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怒
余怒
博客信息
博主:余怒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2013-5 ( 2 )
·2011-7 ( 1 )
·2010-10 ( 1 )
·2010-9 ( 1 )
·2010-8 ( 1 )
·2010-7 ( 2 )
·2010-6 ( 1 )
·2010-2 ( 1 )
·2009-6 ( 1 )
·2009-3 ( 1 )
·2008-12 ( 1 )
·2008-10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46869 次
今日访问:9次
日志: -185篇
评论: 71 个
留言: 21 个
建站时间: 2005-11-3
博客成员
余怒 管 理 员
吴橘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9-22 08:1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21 18:08
小奋青滤pe
2020-09-18 18:2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16 08:26
小奋青滤pe
2020-09-14 18:14
冷自知胺
2020-09-11 12:3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10 14:51
小奋青滤pe
2020-09-10 09:57
小奋青滤pe
2020-09-04 18:1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04 07:09
冷自知胺
2020-09-02 12:02
小奋青滤pe
2020-08-31 12:35



2006短诗十八首
作者:余怒 提交日期:2006-10-6 13:19:00 | 访问量:3901

《十年前》

十年前我爱用
植物打比喻
用"1-1"
说出悲伤。

有人将一面钟
放在我的书房里。
钟声和悲伤
混合在一起。

那时我常常问
在植物里,该怎么活着。
好像我在扮演中
得到了满足。
2006/8/7


《等着鳗鱼》

周期性的沮丧
使我烦躁不安。
我望着外面,等着鳗鱼
从沙子里钻出来。

等着它向我问好。
想一想问好的形式
并选择一二。
它那么灵活,喜欢表现。

我就坐在河边。
河水和沙子。
我忽然明白:鳗鱼是瞬间的东西
非那样不可。

2006/8/9


《左右环顾》

我变得不爱谈论
坐在石头上。
"那女人如芭蕉",或
"否定一个雏形"。

十多年的习惯
已无关紧要。
每一步,听、摸、感受:
昨天她在这里。

左思右想
学会说:好的。
类似盲人数日子
身子跟着动。

2006/8/9


《享乐与螃蟹》

有时,我认真考虑
刺猬的肉体享乐。
将一群年轻人带到
我的住处。

有些词语
就像螃蟹。
比如"痉挛"、"绿色掩映"
"今天的节奏"、"屏住呼吸"。

他们不知道,哪些是纸片
哪些是我的想法。
我生活在某个地方并且
愿意成为某个人。

2006/8/14改定


《在树林里》

夏天在树林里
坐着,将草莓理想化。
让它膨胀,直到
够一个孩子的寂寞之需。

小时候我这样选择
获得昙花般的独立性。
一分钟是美好的。
一个身子,是不够的。

那里空气清冽。
我有很多种理由
很多颗草莓。
很少有人发现。

2006/8/15


《绳子,轮子》

我正在变得纷乱。
面对一根绳子
思考一件事。
常常发呆。

如果有一个轮子
情况就会好转。
就像打一个盹儿
不关时间的事。

这根绳子真讨厌。
我希望轮子
转啊转
分出我们和天空。

2006/8/16


《火车往前开》

火车往前开。
他们还是老样子
一双手,一双脚,交叉着。
丝绒结构的午睡。

火车往前开,他们不愿
跳下来。他们还阻止
车上的动物往下跳。
鸡鸭猫猴子,做好了准备。

他们阻止我往下跳,因为我
声音小,并乐于
脱光衣服
一个人消磨时光。

我不能对火车说什么。
我不能让它停下来。
饿急了的猴子
情绪化的鸡鸭猫。

火车往前开
没人明白我的意思。
到达不同的地点
我有不同的想法。

2006/8/21


《很多问题》

很多问题,不是
风和时间的问题。

她那么单薄
--那是身体吗?

风和杨柳。

2006/8/28


《择其一》

我有一种
莫名其妙的方向感。
什么、谁、哪儿、为何
以及这样那样的疑问。

从早到晚
捉摸一个星象学家。
他的话、五指
一些数字、看星星的眼神。

那些不明确的
比如蜘蛛。
那些怕碰的,比如葡萄。
我少有机会去选择。

2006/8/30


《想》

我很少这样
顺从偶然。
飞鸟飞过去
我仅仅目送它。

笨拙女人
身上的青草味
与飞鸟相似。
闭目塞耳,变得必要。

如果飞鸟,胡思乱想
我就不用去想。
它飞它的,想它的
视我为稻草人。

2006/8/31


《窃贼潜伏在哪儿》

窃贼潜伏在哪儿?
地里有山芋、豌豆秧和一丛雏菊。
三两只狗被没有声响的什么东西惊着了
想在叫声中求得平衡。
我避而不听,在晚上,充分
享受露水,造女人一样的句子
慢慢领悟。
自然的现实性展现在
我的眼前并让我让出一块地方。

