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怒
余怒
博客信息
博主:余怒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2013-5 ( 2 )
·2011-7 ( 1 )
·2010-10 ( 1 )
·2010-9 ( 1 )
·2010-8 ( 1 )
·2010-7 ( 2 )
·2010-6 ( 1 )
·2010-2 ( 1 )
·2009-6 ( 1 )
·2009-3 ( 1 )
·2008-12 ( 1 )
·2008-10 ( 1 )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746249 次
今日访问:29次
日志: -184篇
评论: 71 个
留言: 21 个
建站时间: 2005-11-3
博客成员
余怒 管 理 员
吴橘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9-22 08:1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21 18:08
小奋青滤pe
2020-09-18 18:2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16 08:26
小奋青滤pe
2020-09-14 18:14
冷自知胺
2020-09-11 12:30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10 14:51
小奋青滤pe
2020-09-10 09:57
小奋青滤pe
2020-09-04 18:14
风中想起谁剿
2020-09-04 07:09
冷自知胺
2020-09-02 12:02
小奋青滤pe
2020-08-31 12:35



七首
作者:吴橘 提交日期:2010-6-11 1:01:00 正常| 访问量:4142

《元旦之诗》

当我们还有呼吸时我们要明白
哪些东西容易使我们产生疲劳。
读书,醉酒驾驶,
一日三施的性生活。
戴着夸张的帽子,假装与
朋友谈心,非要熬到钟声敲响的那一刻才
起身告辞。“新年好,呵呵,新的一年
终于来了。”葡萄酒喝完了,还有啤酒。
礼花缤纷,好看着哩。有人带来
几个漂亮的街头女子以助兴,这下你不会
打瞌睡了吧?(有人甚至恶作剧地
牵来一头红眼睛的母狒狒)
总归是动物嘛,不说也罢。

像是很多天没睡觉似的,
感觉脑袋始终漂在水面上。
是不是因为
吃饭时听到的一首音乐?是不是走着
走着,突然感到没希望了?音乐很操蛋,
像一团猪下水。
连音乐都如此,更遑论其他。
相互做人工呼吸吧,或者吸一点氧瞧瞧。
实在不行我们可以用两根指头塞住
她们叽里呱啦的嘴。即使她们是小鸟
也不行。何况她们不是什么小鸟。

2010.1.1.


《时至今日》

时至今日,我知道已经没必要
仇视所有的没完没了。天上的
行星、树上的梨子、水中的螃蟹以及
令人头疼的逻辑学,
英特网和宏观经济。
世界这么大,我在其中,
一个小浪花似的IP(你对我感兴趣,
就人肉搜索一下)。行星与我
是相对的。旋转是负担。
被划破肚子的马哈鱼
在大海里,仍然想着
逆流去产卵。当然你也可以将这种事
视为精神上的一种诉求。
最近一段时间,我在训练如何感知别人,跟在
陌生家伙的屁股后面,从模仿他走路到
跟着他哭和笑——一次在外地,我甚至
试图改变我的安徽口音——如同你们
训练一只狗
如何去嗅客人的衣角,讨客人的欢心。
我希望有人与我合二为一,
在某个时刻,最好任何时刻。
但不同于做爱。
不同于她在草地上打滚。
在306国道上,货车一辆辆
驶过去,一路鸣着喇叭。
有时我也有招手的欲望。
此时一个压低嗓音的摇滚歌手,在路边
摇晃、唱:“我不帮你脱身,我不帮你脱身”。
就像他故意如此似的。

2010.4.20.


《我不在这里》

我已经习惯说
“我忘了”,
盼望脱离身体而活。

动作尽可能慢。悲伤尽可能简单。
就像昨天
刚生下来。

一只狗,通过点头
表示让它
计算的算术题的答案。

刚过门的小媳妇
把大米红薯白菜
熬成一锅粥。

人活着总免不了胡思乱想比如我现在
边看一部泡沫剧边

原地跑步。就像是步子
带动了连接着脑部的齿轮。

2010.4.6.


