哈哈哈”

 “切,不懂装懂,还正天下呢,是你该先伸手的吗?”

 “哦,会说话呀。呵呵,那只好等你示范了”

 小色狼无疑,不过倒是很难马上拒绝加讨厌他。微微舒下胳膊,弱弱握下手:“我迷路了”

 “当然啦!哈哈哈。我在这里晃悠多年了,对于此间山水草木楼阁布局还算精通。如果不着急,带你慢慢转出去吧”

 “恩,五舍C栋”

 顺着小路一道走去,两边乔木倒也颇有夏日氤氲气色,枝叶多半舒展过来,搭成拱顶一般,守护着这蜿蜒的林荫小道。灌木修剪的非常整齐,虽是人力所致,却也别有风味。再加以近旁散乱植有的多种花卉,清香沁人心脾。伴着这幽幽月色,让人不禁有些心旷神怡起来。于是倒也乐得接他几句话茬

 “今天农历初六?”

 “哦?我不看农历的,日期好像是13”

 “什么!哦,那倒得留意些了……”

 “留意什么?”最讨厌别人对我莫名其妙指东指西

 “没什么。对了,前面是道坡。我们绕过去,这不得赶紧送你回宿舍吗!”

 “晕哦你。说是赶紧送我回宿舍还绕道!我偏不绕,见坡爬坡呗,在山城还怕了这个?再说,感觉你有点莫名其妙的,说!有没有心怀不轨”

 那男生顿时脸色刷白。我这才借着生气好好端详一下,呵呵,中正的国字脸虽不算很帅,却也颇有男子意气。皮肤挺好,五官倒也不难看,只是配上那不知所措的神情,未免颇惹人心疼的

 “那好吧,依你的。不过你没看那是41级台阶呀?”

 “我没事数这个干吗?又不强迫症。哎,什么意思呀你”边说边带他爬

 “这不是普通的阶梯。你看我的脚步跨级走就行了,我不是说笑!事实上,每所大学都有自己的恐怖传说,而传说中的鬼怪都是很寂寞的”

 哼,小小色狼小小伎俩!一甩发:“是吗?说来听听,吓不住我你可要负责!”

 他微微摇摇头,嘴角闪过一缕淡笑,转瞬即逝:“我不喜欢吓女生。这些都是真实的典故,但为了和谐的缘故,都已经变成湮没掉的传说了。我再郑重声明一次:这些都是没有发生过的事实,源于未曾存在过的真相。任何时候,不要让我对这些事情负责……”

 在参与组建新单大之前,这个地方叫做单庆建筑大学。建筑大学的楼台分布山水格局当然更加专业优美,当然,也更讲究风水。为了领导官运亨通,为了学生安全睿智,建筑设计丝毫马虎不得。就说这坡道吧,本来规划凿48级才算吉利,但凿到41之后,不管向上还是向下,都不能做得各阶高下平整如一了……

 “不会吧?一定这么讲究?”

 “当然,这条坡道引山通水,居中向日,又遥遥指往行政楼——丝毫马虎不得!你没看它的宽度就相当得夸张吗。好在征询了大师的意见后,得知这并不防害主人仕途,也就罢了。所以至今依然41级”

 此后数年倒也平安无事,领导也换了两届。但时逢农历初六的某天夜里,一名学生却莫名失踪了。校方访察很久都得不到消息,只好说成是学生厌学不辞而别。但校园里却有传言,说是有人在当夜11点半左右曾看到他一级一级的爬这条坡道, 爬到顶部就不见了……

 校方当然大怒,严厉斥责这种散播封建迷信的行为,同楼的一些人也被找去谈过话。事情慢慢平息下来……

 直到后来某次新生入校,分到失踪学生床位的同学听到领路学长私下谈起此事,真是“新生牛犊”呀,愣是缠着哪天11点半去验证一下。学长拗他不过,只得应允改天就去。

 当时正是军训,大家都倍感疲乏,草草洗漱睡觉了事。这家伙却等大家安静了,爬下床去,溜出宿舍,拨通电话,趁着毛月亮的暗光,两人一路摸到坡道……

 “要想一级不漏地爬过坡道,用什么动物做实验最好?”

 “蛇?”

 “没错,是蛇!当心!!快到最后一级了,跨上来。”

 两人约定:学长绕到坡道上边,新生守在坡道下边,放出小蛇,一路驱赶着爬上坡道。你可千万别做这个实验,一旦分心那就麻烦了!也忘了爬了多久,只见这小蛇到了坡顶就不见了……这新生还有几级没爬上来,却和学长一起愣住了。

 这世界有鬼!!