2006/9/11


《虽然那是》

虽然那是可能的,但不足以
推翻我的直觉。
像什么动物头上的角,默默竖着。
听到响声,我就站住。
在木梯上我得到半小时
还宁静以声息
切开土豆,并且分享。
"周围"是个什么概念?它必须
有所容纳,必须等候。
而月亮必须经过处理,才能多少年保持不变。
2006/9/11


《短头发》

短头发令人愉快。
四十岁时,我醒悟过来。
剪短它
站在光线里。

身材瘦削
胸中无回忆
穿上丝绸衣服,摆动起来却
没有影子。

视觉里发生的争论。
走几步
说几个短句。
这些没有意义,包括我们。

2006/9/13


《果园的方向》

她未经世事,驾驶着越野车
朝着果园的方向而去。
果园里有什么?
不外乎苹果。
越野车,没有伪装,真实可感
而且远远的。
两组轮子、钢制外壳、玻璃窗、刮雨器
车牌、后视镜、路边招手的陌生人。
他打手势,让她停下。
但她误会了,心里老想着苹果。
熟了,熟了,它们熟了。
渴望用苹果装满越野车
反过来再想象那些苹果。
事情就这样开头了。
只能这样了。
越野车很轻,她很愤怒
苹果烂了,都怪那个陌生人。

2006/9/18


《两个桥墩之间》

我常常想,在感觉不到悲伤时
怎样使人视觉清新。
灰眼睛望着我,那种灰色;抛向
天空的鸽子,由下而上的撕裂感;在两个桥墩之间
目光的片断。
它飞回来,使人信以为真。
房屋被烧毁,木质结构具有的意义不复存在。
我不否认,清静无为;我苦于
生活的混乱和树木的清晰。
两个桥墩之间的流水
万事万物合乎理性,而悲伤如同儿戏。

2006/9/22


《兔子》

兔子是一只怪兽,她骑着它
模仿它叫唤。有些费解。
她骑着它去看星星,希望看出点什么:
今天星期几?如何分清高和低?我是你吗?
它吃得太饱,转身慢
耽迷于徘徊;她要喝水,却下不来。
她从衣领处开始下。
这只兔子没有影子,我知道它是
她年轻时爬树编造出来的。
年龄大了,她不管了,纵身上了树梢。
这棵树现在还在,绿叶蓊郁。
我透过玻璃想,如果我
放弃潜水员的工作,去原野上抓它或她
抓住之后我会做什么?
兔子不是火箭,跑得并不快
而且浑身是毛,谁也控制不了它。
我骑它,肯定会像她一样不快乐。
不骑它,又怕遇上坏蛋,撞进网鸟的鱼网。
她站在荷塘边,警告我:
故事不会很快结束,但要节约时间。

2006/5/21


《屋顶下》

我相信我看见的东西
摸得着、站得住的东西
音箱里的真实声音、街上的真实影子
死者的真实妻子:冬虫夏草的幻觉
她又逃走了一次。
同一个房间,不同的窗户和身体。
纸一样薄的垂头丧气。
人们相继站起来,跑出去
楼梯上层层下滑的
轻柔享受:昆虫的爪子。
想什么,就成了什么,一个气囊。
我宁愿做昆虫,在屋子外面。
晴雪天气,压住什么东西的屋顶
那是架在一团棉花上的屋顶。

2006/5/17


《铁管子》

找来工具,切割铁管子。
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
她不喜欢说话,喜欢奔跑,尤其是头顶上
出现一只鸟时,她就没命地跑,一眨眼
就滑进铁管子里去了。
铁管子弯来弯去,像犯瞌睡的女工手中的
编织物。设计者真狡猾,没有手脚。
我一路追赶,开着车子。
她弯来弯去地流,流得太快。眨眼眨眼。
她愿意与鸟互换角色,浑身裹着鸟。
汽车翻倒了,猴子似的在泥地里翻着筋斗。
铁管子里有水声、喷汽声、欢叫声。
这时一股气体或喷泉将她冲出来,是可能的。
汽车撞进去,也是可能的。

2006/5/23


#日志日期:2006-10-6 星期五(Fri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NirvanaBoy 评论日期:2006-11-16 22:03
Awesome!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余怒
引用地址:


copyright 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