《菠萝》

将爱吃菠萝的嗜好
美其名曰“陶冶情操”,通过咀嚼或类似的
身体活动来治愈我的歇斯底里。
菠萝是需要思考才能咬得动的水果。
它的酸味,令人想到制服里的女性。

想一想——当一颗流弹
击中一只菠萝而
水淋淋的菠萝碎片漂浮在你的四周。

有一次,我被抓进公安局,审讯我的
是一名年轻女警察。我说我要上厕所她说好的,
我说我要吸烟她说好的。
好像她只会说好的好的似的。
但当我痛快地射出一泡尿并将烟蒂
摁在椅子腿上时她轻轻附在我耳边说的一句话吓了我一跳,
她说:谢谢你的故事。

这句话差点使我发疯,使我意识到
我是有人格障碍的家伙。

2010.3.22.


《猫的政治》

形式主义要不得。
对于写作者,
和一个国家的治理者。

因为它不仅仅是
语言问题和写在
纸上的法律条文。

肉体和经济基础。
正如你无法脱离
女友或妻子谈论女人。

女人的形而上和我们
永远无法实现的
公民的权利。

不是身份证上的
照片,火车实名制,
政府招募的网络黑客。

形式主义是一只
被点燃的猫而我们
怜恤的是它的皮毛。

2010.3.14.



《章鱼》

天气晴朗,有利于听觉和视觉,
像干爽的衬裤。
有人问,你今天好吗,我回答不好。
朋友们好吗,不好。
地球转动给我们的感觉,
冰块、鸟的残骸和围绕我们灵魂的章鱼
给我们的感觉。只有天知道。
章鱼身体。比基尼。K粉。
一个生活的失败者蹲在路边卖旧书,
回到家,他边哭边干那事,
边念叨维特根斯坦。他说一秒钟
也不愿多活。他是我多年的朋友。
而我呢,蓄着络腮胡子但不想
与艺术发生关系。
我没有杀过人,但我有欲望:
维特根斯坦,维特根斯坦。
对我而言维特根斯坦仅是冰毒也就是说
我对世界的看法有可能比章鱼更古怪。

2010.3.10.


《他妈的悲伤》

时时把脑袋
埋在沙堆里,不顾
别人的看法。我喜欢这么自我怜悯,像一只他妈的
刚做完爱的长脖子细腿的鹳。
如果有人乐意花钱,我甚至可以
来一下脱衣舞或肚皮舞表演。不是说
什么事都不在乎,灵魂,性,肿瘤,
神经质的股市行情。你就是驴子骆驼
也有受不了的一天。我没有给
家人带来体面一点的生活,我羞愧,为一套他妈的房子
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我对世界的理解就像
对按揭的理解一样单纯。
我曾是复杂多变的年轻人,双目有神,头上有
刀疤,爱读书,爱与人扳手劲,被诗人
“相信未来”之类的鬼话鼓舞着,差点去了西藏安家。
现在呢?唉。
西藏不过天蓝一些,
其他还不是一个样?
星期天,朋友们聚在一起谈论艺术,我瞧瞧
这个瞧瞧那个,直想骂娘。他妈的悲伤就像冰淇淋,
弄成艺术倒挺美的,不信你看看割掉了
生殖器的张艺谋的电影,或者《无极》。
你认为他们亵渎了悲伤,可制片人却看到
悲伤所带来的票房收入。
艺术与我们有个鸟关系。富人用宝马撞人,我们的孩子
被迫喝下三聚氰胺。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去,有人
烂醉如泥。SARS之后是H1N1。这个月,你口袋里的
钞票花光了,印钞机会印出崭新的更大面额的。
单位里有上司咆哮,隔墙有电锯在响。
每天我只有将他妈的生命
浪费在无聊的运动上,慢跑、冷水浴、长时间憋气、
扭脖子、摇晃身子、仰卧起坐。但这样也好。

2010.2.3.





#日志日期:2010-6-11 星期五(Fri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余怒
引用地址:


copyright 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