 怎么可能??学长马上打断他。可是宽宽的坡道,那小畜生能往哪爬呢?“咱们一起找找,工科学生必须是坚定的唯物论者,快好好找找。你还愣着干嘛,赶紧上来!”后来该名学长几次接受谈话,都在努力抹掉最后一句

 新生只好硬着头皮一级一级爬上顶。学长赶紧弯腰去寻找蛇的痕迹,这新生却突然傻掉一般,木木地站住了……

 学长有些急了!“赶快帮我找!”逼近子夜的月亮越发阴暗,团团浓云飘过,月色更加朦胧。但这新生却只是步伐僵硬的走近他……

 学长一愣,神使鬼差地抬起头来,却只见到新生无比温驯的看着他,柔和的目光渗满了说不尽的蜜意。此时毛色月光打在脸上,只能依稀辨认出面部几处器官,更是显得诡异非常。他突然有点吓坏了,想要叫却发不出声来,想要逃跑两腿则如灌铅一般!他只有听任惊惧漫布全身,眼睁睁看着那新生凑过来,凑过来,凑过来……
 新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鼻尖顶住了他的脸颊,然后更近更近。等到耳边吹起柔和的气息,他随即听得脑后幽幽的声音:“这位穿红衣服的姐姐,你看到我们的那条小蛇了吗……”

 “啊~~~~!那然后呢?”

 “没有然后了。第二天,几个晨练的在坡道顶端发现了昏迷的学长,他语无伦次地对大家说了事情原委。而那新生,则被定性为吃不了军训苦当逃兵了——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
 “那这件事你怎么看呢?”

 “不存在的事如何评判?如果让我从逻辑和常识分析,只能说这是当初弃车保帅之举吧。毕竟风水不会遂人愿,两全其美的结局不会出现,那为了一个目标只有适当拿另一个做鬼神的祭品了。另外,从那以后,学校都是晚上11点半之前强关宿舍,合校后也推广到了所有校区。呶,前面就到五舍了。回见?”

 “哦?回见……”

 “呵呵,单大有恐怖十大传说,这只是其中一个。似乎你还是颇感兴趣的,对吧。明晚老时间见”

 “晚十点半?”

 “恩,老地方,我等你”他转头走了,突然回转过来:“对了,那男生失踪的日期,公历13号”


#日志日期:2010-7-21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胧月夜_8891 评论日期:2010-7-21 15:01

回到宿舍,碧君自然早睡了。经历这番奇遇,心里暗暗有些激动,便叫醒她核实传闻的真假。不想那丫头揉揉眼睛,不耐烦地想两秒钟,说声没听过这事,脑袋砸枕头上又睡了!第二天依然上班,晚上洗过澡了,无心睡眠,继续下去闲逛。去主动送上门找他?哼,让他醒醒吧!
 这次很谨慎了,留意不走的太远,就在校区内逛逛。不想在绿化区没转几步又碰上他了!
 “你不受信用”对方涨红了脸
 我倒乐了:“我昨天答应你了吗?哼哼,再说,你不也没在那等我吗。我若过去了,还不得放鸽子?”
 他嗫嚅着:“我早知道你只会来这边来着……”
 我倒无心再跟他纠缠,随即说道:“好了,别再婆婆妈妈的了。你不还有九个传说吗?继续给我讲讲……不对!你骗人,我本校的朋友都没听说过。”
 “不只你朋友,事实上,本校绝大多数人都不会知道这些事情。其中一个的具体原委,整个单庆市,知道的人也绝不会超过五个”
 大言不惭的家伙!我白了他一眼“就说说那个吧”
 我们已经绕出A区了,这里是B区后门附近。注意到没有,沿街一排的小夜店……你别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成心的!事实上,我刚到校那会也是很不习惯这些的,呵呵,真不知道区政府怎么想的,把夜店开在大学旁边。后来对周边环境熟悉了才发现,原来附近其他高校旁边也是有的,只不过这些夜店基本都以B区为中心!
 “哦?”
 呵呵,当时这也只是和同学的谈资笑料罢了,并没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很偶然的际遇,结识了个扫黄警察……你别这眼神呀!如果真是那样我还不早开除了呀。我刚和他在大排档认识那会,差点打了起来,哪知道他是干这个的。后来不打不相识,倒也乐意跟我们谈些内幕了。不过官场那些我并不放在心上,估计是他看着我不上心的样子有些着急了,卖弄般地聊起一件秘闻……
 “与扫黄有关?”
 “也算有吧。你要知道,警察和小姐的关系是相当微妙的,当然这不是重点。反正他就职初期那会,做事很卖力,抓住个小姐就放那从重审讯!接下来就大致是警察的陈述了”
 那小姐倒也是老油条了,但一看这次怎么架势不对呀,还以为是大姐得罪哪个谁谁了,只好抹鼻子擦眼睛抓小放大努力多说。说着说着我也就有些困了,突然耳朵一紧:“什么?神秘消失的客人?”
 “恩,我们店子离学校后门很近,也不知来的都是什么人,反正生意不错。但那天我干这个才几天,将近半夜的时候来了个邪邪的小帅哥……”
 “呸!你们这帮婊子,给钱是大爷,还什么帅哥?”
 “他真的挺帅的,而且看上去好年青哦,一身的穿戴都是名牌。吆,当时还以为是多大的福分,能接到这样的客人。虽然也觉得不对呀,操着外地的口音又这么洋气,应该是学生嘛,而这样的条件还需要找我们这样的贱货吗?不过当时心一热起来哪管得了这么多,几个姐妹只顾卖弄风骚,他却偏偏点中没回过神的我了。当时真的很激动哦”
 “少跟我卖乖!然后怎样了?”我依然一脸威严,却也按捺不住好奇心,再正眼瞧瞧这女孩面相,虽是堕入风尘却显得比不少学生还清纯很多。那女生也顾不得我了,只管抽泣着说下去:
 我们的规矩也很简单,交钱交人。那边结清了钱,这边就带他去后边的小隔间。装作很无奈地缓缓褪去衣服,他却不知道上来帮我,真笨!等我脱差不多了,他才知道去解扣子。可他脱下外衣露出背心,胳膊却不见了……
 我当时只是吃了一惊,他却不顾我去脱裤子,但也看不到双腿……我还以为他只是玩魔术,但伸手摸过去,下面却是空空。等我抬头一看……我真不该抬头!
 正顶上只剩那颗帅气的人头,正挂着邪邪的微笑低眼打量着我!
 我吓得快没力气了,连滚带爬鬼叫着冲到前边。差点吓坏了新来的客人,但我顾不得那么多了,只喊着有鬼有鬼!新客人被吓跑了,大姐特别生气,打我一顿带着几个人到隔间一看,只见床上整齐摆着一套男人衣裤,连内裤都有。而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
 我们店里就前面开门。也就是说,就在我爬出去的时候,那颗头在上方悠悠地飘出去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新客人究竟是被我的话吓坏了,还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
 “打那以后她就离开了那家夜店。直到这次扫黄才刚回来上班,当然,这是她自己说的。”不过我也懒得多管,去多和同事套套话,发现抓到的不少小姐都有这方面的陈述,情节大同小异。后来除开急着用钱的小姐外,大家都尽量避免12点以后接客了。你知道我是个很细心的人,我去设法调来卷宗并找上边喝酒吹牛,发现这里的夜店布局是从某某年开始的,对不起,这个不能说太细。而且我发现,你们学校在那不久前发生过一起罕见的案件!
 当时这边还没那么繁华。那是一对家境阔绰的学生情侣耽于爱河,时值半夜还不肯回宿舍。或许是月亮惹的祸吧,这对小鸳鸯竟然要在荒山野岭……哦,做爱做的事。不过都是新手家教又严,迟迟没能得手。但他们的噪声却惊动了一帮游民,其中一个就是小姐!几个人围过来一看——女的被当着男生的面轮奸自然没的说的,而男生被小姐猥亵后却被杀掉分尸了!最后在下水道找到部分残肢。女生很快办理退学了,人命案件也费了很大心思才压下去。不过从那以后,就经常听说这男生半夜去夜店找小姐,虽从没闹出过人命但也闹出不小的乱子。然后上边决定召集一些小夜店绕在学校附近开算了,省的死鬼乱出去晃荡。
 “你鬼扯哦!我信你才怪。”我差点喷出酒来
 “对对,你别信我。我这人吧就是喜欢吹吹牛,一点出息也没有,不然不会到现在还是个小警察。今天说的话回头就忘掉,别往外乱说。”
 “当然是乱说了!不过,假设真有其事的话,那这个男生的来历,你能还不知道?”
 “假设真有其事的话,这男生的来历还真不知道。事实上这个案件本身我也没能调到卷宗,都只是酒后听说而已。至于具体原委,或许也只有最高层的几个领导知道了。”
 “别告诉我什么X档案的东西,我可不信……哈哈”

 “我可不信……”他如若所思的又说了遍,然后缓缓叹口气
 “喂!你吓死我了。编鬼故事吓唬女生,呸呸”我甩开粉拳,很结实的一下。
 “我要回去了,再晚真的要到子夜了”这是真的,另外,我们在偏僻的角落倚了快一个小时了,万一有什么人走过来误会了可不好,女人名节为大!
 他突然脸色大变,一把把我搂入怀中,我的脸紧紧埋在他胸前,都快喘不过气了。
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生气,就听到耳旁似乎有临死般的叹息声,头皮有柔柔的毛皮擦过……而后似乎是两个人喃喃的低语声……很快,勒住我的手放松了,我钻出来,气呼呼的:“你非礼我!”
 他却面如土色,脸上似乎还有血迹:“对,我非礼你!赶快回去吧。记住,这边半夜的时候不要再来了!”
 他没有送我,倒是甩腿狂奔,远远的看见他前面有个影子,一晃就不见了
 “明天如果我再遇到你 ,一定让你好看。哼!”我心里恨恨的

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薄云笼胧月 薰风抺媚水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